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60 蕙质兰心之人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1360 2016-09-08 12:52:02

  被精心装扮后的四朵金花还是同乘一辆车到沈家别墅,早有侍者们等候在大门外,只见一身大红华贵礼服的沈雪最先下车,耀眼的大红衬着沈雪身形玲珑有致,紧跟着穿着一致冰蓝色的礼服的东方轻墨几个,她们的礼服虽然简单却是设计精美,四个人外面统一都套了白色毛呢长风衣,一下车,就吸引了大门口的人,侍者们都恍然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福了福身:“大小姐、几位小姐,请随我来!”

东方轻墨几个温柔浅笑,同声道:“谢谢!”

沈家别墅的景致古朴,粗旷,豪放,昭示着这是军人世家,与东方家沉稳的富商家完全不同,东方轻墨细细欣赏着一路风景,这一世不会错误身边的每一处美。

“老大,我们现在就到了,好像太早了吧?”小四看到这些侍卫应该都是部队出身的,感觉又回到了学校,浑身开始不舒服。

沈雪瞪了沐晓月一眼,佯怒道:“要是你们不这么早陪我回来,我独自一个人呆在屋里,不是更闷的慌……”

“看看我的闺房是否入得了你们的眼?”东方轻墨几个与沈雪并肩来到沈雪的卧室,轻纱帐幔,雕花大床,红木桌椅,古董花瓶,沈雪的房间布置的十分精致,秀雅,与她那热情奔放的外表完全相反:想不到沈雪竟是个蕙质兰心之人……

“布置的非常不错,老大的品味不俗呢!”老三孙芸芸也是惊讶,夸奖着,侧目望向与卧室相连的书房里,墙上挂了许多副装裱细致的国画,沈雪带她们走进书房,来到画下,得意一笑:“怎么样,我的眼光还不错吧!”

手指着画卷,如数家珍般一一介绍:“这副是宁浩然送的,这副是宁浩风送的……”

呃,这里是宁家人画室吗?

东方轻墨的目光停留在其中两副画上,沈雪眼底的得意更浓:“你真有眼光,这些画中,我最中意的,也是这两副,这副是你的蝶恋花,就不必我再介绍了,这副画么,你猜猜看,是谁画的?”

“老二,这是你画的?”小四穿着冰冰蓝的吊带礼服跳起来惊叫了,画面真的让人不敢看:“你还会画画?竟然画国画都能画得这么好!”

“小时候学过!”东方轻墨轻轻应着,无奈的叹口气:“我猜不出这幅是谁画的,你们猜猜看!”其实,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除他之外,世间无人能画出如此大气磅礴,却深沉内敛的画,如同一柄利剑,掩去了锋芒,不显眼,却绝对致命,宁浩然,宁浩风的画也不错,但与这副相比,明显差了一截。

“她们肯定是猜不到的啦!是宁少擎画的哦,战神哦!”沈雪坐到桌前,倒了杯茶,一举一动,高贵,端庄,优雅:“不过,这画也是我抢来的,那个小气鬼舍不得送我……”

东方轻墨眨了眨眼睛:沈雪的胆量的确不小,连宁少擎的东西都敢抢。

沈雪得意的说道:“呆在这屋里,你们肯定会闷死了,咱们出去走走,我带你参观一下我家!差不多就到用中餐的时间了,吃完中餐可就要开始忙了。”

初冬,中午的暖阳让人感觉暖洋洋的,风带着一丝凉意,东方轻墨几个与沈雪并肩走在亭台楼阁中的精致小路上,沈雪兴致勃勃的讲解着各处风景,侍卫们不敢打扰两人兴致,远远的跟着。

“你这个生日宴会办得很隆重啊,看把这些服务生忙的。”远远的,东方轻墨几个总能看到服务生,侍卫们急冲冲的来回忙碌,小四都感觉到了紧张,开口说道。

“是我爹地宴请了几位客人!”沈雪不以为然:“他宴请的都是部队的人,与咱们无关……”

“你怎么不早点说!”东方轻墨停下脚步,语气无奈:“这里是外院,客人来赴宴,必定会经过这里,若咱们再继续逛下去,肯定会遇到你爹地的客人的,打扰了就不好……”

话未落,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