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50别有用意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3004 2016-09-04 21:12:02

  东方轻墨回校后,简单就发生的事情对校领导作了报告,校领导十分重视,这个百年老校,可是十分爱护学生,非常护短的。现在有人欺负本校学生,当然是要配合严惩凶手的。东方轻墨看到其他人都比自己关心这件事情,所以自己就不再关心了。如往常那般,和老大她们该闹时闹,该学习时学习!东方轻墨真正体验着青春,感受着大学生活,十分惬意!

转眼圣诞节到了,正好周末,学校放假二天。宿舍几个人睡到自然醒,匆匆用过早餐,东方轻墨跟着沈雪就回家了。至从上次出事后,老大就特别照顾东方轻墨,让东方轻墨感觉暖意融融。

回到东方家,就先到了老夫人那里问安。老夫人要面子,始终对卫又暖之事耿耿于怀,与东方硕商量过正室之事后,就没有扶卫又暖为正妻的打算。

但卫又暖的父亲即将上任,到时,即便东方家的人再不满卫又暖,也会因卫副市长的关系不得不妥协,毕竟如果一个副市长想给一个商人穿小鞋,那是很容易的事情!前段时间,老夫人做主派人接了卫又暖回到东方家,虽然没有让她住进主别墅,东方硕也没有再对她好脸色,但只当是考验卫又暖,只要她修身养性,不再出错,便可顺利成为正室。

卫又暖可能已让东方轻舞从老夫人那里得到暗示,不但对东方硕,老夫人格外上心,做事更是细致周到,小心翼翼,谨言甚微,让人挑不出半点错处。

东方轻墨想,自己暂时不能找到阻止她扶正的理由。不过,卫又暖掌管整个东方家的日常,每天都要处理许多事情,甚至于为了讨老夫人欢心,一些重要事情,她都亲力亲为。人的精力有限,卫又暖短时间这般谨慎倒是可以,时间长了,必定会出错,自己只需保持足够的清醒与警觉,小心观察,总能找到错误,阻止她扶正!

一阵香风吹过,东方轻舞美丽的小脸近在咫尺,笑颜如花:“姐姐,好巧,咱们同时来看奶奶!”东方轻舞是走读,最近倒是乖巧,每天放学回家,都到老夫人那里,陪她聊聊天,让老夫人对她亲近不少!

东方轻墨淡淡笑笑:“轻舞你气色很不错,高中阶段学习最辛苦,看来轻舞应付自如!”卫又暖老奸巨猾,暂时抓不到破绽,但是,东方轻舞相比起来就年轻气盛得多,找她的麻烦可比找卫又暖的麻烦要容易得多了,更何况,东方轻舞是卫又暖生的女儿,如果她有了差错,卫又暖也一样会受到连累。

“厨房天天炖燕窝给我,不喝吧,又怕浪费,刚才外公还送了许多东西给我,一直在清点……”东方轻舞洋洋得意。

东方轻墨勾唇一笑,前面就是老夫人在休息的庭院:“轻舞刚才说什么,姐姐没有听清!”

东方轻舞心中的得意更浓,东方轻墨是嫉妒自己,才说没听清,瞬间提高了声音:“我外公就要是副市长了,那些贯会攀高踩低的下人总是逢迎我,时不时送来些贵重礼品,我不收,他们就不走……”

“嘘!”东方轻墨对东方轻舞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轻舞,小声一点儿,这种事情怎么好随便说!”东方轻舞还真是沉不住气,卫又暖扶正,八字没一撇,她就这么快向自己炫耀,呵呵:“这里是我们自己家,现在也只有咱们姐妹两人,轻舞你说错话倒无妨,若是这些话被外人听去,少不得要议论我们东方家没规距,这种事情可是可大可小的!”卫又暖想当正室,她们做梦。

不理会东方轻舞阴沉的俏脸,以及愤怒的目光,东方轻墨微笑走到花厅,看到老夫人,甜甜的向老夫人问好:“奶奶!”眼瞳映入一道熟悉的身影:宁浩然,他怎么会在这里?

东方轻舞的满腔怒气,在望见英俊不凡的宁浩然时,瞬间烟消云散,目光含羞带怯,又有些担忧:自己刚才与东方轻墨说的话,他不会都听到了吧。

“昨天我去参加宁部长家的聚会,夸了几句会场中的君子兰别致,刚刚今天宁二夫人就让宁参谋长送来两株,二夫人真是有心,参谋长年轻有为,二夫人能得参谋长这般出色的孩子,真是好福气……”老夫人笑的和蔼可亲,目光望问天方轻舞,瞬间冷了下来:

刚才东方轻舞的得意惊呼之声,早已传到室内,尤其还有宁参谋长在这里,真丢东方家的脸面。果然是卫又暖教出来的女儿,不成体统,上不得台面!

宁浩然微微颔首:“东方老夫人过奖,母亲曾言,好花定要送给懂花之人,君子兰送于您,是件幸事!”

“参谋长过奖。”老夫人得了夸奖,越看越觉得宁浩然顺眼:“轻墨,轻舞,这是宁参谋长!”

“参谋长,这是我的大孙女,东方轻墨,对我很是孝顺;这是我的小孙女,东方轻舞……”

“谢谢参谋长送给奶奶这么美好的花!”东方轻墨微微弯腰:“上次您救我,我都没有好好謝过您呢!”。

宁浩然漠然的眼睛在看到东方轻墨时,就就有了炙热:“举手之劳,你不必放心上!”

老夫人微微笑着,目光不着痕迹的在东方轻墨,宁浩然两人身上来回扫视。老夫人别有用意的注视,东方轻舞气愤异常:老夫人怎么可以如此偏心,居然想将东方轻墨和参谋长配在一起,将自己置于何地。

东方轻舞快步上前,倒了杯茶,笑盈盈的的递给老夫人:“奶奶请喝茶!”生涩的手法昭示,她不常给人端茶。

碍于宁浩然在此,老夫人不好驳她面子,冷冷接过茶水,淡淡轻抿一口,放回了桌上,东方轻舞借机挽上了老夫人的胳膊:“刚才,外公送给舞儿一颗千年人参,延年益寿的,最适合奶奶用,舞儿命人取来送于奶奶……”

“舞儿有心了!”老夫人不冷不热的回答着,目光冰冷:若自己不提墨儿孝顺,这千年人参,舞儿绝不会送于自己。

东方轻墨无声冷笑:东方轻舞孝顺、讨好老夫人之举,做的太明显,太假了!微微侧身,目光望向窗边高桌上摆着的两盆君子兰,秋季并非君子兰的花期,但花株文雅俊秀的君子风姿确实不俗。

东方轻舞端着自以为端庄、迷人的笑容走向欧阳寒风:“参谋长……”

“二小姐!”宁浩然礼貌客气,心中升起不悦:东方轻舞矫揉造作,刁蛮任性,与端庄优雅的东方轻墨相差太多。

东方轻墨的目光淡淡掠过满面笑容,轻声交谈的东方轻舞与宁浩然,宁浩然选在中餐前来东方家送君子兰,绝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前世,东方轻舞美名远播,宁浩风,宁浩然对她都有过追求合情合理,今世,东方轻舞没了好名声,他居然还想着的接近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无论东方轻舞名声好坏,他们两人都注定有段纠缠……

“轻墨也喜欢君子兰?”东方轻墨目不转睛的望着那两盆花,宁浩然以为她也喜欢,最主要的是,他终于找到与她说话的理由了。

“我对花没有太多研究!”东方轻墨微微一笑:“不过,有了这两盆君子兰,奶奶的花厅更显明媚,典雅!”

转身,正对上宁浩然带着笑意的深邃眼眸,东方轻墨的呼吸瞬间一窒:前世,他看东方轻舞时,就是这种眼神……

刚才他与东方轻舞攀谈,礼貌中带着淡淡的疏离,自己以为他顾及东方轻舞是女子,怕惊扰她,便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可现在他望向自己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爱慕……难道他来东方家不是为东方轻舞,而是为自己……这个人绝对不能有瓜葛……

“奶奶有贵客在,轻墨就先出去了,我去看看哥哥回来没有!”自己实在不宜在此多呆。

“你哥哥早到家了,哪里像你,现在才到家!”老夫人很是满意东方轻墨进退有度,她年龄还小,在男子面前有所矜持,那是男人最喜欢的!

“谢谢奶奶,我找哥哥去了!”东方轻墨亲了老夫人一下,蹦蹦跳跳就离开了。东方轻舞真是愚蠢,居然看不懂形势,继续留在这里,只会惹人嫌弃。

看着东方轻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宁浩然收回了目光,也起身告辞:“老夫人,君子兰送到,母亲交待之事已完成,时间不早,我还其他事情要做,先走一步!”

老夫人对宁浩然更加满意,男子嘛,就应以事业为重,更何况,墨儿离开了,他也就要走,莫不是他想去看望墨儿:“参谋长事情繁忙,我就不多留了,我送送你!”。

“奶奶,您年纪大了,坐着休息吧,舞儿去送参谋长吧!”东方轻舞笑的甜美可爱,自己也可趁机与宁参谋长多说说话,加深加深感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