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大哭的温馨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571 2016-08-15 18:03:34

  “瑶瑶,你十四了,娘看着你长大,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娘有时候觉得你不像是一个小孩子,有自己的心思自己的想法。

娘教给你的东西,不论是武功或者知识,你学得总是很快,也很认真。

你从婴儿长到现在,娘一天天看着你长大,你带给娘很多快乐,娘很高兴此生有你这么一个女儿。

三年前,你带着一个王爷回来,娘才突然发现,已经过了这么久。他是奇华国的绝王爷,奇华国当今皇上的哥哥。娘三年前和他约定,三年后让他接你去奇华国游玩,他答应娘会好好照顾你,护你周全,不让你受委屈。

如今过了十五年了,娘也该去处理些事情了。若一年后你及笄那几天娘没回来,一个月内娘还没回来的话,那娘就对不起你了。

娘走了,东西娘帮你收拾好了,衣服,药物,菜什么的,娘都弄好了,原谅娘不告而别,娘怕见了你就不愿意走了。

瑶瑶,安好。

娘。”

风玖瑶一路沉默地走下山,回想着娘的信。花琰没说错,娘也承认了她三年前就把我拜托给那大王爷了。

山脚下,几匹骏马,一辆马车,她想也没想就往马车走去,被人拦下她便停脚。

花琰见了开口:“让她上去。”风玖瑶也不客气,手扶车木一撑就上去了,把一燃等都看征了。要知道那些大家闺秀公主小姐什么的,上马车都要凳子,级别高点待遇好些的直接小厮跪下当凳子;不,不止是公主小姐,夫人少爷老爷的大多也是。一燃本来以为也就王爷不这样,现在看到一小女孩也不用,不时惊了。说王爷,那王爷一般不坐马车不说,坐了也是随便一跃一跨的就上去了;这小丫头,不知是不是因为第一次坐马车不知道有凳子还是怎么?不对啊,那平民姑娘们第一次坐马车也等着放凳子啊,奇怪奇怪。

风玖瑶一进马车,卷了一旁的被子保证就睡,进来的花琰看着那抱木棍似的风玖瑶,想开口问她名字又觉得不是时候。

“风玖瑶。刮风的风,汉字数字中的繁字玖,瑶池的瑶。”

花琰听她自己介绍了,心里没松气倒是憋闷了,他难得的替别人考虑考虑,合着人没事,那他纠结个什么劲啊?

“不错,你终于自己报名字啦,看来上次的约定你还记得,那你应该也没忘你自己说的,再见了本王说什么你都行这句话吧。那么……”

“我靠!没完了你!本姑娘现在心情很不好!你非得过来撞枪口上是吧!你不王爷吗,不是武功盖世吗?你坐什么马车啊?你大家闺秀不能抛头露面咋地?你身体虚弱患了隐疾病怎么?还是屁股生疮不能骑马啊?你还真是闲的胃疼啊!能不能闭嘴安静会?滚蛋!”花琰话没说心情极度不爽的风玖瑶一顿噼里啪啦训了他一个满天星。

半晌,花琰反应过来,怒极反笑,“好!好!好!风玖瑶是吧!你敢顶嘴本王?你信不信……”

一个肥鱼扔过去不偏不倚砸花琰脸上,还不等花琰发作,风玖瑶又一句:“滚!”

花琰怒火中烧,上去捏住风玖瑶后脖领的衣服,一把将埋在被子里的风玖瑶的头拉起来,“你还敢……”砸本王了,后话被满脸泪的风玖瑶噎回去了。

“你……你别哭啊。”

抽泣,流泪。

“本王……我……不是有意欺负你的。”花琰愈发手足无措起来。

再抽泣,再流泪。

“不是……我,那不是……”

“啊~~~~!”

风玖瑶大声一嚎,吓得本来惊慌失措到血液翻腾的花琰更加像血液逆流了一般;吓得树林中的鸟儿扑腾扑腾翅膀地飞了;吓得周边内力雄厚加之花琰没掩盖声音使劲听墙角的护卫们都气血不对劲的。

一声过后,花琰放下捂住耳朵的手,怀里又对了一团柔软。软体在怀花琰可是一点心思都没起,不是他有问题,只是,这小家伙根本就是那他当那被子,抱着哭着蹭着,这边抹一下眼泪那边擦一下鼻涕,他有洁癖!这能起个屁反应,没把人飞出去都不错了,还反应!

老半会儿,风玖瑶渐渐安静下来,看看早在她抱过去第一时间僵硬且现在一脸嫌弃鄙视恶心却愣是忍住没把她甩出去的花琰,她吸了吸哭红的鼻子,闷声闷气地道句谢谢。

花琰一翻白眼,身体还没恢复过来,还有点僵。风玖瑶又往这边靠过来,花琰以为她又要哭,忙闭上眼睛,却不感觉软香如怀,微微睁开一个小缝才看到,风玖瑶只是把他身前那块被她折腾坏的衣布割开揭了下来。

“对不起啊。情绪有点失控。”

何止有点!低头看看此时不伦不类的衣服,花琰利索的脱下了衣服,因为风玖瑶哭的太凶,三层衣服全湿了,花琰只得脱完。一个抬头就见风玖瑶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上身。你不是应该扭头害羞的吗?至少要知道避嫌的吧?就这么赤果果的盯着一个成年男子的上半身,你就不怕别人传了不好的名誉浸猪笼?呵呵,花琰一下子推翻这所有念想,且不说风玖瑶现在心情不好,是看你身材还是发呆都未知,何况之前她连这女人最私密金贵的小脚都直接大咧咧的露在外面以及那浑话,花琰不觉得她会害臊不好意思什么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风玖瑶看到了花琰赤果的上身,然后还是瞅着想事。转身把被子展开就钻了进去。

花琰无奈,被她搞得没衣服穿,这马车里唯一被被子还被她霸了去;也罢,今日看你心情不好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你不进来吗?”风玖瑶等了一会儿也不见花琰进被子,很奇怪的问:“不进来吗?你不冷吗?”

花琰看了看风玖瑶,又看看被子,她缩成一团给他留了一半,但被子终归是一条,两个人盖就意味着花琰也要像风玖瑶一样缩一下。花琰思考了一会就进被子了。

真奇怪了,风玖瑶一个女孩子都不担心和他共盖一个被子,他又纠结什么?反正该注重名誉的是她而非他,而她恰恰是不注重那玩意儿的人。

这是花琰刚才思考的。不得不说,花琰总算知道,这女子们看重的什么贞洁名声什么的,她是绝对不管的。

因为在风玖瑶的认知里,没有流下血就什么都不算。况且,也没外人;花琰不是多嘴的人,而且他答应娘护她周全,不让她委屈;这里其余人是花琰手下,花琰都不管的事他们自然不多问。

可能是累了,很快俩人都睡着了。

一燃见闹腾了半天又安静的马车,不知道该不该启程。受到众人们频频示意过来的眼神,他才壮起胆子掀开马车帘,于是——

风玖瑶靠在王爷怀里熟睡,脸上的泪痕红肿的鼻子,一看就是大哭过后的;再看绝王爷,赤果的手臂以及一旁扔着的衣服,可猜测王爷此刻上身是赤果的,下身……有裤子。花琰裤子没事,就是上身有些冷,而且他堂堂王爷,岂能像风玖瑶一样弱弱的缩着?开玩笑!不可能!

一燃看着两人一起盖的被子,笑了笑,放下帘子对众多等待的人也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看的人心里痒痒的。马车没动静,一燃没被罚,加上一燃一只鼓励怂恿的眼神,众人组团上前掀开帘子,也看到了那少见的一幕,都憋着笑。

没人担心出事,因为这事大家都看了。这是一记猛料,不单单在于王爷这么容忍一个女人,更在于,王爷自己很开心。

那一幕少说一句:花琰嘴角是向上扬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