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变了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864 2016-08-15 18:26:16

  这日,在一座大森林里,风玖瑶坐在马车里忧愁地看着周围,唉,忽然眼睛一亮。“停车。”连忙起身走出马车,一蹦就下来了。

花琰低下头看着跑到自己跟前的风玖瑶,“怎么了?”

“那里有水,我们去玩吧。”

花琰看着一脸希翼的风玖瑶,狠心道:“不行,要回国都。”

“不行。你说过是带我游山玩水的,山没游我都不怪你了,玩玩水都不行!骗子!”

“你娘说的,不是本王。”

“可你答应了。你同意带我游山玩水的。”

“本王答应照顾你。”没答应游山玩水的。

“那你答应我娘,照顾我,不能让我受委屈了没?”

风玖瑶的反问让花琰开始不安,刚才还在陈述,如今一问,他怎么觉得不妙呢?尽管如此,还是很诚实的回答:“恩。”

“那你要带我玩水,游山。不然我就不开心,不开心就觉得委屈,委屈了我就意味着你没照顾好我,就意味着你答应我娘的没做到。”

不带你玩水,你就委屈,本王就没照顾好你,本王答应你娘的没做到,本王成了言而无信的人……花琰思索一番,好像没什么不对……下马,“好吧,本王答应了。”

风玖瑶蹦蹦哒哒的往前面跑去,花琰在后面慢慢走着。一燃看着跑着的风玖瑶,又看看皱眉的王爷,摇摇头,王爷啊王爷,你这都上当了啊。

“这事本王怎么越想越不对呢?可是仔细一想好像没什么错的地方啊?奇怪奇怪?”清林听着王爷的嘀咕,无奈了。能对才怪。王爷本意不想耽搁太久,想早日回国都,那样安全一点;刚刚那女孩儿以王爷答应的事强迫王爷答应让她玩水,其实王爷完全可以不理会,因为以安全为主的话,王爷若是强硬的不让她玩,她娘也不会怪,安全和游戏,孰轻孰重还用考虑?只是王爷一时没反应过来加上她有陷阱在前,王爷落网也是可以理解。但是,王爷的智商什么时候变这么低了?王爷什么时候变得宽容大量了?王爷什么时候不那么强势了?王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一样了?清林一番思考,与一燃对视一眼,看得出一燃也思考出来的,同时点了点头:那女人有毒!毒得主子不再是主子,绝王不再是绝王。又同时下决心:若有一日,她伤害到主子,主子能下手,他们绝不插手;主子不能下手,他们宁可违背主子,也要将其,毁灭!

风玖瑶哪里知道此时有两个人对她起了杀心,又哪里知道,花琰的改变。她一心只在玩水上。

花琰到时风玖瑶已经不见踪影,“该死的女人!”低声骂了一句然后扬声:“风玖瑶!你给本王出来!”

清林一燃猛然反应,这人原来叫风玖瑶啊,悲惨,这么久了,才知道。主要是,风玖瑶不说,花琰也不叫名字。这才导致一行人除了她本人和王爷,在无人知道她的名。

空荡荡的还是无人回话,花琰不禁后悔担心,不答应她来玩不是更好,这样安全一点不是,现在好了,人丢了,他彻底没法交代了。对了,他想到哪里不对劲了,可惜已经不重要了。

“找!”花琰下令。急匆匆的他眼睛也在搜索,“不用找了!”花琰又下一令。清林一燃暗卫等不解,但还是遵守命令。花琰弯腰,手上多了一物——蓝色小巧绣花鞋白袜,可不就是风玖瑶的吗。

花琰知道,这丫头又下水去了。紧握手中之物。“咕嘟咕嘟”水中传来声响,似乎有东西要上来,一旁侍卫手按刀剑,随时准备拔出战斗,花琰平静地看着水面,下一秒,一个人头冒出来,几十道亮光闪出,花琰动手挡住闪出的小刀飞镖,人头缩回水面。

“收回去。没敌人。”花琰皱眉扫视一眼侍卫,又看着水面道:“行了,出来吧,没事了。”

风玖瑶从水底站起来,“哇靠,咔嚓!吓死我了。抓个鱼有错了我?”没有人回应,花琰留了一个背影,清林一燃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善。她愣了楞,“他怎么了?”一燃冷哼一声,转身跟随花琰脚步;清林冷笑一声,“主子担心你遇到危险,嗤,你玩的倒是开心。还记得吃。”风玖瑶点点头,提着两条鱼上了岸,有找了一堆柴火拿出火折子点上,捡了两个飞刀把鱼处理了一下,穿过木棍开始烤鱼。

这把一旁看着的清林要气死了,主子为她着急,帮她挡攻击,她倒好,不去感谢主子反倒是忙吃的。气愤气愤却是无可奈何,主子担心她就说明在意她,他就是再想怎么样也不能怎么样。

风玖瑶仔细看着火候,不时翻转一下手中的木棍以保证鱼烤的全面到位,时不时的撒点调料。少顷,两条金黄的烤鱼完成。风玖瑶拿着鱼走向马车那边。

花琰靠在马车上,面色极其不善。刚才的事他是越想越生气。风玖瑶看在眼里,脸色黑沉的男人,最好别去惹,尤其是她这个罪魁祸首,只是现在她不去的话,引起公愤,她未来的日子可不好过。她当然不会承认,她是觉得对不起花琰才去示好道歉的。一燃看着走过来的风玖瑶,又看看绝王爷,王爷好像没什么反应,倒是周身的气压越来越低。一燃离开,解铃还需系铃人,要让主子心情不那么糟糕只能让风玖瑶来。

风玖瑶走到花琰跟前,“那个,我烤了鱼,给你吃。”花琰猛然发觉,原来风玖瑶已经走到他身边了。看着眼前的金色的烤鱼,花琰冷哼一声,头一扭,不理会风玖瑶。风玖瑶抽抽嘴角,二十好几的人闹这别扭,怎么看怎么喜感。风玖瑶又把鱼伸过去一点,“我是来道歉的。对不起。我就是想吃鱼了。以往也没人跟我一起,见到河流就没想那么多就下去了。对不起,让你担心啦,我还怪你。”看到花琰转过头来,风玖瑶闪了几下眼睛,“这鱼算我给你道歉的礼物,很好吃的,独门秘方。”说着又摇晃了几下拿着鱼的手。

花琰撇撇嘴,“谁跟本王道歉就送一条鱼啊。”话是这么说,却还是接过来咬了一口,酥脆滑嫩,鲜美不腥,赞赏的点点头。风玖瑶看着花琰吃的急切开心,笑了笑,也吃起自己的。

风玖瑶的鱼吃了一半花琰的已经吃完了,看着花琰那专注的眼神,风玖瑶快速啃着自己的鱼。那急切的模样就好像花琰下一秒就会把她的抢去一样。花琰安静的看着风玖瑶,“本王又不抢你的。本王可不吃别人吃剩下的。”风玖瑶抬头看他一眼,速度慢了下来。看得花琰有些无语,原来她真的是担心他去抢。“你在给本王铐几条,本王就原谅你。”风玖瑶惊讶,“鱼都吃了你说你没原谅我?”花琰点点头。风玖瑶挑眉,“少来这招。想吃直说。”花琰示意继续说。“你抓鱼。你抓了我就烤。”花琰挑眉,敢指挥他去抓鱼,这女人!风玖瑶看出花琰的不满,“想吃就抓鱼。”转身走向河边。

一燃清林暗卫眼看着风玖瑶面带微笑一手拿鱼叉,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子悠哉悠哉,而他们英明神武,高大威猛的王爷主子在河里抓鱼。画面有点崩溃却有种温暖。

“笨啊你,你找准了扎行不行啊!”

“你是不是傻啊。找鱼的下面扎!”

“我的天啊!你不是号称聪明绝顶吗?扎鱼都不会!”

“你会你来啊!”

“你吃又不是我吃。”

“你在这样我就生气啦!”

“生呗。这次又不是我惹得你。是你自己笨!我说,你不会游到深水区抓鱼吗?”

“什么是深水区?”

“这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你可以游下去抓鱼!”

花琰扎鱼不在行,游泳抓鱼倒不是吹的。没一会儿就抓了四五条上来,风玖瑶抱了一堆柴火回来,用之前的办法烤鱼撒调料什么的,很快鱼烤好了。花琰迫不及待地咬一口下去被烫到,风玖瑶在一旁哈哈大笑,侍卫羡慕主子有烤鱼吃。鱼味道闻着就很香,再看主子被烫到还是想要吃的急切样子,不难猜吃起来更香。风玖瑶看看他们,“想吃自己抓鱼捡拾柴火,可以自己干也可以合作,我给你们烤。”于是不管是看上去冷漠的一燃,平易近人的清林或是隐藏于附近的暗卫都行动起来开始捉鱼捡柴火。花琰看着风玖瑶,眼神暗了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