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8-15上架
  • 163356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被嫌弃了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1996 2016-08-15 18:03:34

  天泉山上,风玖瑶坐在岸边把脚丫子泡在小溪水里一上一下踢着。忽闻林子中风声乱窜、鸟儿腾翅,有“客”来。

林子冲出一群黑衣人,目光左右看却没发现目标,不由得心急。这次若是不能把他杀了,不但自己几个兄弟要死,组织怕是也要毁了。

头目眼光落在对面发抖的孩子身上。一头乌发束起,短打棕裤,裤腿挽起小脚泡在水里,尽管男孩极力掩饰强装镇定,但水纹不时地扩散凸显出他还是在细微发抖。

“你可看到一个穿紫色长衫的人?”

风玖瑶摇摇头,胆怯的看了头目一眼又低下头,手指悄悄的搅动衣服下摆。头目自然看到,看他小心谨慎的怕是不想被看出来害怕。头目皱皱眉,虽然知道这孩子无辜,但他留不得。头目迅速出手,不想在风玖瑶眼前三厘米处被截住。

一只骨节分明,洁白修长的手握住匕首,献血一滴一滴滴落,风玖瑶吃惊,黑衣人兴奋。

“看来毒素还没有清完,明明再躲上一会毒便可清完,你却偏生为了救一个毫不相干的小鬼而动用了内力,毒素没清反而趁机流向心脉,哈哈哈哈哈!不是说奇华国的花琰(yan)绝王爷冷漠无情,不想今日善心大发救了一屁孩却害死了自己。”说完,头目又哈哈笑了起来,他没看到,他口中的小屁孩把一颗药丸塞进该命绝的男子口中。

黑衣头目的笑声不知又吓飞了多少鸟儿才停下:“哼!永别了!”挥手一剑过去,风玖瑶直接向后躺下。

还是那只手,还是那距离,换了的仅仅是男人那不同的气势。

头目大惊,“不可能!你的毒!”

“要杀人还那么多废话,当杀手很显然你是失败的。”躺着的风玖瑶泡在水里的脚又像开始一样踢着水玩。

“是你?”头目看着那踢水玩的“小屁孩”,不觉楞了,这哪里还有刚才那个害怕劲?

“哼!”花琰冷哼一声,挽了一个剑花又甩回给那头目,然后用内力驭剑接连杀了其他黑衣人,几个呼吸间已经没有站着的黑衣人了。

“这才是杀人的气势。废话多命数少。”风玖瑶直起身子踩着溪水走向那群黑衣人。花琰看着风玖瑶,脸上没有方才的害怕,一脸的淡定以及……嫌弃?

是的,风玖瑶很嫌弃,一群杀手居然搜不下三两银子,这也就算了,可是毒药迷药也没有几瓶,当杀手穷成这样,不会饱饭都没吃几顿吧?难怪脑残!

揣着仅有的几瓶迷药走回来看见花琰一脸探究,风玖瑶皱眉:“你怎么还在?人死了,毒解了,你还在这干嘛?”

花琰挑了下眉毛,这是被嫌弃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嫌弃,还是一小孩。“小鬼,你在嫌弃我!”

“这不是显而易见么?”风玖瑶丢了一个白眼过去。

“小鬼,你不怕我杀了你么?”

风玖瑶自顾自的往前走,对于花琰的问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喂小鬼,我问你呢。”花琰跟着风玖瑶一路向前走。

“小鬼小鬼你叫谁呢?你多大?你是三四十的大叔还是六七十的老头儿?”风玖瑶语气不善的反驳道。

花琰抽了下嘴角,想他奇华国英俊帅气的绝王居然秒变大叔老头儿?这小孩,当真不怕他?思索间,便见前路走的风玖瑶停下,花琰也跟着停下。

篱笆围住一座茅草屋,院子里晾晒的衣衫裙子,长着鲜嫩的蔬菜,一位粗布夫人正坐在栅栏门外的小木桩上缝着什么。似是感觉到什么,妇人抬头看向这边。

“别多嘴!娘!”风玖瑶见妇人已看向这边,小声警告了花琰一句就向妇人走去。

花琰看着一路脸色不善的风玖瑶忽而变得阳光明媚的笑容,愈发相信自己是被她嫌弃了。

“瑶瑶去哪了?”妇人放下手中缝织的物件便问便看风玖瑶是否受伤。

“娘我没事。我去小溪那边玩了一会儿。”

见女儿确实没伤到哪里,送了一口气又指着风玖瑶揣着的东西问:“那这是什么?又是捡的?”

“额……”风玖瑶眼神闪了闪,看着娘亲一脸“再说捡的我就揍你”的意味就知道“捡”这理由不合适了,一不小心瞄到后面的花琰身上,计从心来:“不是娘,这次不是捡的,是他给的。”

看着眼睛突然变亮的风玖瑶,花琰直觉不妙,果然下一秒便被风玖瑶一下子推了出来。花琰干笑着。

云凝珞看着这穿着精美服饰气度非凡的男子道:“阁下为何在此?”

花琰看着仪态端庄的云凝珞,与刚才教训人的那种亲切感不同,这是一种疏离,一种警惕。有意思!这山嗷嗷里还有此等人也!

“本……出门游玩,不想遭人暗算中毒,始才遇到小……兄弟,得以幸免,为表感谢送了些防身药物。叨扰夫人实非本意。”若让属下们看见,只怕又要暗叹:“王爷又开始装了!”

“看吧娘,我就说我没有乱折腾吧。”风玖瑶吐了舌头对云凝珞调笑着。

“恩?”不好!“诶呦诶呦!娘,娘,轻点轻点。”云凝珞一手揪着风玖瑶的耳朵,做凶狠样子道:“你还有理了?看看你这什么打扮?恩?难怪别人叫你小兄弟!”

“娘我错了,松松手,我这就换衣服去。”顾忌到还有外人在场,云凝珞送了手,风玖瑶一溜烟的跑进院子里拿下晾晒的衣服回房间去了。

花琰抽抽嘴角,这是……女孩?哪里像女孩?身材不成样?年龄小可以理解;见杀人死人不慌乱?胆子大应该鼓励;可是就这么把小脚丫露在外面,而且还是在男人面前,这算什么?要知道,女子脚不外露,让男人看了脚这就像是贞洁被夺去了一般严重!

“既然是客,进来吧。粗茶淡饭难免照顾不周。”云凝珞留了个背影给花琰,花琰摸摸鼻子,怎么这语气还是嫌弃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