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308 2016-08-15 18:03:34

  风玖瑶感觉到马车的移动,轻抬马车上的小窗帘,果然看到树木在缓缓后退。放下帘子,呵呵,他不会以为她把药撒在地上的吧?

花琰倒还真没想到这点。骑马走了一段路了,回头怨恨的看一眼马车,又继续埋怨起这该死的小丫头。他二十二岁的人了,怎么就频频摔在她上面了?

太阳下了一半了,花琰一行人总算来到了一个像样的镇子,找了个大点的客栈打算住下。

花琰下了马就见风玖瑶出了马车,脸上戴了一袭黑色面纱,先做在车木上这才轻轻一跃下来。花琰看着风玖瑶这小心的样子,虽然说看着终于有了那么一些普通女人下马车的矜持,虽然方式不一样,然而他为什么会有一种怎么看着怎么不爽的感觉呢?

花琰抬脚步入客栈,身后清林去安排住处。风玖瑶进来安静的站在后面不言不语,头低下,一副乖巧样子。清林安排好了带着花琰先去二楼包厢,一路了总是要吃饭的。

花琰坐下随便点了些火烧鸭子清蒸鱼等一些肉类食物,看了眼风玖瑶道:“你要点什么吗?”风玖瑶愣了下,诧异地看了一眼花琰,见他眼神里只有一片真诚和询问,低下头点了点。接过花琰递过来的菜谱,风玖瑶翻看几下,轻轻撞了一下花琰。花琰疑惑地看向她,她手指着一个菜,花琰不明意,念了出来,又看看风玖瑶,就见她看着他点了点头,花琰明白了,转头对店小二说:“要这个菜。”然后风玖瑶花琰二人均是此法,风玖瑶凡是手指点过的,花琰全让记上。一番下来又是几道素菜。风玖瑶将菜谱递回给花琰,花琰放到一边,清林拿过给了小二,小二说了句菜马上就好就出了门。

花琰见小二出去,对风玖瑶讽刺道:“原来你还知道这淑女行为,知道在外收敛姿态,还能为自己蒙了面纱。”极好。

风玖瑶没说话还是低着头,那一副乖巧温顺模样看的花琰直心烦,原本以为刺激她几句加上房间里没有外人,她会反驳几句的,哪知道还是这一副乖模样,气闷。

风玖瑶在想,刚才花琰问那一句是为什么?他是王爷,按理说自己点完就别人事了,这里就他官最大,大多又都是他的人,她一小卒不至于让他询问的才对,其实最主要是,她刚给他弄了药封了功让他吃瘪,他难道一点也不在意吗?

不在意,是假的。绝王爷开始也憋屈,后来想想,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一会儿试着运动运动,前两次就跟运动有关;况来日方长,他就不信他还报不了仇。

菜很快端上来,待小二退下后,一燃清林手执银针一一点查菜肴,确定没有让银针变黑这才退后告知花琰无毒可用。风玖瑶敛了下眸子。

花琰正打算伸手拿筷子,却见风玖瑶已经飞快地夹了好几种菜。花琰挑了挑眉,放下手绕有兴趣地看着风玖瑶。

清林淡定地看了眼风玖瑶,低下头手握成拳。

一燃不爽的皱了下眉毛,杀气一时显露。

清林和一燃此时想法一样:抢在主子前动筷,对主子大不敬,杀!

风玖瑶筷子一顿,继续夹菜,这事轮不到她管。果然,花琰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桌面,很轻,但对于即将暴走的一燃和清林却像是地雷炸了一般。两人抬头看了下主子,接到主子警告带威胁的眼神后,两人均是低头,杀气不再,身体放松;然内心如何,不得知。

花琰还是一脸兴趣,虽然与风玖瑶仅两天之缘,但他就是相信此刻这种大不敬的事风玖瑶做来就肯定是有理由的。

风玖瑶很快夹遍了饭桌上的菜,一筷子一口的慢慢吃着,似乎是品尝,时不时还点点头。看风玖瑶吃了些菜还点头赞许似的,花琰也动筷夹了些风玖瑶刚才吃的肉菜,果然是他点的,味道确实不错。他又夹了些素菜,想试试是她点的菜如何。夹向其中一盘被风玖瑶一筷子拦下,绕是花琰心里相信风玖瑶有她的理由也不免火了,何况已经对风玖瑶不满的一燃等,都怒瞪风玖瑶恨不得杀而快之。不等花琰质问风玖瑶吐出二字浇灭了一行怒火中烧的人。

“有毒。”

“不可能,我和一燃亲自拿银针试了。”清林不满的解释。该死的女人,本来看主子难得这么容忍一个女孩他还高兴呢,但若是这个人品行、素养、礼仪等不过关,哪怕被主子罚了杀了他也要让她死。

一燃未说一句话,凶狠不满的眼光说明他也是不同意风玖瑶这两个字,以及很可能和清林的想法大同小异的念头。

花琰也是不相信和不满,她捉弄他他忍了,但她这么诬陷自己属下他很难再容。

风玖瑶还是一脸淡定,所有的不满、争执、不信任的反应都在意料之中。拿过那盘菜走到旁边的一株盆栽,将菜全部倒进那植物中。

花琰一行男人们看着,看她要做些什么。就在花琰等猜忌中,风玖瑶转身:“其他菜都没事,慢吃,我先睡了。这花约是一刻钟以后,枝叶发黄变黑死亡,土壤变黑干裂。”语毕,推门而出,她的房间在隔壁。

花琰眯了眯眼,拿筷子吃菜,“清林,盯着那盆花。”

花琰夹了些菜吃了点饭,就听耳边清林惊呼:“主子,开始发黄了。”花琰顿了下,清林又道:“还没到一刻。”又明白了,风玖瑶所说的一刻,那是毒发过程时间,后面描述的是结果。

花琰还是吃饭吃菜。

“黑了。”

“枯了。”

花琰被烦到了,“闭嘴!一刻钟以后结果。”吵死了,烦死了,吃饭都不乐意了。随着清林一声声的传告,不但清林一燃心惊,花琰也不安了。若不是今日有风玖瑶在,他是不是早中招了?只是,什么毒能逃过银针的试探?

“一燃,把,算了,本王去。”放筷抬脚推门敲门,一气呵成,门内没反应。

再敲,还是没反应。花琰直接推门进入,门内昏暗一片,一燃拿出火折子点了灯,屋里才亮了那么点。看见床上鼓起的一团,花琰靠近,“本……我知道你没睡,这还不到一刻钟你怎么会睡得那么快?起来吧,我找你有事。”

不理。

花琰有解释一番,还是不理。

花琰耐心不足,尤其是觉得危机到来,而这一向他没办法的小丫头也不买他帐,大手抓住被子一角一挥,被子被掀起一点,花琰却连忙把被子放下,匆匆离开。

一燃不解,主子来不是要找风玖瑶问事吗?怎么人没叫醒自己先走了,那感觉……怎么有种慌忙落跑的感觉?

该死的女人!真睡着了不说,还,只穿肚兜亵裤。花琰似乎很是愤恨,若是忽略脸上不自然的红晕,这愤恨也像那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