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圈爱:竹马逼婚夺爱

第五章同居?!谁胜?

首席圈爱:竹马逼婚夺爱 傲晗之涵 3863 2016-08-15 16:50:53

  秦衍自动忽视白露璐的傻话,毕竟她说的话一般人都理解不了。

白露璐脱了鞋欢脱的跑进别墅,外面阳光正盛,知了在叫嚣着,而屋内不算冷,但是有早春的温度,白露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没有找到空调。

别墅分为四层,底层是一个大客厅,加外置厨房,第二层是书房,独占一层,大的让人想要撒欢,第三层是器材室,各种健身器材,就像是一个健身房,第四层是卧室,照样是独占一层,还有大的可以让人在里面游泳的浴室。别墅的每一层都只有自己唯一的作用,这么大的别墅,却让人能一眼看到底,足以见得主人内心深处的向往。

秦衍在门口很无奈的看着白露璐扔得龙飞凤舞的鞋子,

“过来,穿上拖鞋,地板凉”白露璐只能乖乖的先过来穿好,然后又继续参观,时不时还批评一下秦衍的家具,果然秦衍还是秦衍,就连沙发都是欧式纯黑皮的,让客厅看起来就像是会议室,少了温馨。

秦衍收了电话,白露璐参观完慢慢磨蹭到秦衍身边,说好请她吃饭的,结果却来到别墅,刚刚她看了看冰箱,除了几瓶苏打水,连个泡面都没有。当然,像秦衍这么注重生活品质的人,是别想在家里找到泡面,但是起码要有吃的吧。

白露璐突然吃惊的看着他,不会这个男人修炼到连饭都不用吃了吧。

秦衍发现白露璐那耐人寻味的小眼神看着他,就知道她的小脑袋又在想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了,

“我打电话叫了尹姨来做饭,难不成还能饿着你不成”那可不一定!白露璐撇撇嘴,你丫的脾气差了管不管她死活还不一定呢!

不过~~~~~

尹姨?!

“尹姨要来了吗,尹姨怎么来了”

白露璐兴奋的摇着秦衍的胳膊,尹姨是秦衍家里的保姆,老人没有子女,是从小看着两人长大的,对两人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也是秦衍少有的敬重的人。最让她喜欢的就是尹姨的厨艺,自从来了A市,她是日日想夜夜念啊。

秦妈妈一听两人都到了A市,便把自己放心的尹姨送到了那儿,让她来照顾两个孩子,顺便交代尹姨任务,多给两个孩子一点儿私人空间,年轻人嘛,培养培养,感情还是会有的,她可是在盼着抱孙子呢,所以尹姨住在离别墅不远的地方,每天找点儿都来打扫打扫卫生,然后做好饭。

“我要吃尹姨做的糖醋小排,蜜汁牛排还有······”白露璐兴奋的躺在沙发上数着。

她向来遵循能坐着绝对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人生理念,秦衍很无奈的看着,到底是什么缘什么孽让他对这样的她十几年来还这么······

吃饱喝足的白露璐躺在泳池边旁的躺椅上,突然眼前一片阴影,白露璐摆摆手,想要轰走这个挡她吸收阳光的障碍物。

“小露璐”

一听这么低沉的声音再不知道睁开眼就知道什么是‘地狱’了,秦衍平时对她很好,但是男人总会有那么几天······

猛然睁开了眼,炽热的阳光和灼人的目光让她闪了眼,本能的去用手遮挡,

‘果然,这狐狸已经修炼成精了,看不得!看不得~~’

“搬过来住吧”

白露璐的脑子直接当机了,嘴里能塞下鸡蛋的张着,这又是玩儿哪一出啊。

秦衍看着这货二出了奇,想着这丫头不懂委婉的话,特地还直截了当了点儿,真是浪费了他的苦心了~~

白露璐脑子是转的慢了点儿,但是也不会把自己往狼窝里推啊,虽说当年脑子塞了驴毛在秦衍走的当晚干了某些不正经的事儿,而后者只给她留了扬长而去的汽车尾气。

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坚决——要多坚决!有多坚决!

“尹姨几天都会来一次”

“我搬!”

在自身安全和美食中,她还是屈服了,嘤嘤嘤~~~~~~

“你不是不愿搬吗”秦衍眼底闪着狡黠的光,表面还冷冷淡淡的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谁啊,那人谁啊,怎么这么不识好意呢!”白露璐狗腿的抓着某男的衣袖晃来晃去,

“我也这么觉得”

白露璐看着再次嘴角微扬,扬长而去的某人,圆溜溜的大眼睛此时迸发出一阵阵狡猾的精光,狡黠的表情出卖了自己的内心,计划前期成功,狐狸上钩了啊!!!

第五章

善良的内心深处总会有让人意想不到的狡黠······

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秦衍一个电话就把白露璐的那堆垃圾都运了过去,宿舍的那俩货一愣一愣的看着一群黑衣人涌进宿舍三分钟就搬空了,要不是白露璐提前打电话通知她们,还以为自己惹了什么黑帮呢,淑女差点儿就报了警!

想到前天晓晓问过白露璐

“你家竹马那么有钱,这些到那边再买新的呗,你拿这些过去是给人家添垃圾的吗~~”

“怎么能是垃圾呢,好歹我也用了这么长时间了,都是有感情的,比如我的小多啦A梦,我每天晚上还要抱着它睡觉的!”随手拎起床上她的最爱,指着它义正言辞。

这孩子都能把道行高深的秦衍给说服了,这两人儿更是不在话下。

白露璐和狐狸的同居生活就此展开了,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烈火······都是骗人的!

秦衍作为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忙是当然了的,那些电视剧上一天到晚坐在办公室里签签名的桥段都是扯淡滴!

虽说两人同住一层,但是秦衍早出晚归,白露璐作为一个学生党有课没课的都睡到艳阳高照,相对于秦衍她觉得是无比满足啊~~~偶尔还能吃到尹姨做的饭菜,人生就该如此!

“白露璐!看你面色红润的,是不是得到满足了啊,啊?!”

“真是太满足了,不过就是和你们分开了,好舍不得啊,嘤嘤嘤~~~”

显然没听出晓晓的深层含义

“得了吧你,当初搬得那么坚决,怎么没见你说舍不得啊”

现在宿舍就剩下她和晓晓两人了,心里自然不是滋味,宋宋又是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人

“下课先别回你的金窝的,先回狗窝玩儿玩儿吧”

“好啊”

白露璐给秦衍给她专配的司机于叔打了个电话,让他晚点儿来接。谁知就这么个小事件就引发了谁也想不到的后果,大概是命中注定吧!

宿舍——

正当三人正讨论的沸沸腾腾,嘻嘻哈哈的时候,宋宋一脸春风得意的回来了,还是一副的贵妇形象,显然不想跟她们这些平民打招呼,在桌前拿了点儿东西就走了,要不是淑女拉着晓晓,估计宋宋的脸上就多出个鞋印了。

白露璐想起了几天前浴室的一幕,觉得还是有必要和宋宋私聊一下。

“我先回去了哈,有点儿事情要做”

只能不好意思的打断晓晓的慷慨激昂,

“怎么先走了啊,真是的,又想你总裁竹马了吗”

“恩恩~~”

怕宋宋走远了白露璐敷衍的回答,拿起书就往外走,留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独自‘黯然神伤’。

白露璐走的急切,出了宿舍楼一拐弯就撞到了一个男人,书散了一地,只好边道歉边急忙捡书,

“没关系,是我不对”

温温和和的语气让人觉得世上不需要慌忙,白露璐的心情也异常平静了下来,跟秦衍呆久了,都忘了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书生气的男人。

“哦,不,不,不,我走的太急了,谢谢”

从那个男人手里接过书,点头道谢。

“拜拜,哦不,再,再见”

突然觉得自己的‘拜拜’太不正式了,毕竟都不认识人家啦~~

温和的男人看着白露璐涨红着脸跑开的方向,呵,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女孩。不和时宜响起的电话打断了他的思路——“喂!哥,你到楼下了吗,我的笔记本拿来了吧!”女人嗷嗷的声音刺激着男人的耳膜,他这个妹妹啊,什么时候能学的文艺一点儿呢,还是刚刚那个女孩,虽然冒冒失失却——不失可爱······

等白露璐追过去,只看见一个贵妇形象的老女人正在拉扯着宋宋的胳膊,情到深处还加扯头发,原本宋宋那精致的妆容已不复存在,豪车里的老男人也战战兢兢不敢出来,又打又骂瞬间吸引了众多学生围观。

白露璐秉承着谁敢欺负我同学我就······‘劝架’的理念气势冲冲的冲进人群,奈何有好奇心的人实在太多,跌跌撞撞的穿梭,好不容易快挤出头,不知道谁在背后推了一把,一个趔趄眼看着就冲老女人的胸上趴过去,白露璐凭借本能四处胡乱抓,只求自保,只听——

“哧——”

“啊——啊——”

“喔哦~~~~”

等她爬起来揉了揉摔麻了的膝盖,发现貌似气氛不太对啊~~~

宋宋的眼里看着她那一团火是怎么回事儿?

周围人的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又是怎么回事儿?

还没等白露璐明白现状,一头劈头盖脸的臭骂就来了

“白露璐!你他妈的有病啊是吧,来看我笑话是吧,好啊,看啊,这下你满意了吧,啊!”白露璐手足无措的看着她,在观众的帮助下才知道刚刚听到的那一声“哧——”就是来源于宋宋的旗袍,被撕开的布料还正在风中飘扬~~~~

当那个老女人还在看这个形式似乎也不知道还继续开不开打,人群突然被一群黑衣人涌出了一条大道,惹得所有人张望怎么回事,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一身深蓝色西装的挺拔男人,那完美的轮廓甚至让人群中的女人尖叫连连,而随后而来的冷冽眼神让众人闭了嘴。

很好!世界终于恢复平静了

“狐狸!?”

“你怎么来了?”这时候他不是应该坐他那大得吓人在会议室里开会吗!

“走,回家”

秦衍说着就要带白露璐走

“啊——嘶——疼,疼,疼—”刚刚站着没动还没觉得怎样,被秦衍这么一带膝盖火辣辣的疼。

“笨蛋”

白露璐委屈的嘟着嘴,怎么能骂她笨哩,虽然方法不对,但是目的达到了啊,看!现在不吵架了吧~~~哼!

秦衍黑着脸蹲下身子仔细检查了下伤口,看似平静的脸上胸腔的快速起伏暴露了他的情绪,他现在——很——生——气——

“走,去医院”

一个公主抱转身就走

“等——等——”

看了看还继续飘着的布料,她还有事勒!

“那个,宋宋,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没事,没事,一件衣服而已”宋宋以自认为最好的笑容用宽容的姿态接受了白露璐的道歉,可是很显然,那张笑成花儿的笑脸不是对着她的。

“你好,我叫宋台纲,可以叫我宋宋,是露璐的同学”

说着就准备握手,看了看一直公主抱着白露璐没准备放下的秦衍又略带尴尬的缩回了手,除了和白露璐说了那么几句话,秦衍一直以沉默的姿态回应,而在他怀里的白露璐无辜的小眼神儿一个劲儿的冲着秦衍眨

“狐狸,我们走吧~~~”

谨记晓晓和淑女的忠告,自己的竹马还是看着点儿比较好

秦衍直接无视白露璐的电眼发放,目空一切的走了,对,就目空一切的这么走了,白露璐对于狐狸的不解风情而黯然神伤,这不是浪费她的感情嘛!

当然,还有看着黑衣人拥护着远去而黯然神伤的宋宋,看了看车里的老男人,又痴迷的看了看远去的背影,自己为什么还要巴结这个像猪一样又恶心又色的老男人呢,被重新拉回战斗的宋宋显然已经无心恋战,只想怎么把这头猪给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