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52卫又暖有孕,谁的?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957 2016-09-05 21:14:02

  突然,东方轻墨瞄到前面拐角,闪出一道猥琐的身影,四下张望片刻,鬼祟的快步向前奔,东方轻墨立于墙与墙之间,被阴影遮挡,他居然没发现。正想跟上,就被东方轻扬拉住了:“喔刚刚也注意到他了,我们不能跟的太紧,不要着急!”

“那人是谁?”东方轻墨柳眉微皱,家里的佣人,就那么几个,自己都认识,刚才那人,可是从未见过,他前往的方向,好像是卫又暖他们现在的西院。

东方轻扬望着那人,凝眉思索:“好像是卫又暖的堂弟,有一回遇见过。听说是个不要命赌徒,他怎么会在这里?”

东方轻墨眉头轻蹙:刚才那个人,是从后门进来的,若他真是卫又暖的堂弟,有事,大可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入,如此鬼鬼祟祟,肯定有问题,若自己没有记错,上一世一个月后,卫又暖被诊断怀孕了,这一世应该不可能了,上次宴会卫又暖发生那样的事情,爹地他怎么可能还跟她……

“哥哥,我们去后门看看。”卫又暖根本看不上她这个堂弟,只是这个堂弟却是她最好的跑腿者,现在这个人来这里,事情一定不简单!

东方轻扬有些担忧:“卫又暖毕竟是现在东方家的半个女主人,她见个亲戚也是应该……”

东方轻墨淡淡一笑:“哥,他这么鬼鬼祟祟的,事出反常必有妖!”

后门,一辆稍显破旧的车辆孤零零的停在那里,正值中午,路上空无一人,一名四十多岁的司机坐在车上,闭着眼睛,无聊的打着哈欠。

“……大哥,大哥……”美梦正酣,耳边传来女子的呼唤,司机不悦的睁开眼睛,东方轻墨美丽的小脸映入眼帘,司机迷糊的神智瞬间清醒,口水直流,眼底掩饰不住色光闪闪:“小姑娘有事?”

东方轻墨强忍着恶心,笑颜如花:“刚刚卫老板说了,他办事需要点时节,中餐时间到了,怕你饿着,让我带大哥去厨房吃点东西!”

“真的?”司机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小眼睛内折射的不知是什么光:那个奴役、吝啬鬼,会有这么好心?

“当然是真的,我还会欺骗大哥不成!”东方轻墨转过身,躲避司机色爪的同时,转身走向院内,声音清丽:“大哥请随我来!”

东方轻墨今天刚刚从学校回家,穿的比较简单,一件毫无装饰的白色连衣裙,因为是定制款,所以也没有品牌logo,一般人也不清楚它的价值。但是东方轻墨言谈举止优雅,身形窈窕,步履生辉,看的司机色心大动,头脑发热,快步跟了上去:“姑娘,等等我!”

管他是不是奴役鬼的意思,东方家又不是虎穴狼窝,这么个娇滴滴的小美人,还能吃了自己不成,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算她想吃自己,自己也认了!

正值午餐时分,大家都在厨房忙着,东方家静悄悄的,东方轻墨引领那名司机,快速穿梭于空无一人的院落中,司机心中得意,轻哼着小曲,脚步微重。

“大哥,今天主子们都在,你脚步放轻些!”东方轻墨特意好意吩咐,不能让别人看到司机被带进东方家,自己引领的虽是偏僻之路,极少有人,也必须小心谨慎,避免他那不着调的淫词艳曲引人出现。

“明白,明白!”司机邪笑着连连点头,闭了嘴巴,放轻脚步,紧跟在东方轻墨后面,眼底色光闪闪:此美人真是与众不同……

不一会儿,东方轻墨与司机来到一座偏僻的小院中,东方轻墨指着一间房门虚掩的房间:“大哥,那是给你安排的房间,请进去先休息下,我去给你取中餐吧。”

司机眼睛一转:“虽然这是佣人房间,但我毕竟不是东方家的佣人,还请姑娘进去清点下物品,万一我走后,少了点儿什么,姑娘也不好交待不是……”让她多陪自己一会儿,进去后,自己再不着痕迹的占点小便宜……

东方轻墨笑的格外甜美,掩去眼底的冷意:“大哥说的极是,是我疏忽了!”莲步轻移,东方轻墨推开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司机做着美梦,紧跟进房间。

室内光线稍暗,司机吞咽着口水,两只色爪向东方轻墨身上凑去。

“呀,茶壶里的茶水喝完了!”东方轻墨猛然转身,避过司机色爪的同时,端起茶壶:“大哥稍等,我去重新沏壶茶来!”回眸一笑,司机心神迷醉,回过神后,东方轻墨早已不见踪影。

躺在床上,司机春心荡漾:真是位漂亮的好姑娘,她对自己,是不是也有意……

突然一道身影窜了进来,手中棍棒毫不留情的对着迷蒙的车夫招呼了下去:“你这个贼人,敢偷到东方家里来”……

“你打错人了,我不是贼……”司机手护着头,在床上不停翻滚。

“哥,可以了!”东方轻墨慢悠悠的走进房间。

司机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东方轻扬心中得意的轻哼:色鬼,敢想我妹妹,活该被打成这样!

“我不是贼,真的不是!”司机有气无力,倒在床上直哼哼,右手触到一件冰冷的物品,睁眼一看,自己面前居然放着几只小件的瓷器,瞳孔紧缩:这下是碰瓷了,有理说不清……

抬头望去,东方轻扬凶神恶煞说道:“人赃并获,还说你不是贼!”

司机焦急的目光望到了东方轻墨,眼睛一亮:“小的随那位姑娘进府休息,真的不是贼……”

“我是东方家的大小姐,怎会带你这个大男人来此休息?”

“这……这……”司机有口难言,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东方轻墨对东方轻扬使了个眼色,东方轻扬心神领会,退后一步,东方轻墨走上前,姿态优雅,嘴角含笑,目光却如带刺的野蔷薇,坚韧、锋利:“你是卫老板的司机?”

“是的!”司机全身疼痛,回答有气无力。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东方大小姐,还请恕罪!”司机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目光闪烁不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方轻墨微微笑:“你家老板来东方家做什么?”自己看到卫又清进府时只是怀疑,现在见过这司机的表现,可百分百确定,卫又暖身上肯定出了不同寻常之事。

“我不知道。”司机的小眼睛,不自然的闪了闪:“可能是有事找东方夫人商量吧!”

“有事商量,大可从前门进入,为何鬼鬼祟祟从后门进来。”东方轻墨目光犀利:“是不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来过东方家?”

“这……”司机微沉着眼睑,眼睛急转:“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司机,照老板的吩咐,把车开到后门,不敢乱说老板的事情!”

东方轻墨勾唇一笑:真是聪明,假傻卖愣,将所有事情都推到卫又清身上,半点消息都不透露,若自己想知道真相,只能去找卫又清询问……

东方轻墨雪眸微眯,嘴角的笑容璀璨夺目:“哥,此人盗窃东方家的古玩,送去卫阿姨那里,让卫又暖处置!”

东方轻扬望了望地上的瓷器:“他偷的是贵重古董,属严重的盗窃罪,送到警察局,最少要坐上十年八年的牢!”

“是吗?”东方轻墨淡淡扫了眼地上的‘赃物’,态度强硬又似乎可惜的说道:“那就送去警察局吧,相信警察局的人会公事公办的……”

叹了口气,东方轻墨惋惜地道:“卫家居然出了这样的员工,胆敢盗窃东方家的古董,这事若被卫又暖阿姨知道,肯定会大大的生气一番,到时不知道你……”

司机心中一惊:他们这次来,有隐秘的事情要禀告卫又暖,现在事情如果闹大了,就无法隐瞒,要是被卫又暖知道,是因为他坏事的话,他和他的家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打了个寒颤,急忙跪地磕头道:“请大小姐发发慈慈悲,救救我和我的家人!”

东方轻墨无奈道:“我倒是想发慈悲,可你却砌词狡辩,不肯说实话,我想帮你也无从下手!”

司机心中明了:自己被大小姐设计了,若继续瞒下去,就会被送到警察局,家人也会不好过,流落街头,要么就将实情讲出,换得全家平安……

反正现在偷偷进府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即便自己不说实话,大小姐一查,也能查出怎么回事,还不如自己说了,至少能躲过眼前这一劫,自我安慰着,司机压低了声:“回大小姐,我和老板来东方家送化验单的,东方夫人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不过……”

“你最好说完整!”东方轻扬也看出了事情不简单,拧着司机的手说!

“我们准备了一张三个月孕期的单子给东方夫人,还有帮她安排好了体检的医院,医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