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本宫要归山

王爷你是吃白饭的吗

王爷,本宫要归山 心零时 2356 2016-08-15 18:03:34

  等风玖瑶换了裙子出来,就见娘亲和那个王爷聊天,“你怎么还在?”风玖瑶很是疑问,这人怎么还不走?他不是王爷么?王爷如今都是闲得让人胃疼的家伙么?

风玖瑶感叹花琰闲,花琰心里是欲哭无泪,就这么点时间已经被这母女俩鄙视多少次他已懒得去管了,不过这女孩换了衣服确实有些女孩样子了。

“瑶瑶!来者是客,不可无理。”云凝珞说着客气话却没有多少严厉气味。

“是。娘。那我去做饭了。”

“不忙,娘去做饭,你来招待客人。”云凝珞起身向另一小的茅草屋走去。

风玖瑶看着一脸笑的花琰:“还笑?砍柴去!”

“你娘亲都说了要你照顾好客人。”

“客人?现在我家就一吃白饭的!”转身走到院子里抱了一堆木头到放斧头的木桩旁,看见花琰还呆呆坐在那里,又是一句:“你叫……对,花琰绝!说你吃白饭你还真打算做个吃白饭的人了?”

花琰原本在想如何处置那企图害自己的组织,被风玖瑶一句拉回了神,准确说是三个字。“花琰绝?不是,你叫我么?”

“不是你,难道是我?”白眼。

“谁告诉你我叫花琰绝?我叫花琰。”

“不是花琰绝王爷么?”

“不是。是花琰,绝王爷。”

“花琰绝王爷。”

“花琰,绝王爷。花琰是名。绝是封号。”这女孩不是挺精明的么,怎么名字封号分不清?

“无所谓了。过来砍柴!”转身走向菜园浇水,一个回头却不见花琰动,“王爷能怎样?想吃饭就出力。不劳动别吃饭。”

“哟?那你一出生干的什么劳动?”花琰一脸嬉笑。

“我家这规矩,适用与五岁以上的人。”言外之意,我出生一直到五岁都不用干活的,顺带告诉他,你可以不干活,如果你是五岁。绝大王爷自然不愿意被看扁,于是乖乖去砍柴了。只是……

“花琰!你是来砸场子的吗!”劈个柴连同树桩一起劈了,不是武功高强么?砍柴砍成这样?

“力气使大了。”奇怪?看看手,往常不是这样啊?难道是不习惯?

“你能干嘛?算了算了。你别用你那武功不就行了?笨呐!”花琰默默承受着,习惯了,习惯了。

浇水的还是浇水,砍柴的还在砍柴。

“吃饭了。”云凝珞一声呼唤,花琰抬脚就要走又被风玖瑶拦下,“把柴放好才能洗手吃饭。”花琰看着一脸坚定的风玖瑶,又看看后面三座“山”,“不放。饿了。”风玖瑶勾唇一笑,“娘!别给他拿碗筷,他活还没完呢。”扬起头一脸得意地看着花琰。她知道娘还是会拿,但是花琰不会直接去吃,他一定会把柴火放好的。谁让他是王爷呢。

花琰恨恨地看了一眼风玖瑶,认命的去放柴火了。风玖瑶看着一捆一捆抱过去的花琰,感叹,好蠢的人啊!“你不是有内力吗?你不是会武功吗?你是不是傻啊?让你用武功你不用,不该你用内力你使的劲大!”摇摇头,一脸嫌弃。花琰满脸黑线。这小丫头!专门来克我的吧!要不是欠你人情,我一掌先拍飞你!怒气中烧,一个挥手那些柴便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柴堆里了。

“娘,未来一年的柴火不愁了。”

“瑶瑶!”

“我懂我懂。这不是让他劳动,余毒通过汗水排出来了嘛。不然他那可能这么快就能操纵自如?”风玖瑶嬉皮笑脸的对云凝珞解释。花琰过来的脚步顿了顿,她……原来是为了帮我的啊。绝大王爷向来冰封的心似乎有些融化。

饭后,风玖瑶去洗碗筷。

“你就是奇华国的绝王爷。”云凝珞又拿起之前的物件织动起来,低头漫不经心地纹花琰。

“现在不是。现在就是一个遭暗算的小人物。享受一笑普通百姓的生活。”花琰的回答同样显得不以为然。

“这可不是普通百姓的生活。”

花琰自然知道,这不是普通人的生活,哪个普通老百姓的十一岁女儿见刀刃不发抖,与坏人可周旋,坦荡荡搜刮死尸的东西?而她的娘亲见女儿领一陌生男子回家不生气不怒骂不赶人,反倒一同待客?哪个家长不看中自己女儿名誉贞洁的,虽然他们并没有什么,可她确实领了一陌生男子回家,这都算是不洁,别看现在风玖瑶才十一岁,这在当时都该定亲了。而且,尽管身着粗布麻衣的却还是这不住那优雅威严的气势;再者,普通人家听闻“王爷”二字哪个不是惶恐不安战战兢兢的,像她们这不仅与常人不同反倒是鄙视嫌弃的,这怕是第一家啊!

“何时走?”

“不知……可能要明日吧。”他身上原本的信号弹丢失了,他们现在只能靠他一路的暗示追来,最快也要明早。

“瑶瑶人不坏,你别恼她。”

“不会。她救了我。”

云凝珞点点头,又道:“那么,可以请你帮个忙否?”

花琰看着忽然有些慎重的云凝珞,点了下头,“恩,夫人您说。”

“三年后,来接她,接她去奇华国玩一阵子可行?等她十五岁及笄(ji)我自会去接她。”

“可以。三年后的今天吗?”云凝珞点头。“可我不觉得她会乖乖和我走。”搞不定啊,这女孩就是他的克星。

“我知道,我会告诉她的。到时她定会跟你走。”

“好。三年后,我接她走。”

“但,你不能让她委屈让她受伤。”

花琰沉思,他仇家不少,虽说没几个敢与他正面相对,但抵不过对方阴招如同今日,但他没有拒绝,“我必竭尽所能护她周全。”云凝珞点头,有这句话就够了。云凝珞垂眸,半晌后又开口:“倘若她及笄那几天我没来,一个月内也没来的话,劳烦你送她回这里。当然若是出了些意外,你记住清明节送她回来。”

花琰愣了楞,他听出来云凝珞似乎要去做一件危险的事,也不懂她口中的“意外”指什么,但他还是答应了。

这边两人谈妥了,那边主角刚洗完出来还不知自家娘亲把自己卖了的事。“娘,好了。你去睡一会儿吧。别忙了。”

“恩。那娘去歇息了,这次你可好好照顾客人。”

“知道啦知道啦。”风玖瑶连声答应。看娘亲进了屋子,坐回到方才吃饭的地方。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们收留我,谢谢你帮我恢复功力,谢谢你们让我享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放松了自己。

“不客气。你也帮了我不少,未来一年我都不用担心柴火不够。免费苦力,不用白不用。”

“苦力?那你刚才说的余毒那个?”

“奥,那个啊,其实你自己调节也能恢复,甚至比砍柴快,我那么说是为了让我娘安心。”

靠!原来这丫头还是为了苦力啊!亏他的冰封心脏还为她融化了一点来着!女人,不可信。心灵收到打击花琰转身向那被他劈坏了的木桩走去,他困了,要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