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愁啊愁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407 2016-08-15 18:03:34

  花琰醒来时,风玖瑶还在熟睡。看看自己麻木的胳膊,花琰无奈地向上看。他居然睡着了,还睡得那么沉,这几乎不可能,自他七岁以后他就很少陷入深睡当中。他刚才感觉到胳膊上的重量时第一时间想发力把人打出去,然而手刚一抬起,他就更无奈了,又使不出来了!他能不能把人掐死?在一个地方跌倒了三次,被同一个人!

“喂。到哪了?”风玖瑶醒了,哭过一次后心情没有那么坏,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你醒了?没事了吧?”花琰收回胳膊活动活动。

“与你无关。”风玖瑶率先掀开被子向外面走去。出去,一片鸟语花香绿树清风,还有潺潺的小溪流。风玖瑶看着眼前的,惊叹了一句:“哇,原来还有和我们山一样的美景啊。真稀奇。我还以为我们那山就是最好的了。”

一燃安静地等待风玖瑶感叹完,冷冷地道破事实:“姑娘,我们并未出发。”言外之意就是,此刻还在天泉山山脚下。

风玖瑶只觉现在她就是一个大写得囧。“你怎么不早说!”

“打断人说话不礼貌。”

“哈哈哈哈哈哈!”花琰那欠扁得笑声,“一燃,本王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你这么坏,不对,这么……有礼貌。”花琰已经词穷了,看看那风玖瑶一脸乌云的样子他就心情愉悦。

风玖瑶回头,赤果上身的花琰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了。“呵呵。哟,王爷,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居然就这样不重穿衣礼节,不注重皇家威严!这样会毁掉多少女子的名誉你可知道?”

花琰不屑一笑:“这儿就你一个女子,你的名誉三年前就毁得差不多了,还在乎本王这一点?”

“若是在外呢?在大街上,客栈里等等,王爷毁掉得可还是我一人吗?王爷还是多多注意的好。而且,王爷难道不知这山里不比平常,王爷这样衣不蔽体可是会生病的。”

“姑娘不必担心,王爷有内力护体,没那么容易生病。”不远处烧火的清林补充道。

风玖瑶愣了下,上下打量了几遍花琰,笑了,大笑。

花琰脸黑了,属下心懵了。这是怎么了?这姑娘笑的……

“笑什么笑?能不能有个女孩的样子?瞧你,笑的前俯后仰,就差滚地上去了。哪个人家的女子跟你似的?”花琰用鄙视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刚刚清林一提他才想起来,他内力又被封了,这下给风玖瑶笑的。

“好吧,笑够了。反正我就这样了。虽说只是见了两天,不过相信绝大王爷也了解到,我不是一般女子,那些大家闺秀的什么淑女作风、礼节优雅之类的,我可没那闲工夫去装。倒是你,哈哈,相信你一定能凭着自己'绝世武功'平安渡过今晚的。”风玖瑶说完,转身拿自己早上那鱼铐去了。

看着得意洋洋的风玖瑶,花琰愤愤地开口反驳:“要不是你,本王岂会这样?”风玖瑶头也不回就道:“王爷这话就不对了。我是弄脏了你的衣服,我不是都处理了吗?现在你那衣服,虽说不太雅观但是御寒蔽体它可不妨碍。你自己看不上,怪我咯?”

“你!”花琰无话可说,那衣服,他铁定不会穿的。唉,看看逐渐下落的太阳,难道真的要这样赤膊子在这儿待一晚?有内力就不说了,现在他内力被封,这样子确实有些危险啊。愁啊愁。

等等,似乎眼前灵光一闪,花琰想到了什么一般,看看那边正烤着鱼的风玖瑶,花琰又笑了。

一燃暗道不好,王爷这是要整人了。

风玖瑶浑然不知花琰的小心思,一心一意烤着自己的大肥鱼。不多会儿,一条油脆脆鲜嫩嫩的烤鱼就好了,风玖瑶从袖子里拿出作料撒上点就开吃了。一口下去,果然是酥脆美味,第二口,咦?怎么什么都没了?睁眼一开,靠!

“花琰!!!”风玖瑶的烤鱼在花琰手里,上面还多了一个大牙印。风玖瑶气的一下子蹦起来就朝花琰怒吼:“花琰!你赔我烤鱼!”

花琰淡定的又咬了几口,一边躲避向上扑来的风玖瑶,不吝啬一句夸奖:“烤的不错啊。肥而不腻,鲜而不腥,看不出来,你烤鱼挺有一套的嘛。”

“呵呵,夸我都不顶用,我要吃鱼!”花琰看着风玖瑶满眼都冒着火星一般似要从眼睛里喷出火来把他烧了的样子,他就特别高兴。几口就把那条烤鱼吃入肚子。风玖瑶眼看着自己辛苦抓鱼烤鱼撒孜然的美食变成一个骨头架子,悲愤,满脸的悲愤。瞪了一眼笑的邪恶而得意的花琰,她勾了勾唇,转身走向马车。

这下花琰倒是一头雾水了,这毛躁丫头不是应该跳着脚过来再训他一顿劈头盖脸吗?这就完了?不对吧。

花琰果然是花琰,哪怕武功使不出这智商还在。确实,风玖瑶可不会轻易了结这事的。

花琰心里道道还没想完,从马车里飞快的飞出几个物体,落地才见,那好像是他那被他抛弃的衣服,此时偏偏展的大开,胸前一大块布料都不见了,众人想起之前王爷和姑娘的对话,不觉脑补了一下……哇哦……瞬间,有些人看着花琰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花琰回瞪过去,把众人的小心思又吓回去了。

没一会儿,风玖瑶站在马车扶沿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花琰,浅浅的笑着:“王爷胃口如此好,想来身体也是极为强壮,王爷怜惜小女子常年久住深山,身体柔弱,特意把这唯一的马车和仅有的被子都悉数让给小女子,小女子感激不尽,唯有……”呵呵,以为以身相许吗?当然不是!“小女子感激不尽,唯有……不辜负王爷一片苦心,感恩接受。至于王爷之前不要的几块衣布,小女子担心污了您尊贵的双眼,也为了不麻烦您进来为小女子安排,小女子已经帮您扔出去了。小女子感谢王爷为小女子着想,小女子也困了,先行歇息下,王爷早睡。对了,男女授受不亲,王爷肯定不会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吧。”

花琰听完,苦笑一番。什么感激?谁感激人这么居高临下,盛气凌人,阴阳怪气?还污了我的眼,是你的吧。还“男女授受不亲”,中午谁抱着他哭了个痛快?还有这明目张胆骂我禽/兽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哼,你说不让进我就不进?这可是我的马车!

花琰不信,提脚往马车走去,哪知道走到距离马车三米的地方,自己体内就气血混乱,头晕眼花,难受得退后了一步,却感觉慢慢不疼了;花琰似乎想到什么,又往前一步,那感觉席卷而来,倒退一步难受感觉逐渐消失。花琰知道,这又是风玖瑶搞得鬼。他又试了试从其他方位走,结果都是一样。看来今天他怎么都进不了马车了。

花琰有些懊恼,怎么就摊上这么个麻烦了呢?回头郁闷的下了出发的命令,骑上了马。他总不能真的这样在山里过一夜,会生病的,不如趁着还没黑去趟村庄客栈的,买了衣服住下再说其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