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48又是一个宁家男子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338 2016-09-03 21:12:02

  “大家下车去吧,我没有事情的,我是东方家的大小姐东方轻墨!”东方轻墨看到车子减速开始停靠,赶紧和车上几个无辜的人说道。

“搜掉他们身上的手机之类,再让他们下车。”鸭舌帽男人又对另一个蓝色衣服男人说道:“动作快点,就拿了通讯设备就好!电脑不要管!”当他看到蓝色衣服的男人去掏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小男孩的包,可能是包包大小和电脑大小刚刚好,拉了几次没有拉出来!

声色俱厉的骂道:“你想要死是不是?”,蓝色衣服男人吓了一跳,就继续搜下一个人了。很快,车子上的人一个个下车了。

“啊!”快速行驶的车一个急转,还在想着事的东方轻墨站立不稳,直直向下跌去。

“坐好!”东方轻墨在跌倒前伸手狠狠抓住了鸭舌帽的手腕,手指甲重重掐进鸭舌帽的肉。鸭舌帽手上一痛,狠狠把东方轻墨甩在座位上。看到车厢晃的十分厉害,手下几个人个个东倒西歪,根本站不稳,惊叫一声:“速度再快点”。

东方轻墨坐在位置上,往后靠了靠,翻翻白眼:“你当这是跑车吗?”

“闭嘴!”鸭舌帽朝东方轻墨挥挥手中的刀子。

东方轻墨抬起头,眸底厉光闪现:“希望你今天一切顺利,全身而退!”

“大小姐是东方家的小姐,金贵之躯,我们这种做粗陋、危险之事的人怎么能和你比。我们做事有个三长两短,是常事!”鸭舌帽手中的刀子对着自己前方挥的狠厉。公交车被开的飞快,车子自然也越来越颠簸。

“减速,看到前面的白色面包车没有?停下,换车!”鸭舌帽突然出声,像是松了口气:“你还愣着干什么,把缰绳给大小姐绑上去。”

车子的速度慢了下来,东方轻墨没有挣扎,很乖巧的把手送上:“我的书包,我背着,我的书本不能丢……”

“听大小姐的话,帮她背上书包。”对方只是让绑了人,带过去,能够好好说话,当然以和为贵比较好了。听说东方大小姐很小就开了义诊室,给穷人看病,最近又整了个免费的脐带血银行,老婆之前还说过,这胎正好赶上了脐带血银行开业。

上了面包车,东方轻墨还是坐在最后面,几个大男人看她小女生一个,都没有看着她。

渐渐地,几个人感觉到了困,一个二个开始睡觉!

“给我!”东方轻墨快速来到驾驶坐边,将手掌伸向方向盘,轻柔的声音中,暗藏着无须质疑的命令口吻!

“你……”司机放手将方向盘交给东方轻墨,站起身来,远离东方轻墨,目光迷离。

东方轻墨刚刚坐下驾驶座位,突然鸭舌帽冲了过了,要抢方向盘,东方轻墨看他是划伤了自己的手对抗迷药。

东方轻墨似笑非笑:“为了卫又暖许诺的利益,连命都不要了么?”。

“我上有老,下有小,为了她们,这是最后一单了!”鸭舌帽微低着头,快速拉住东方轻墨。看到东方轻墨的开始打方向盘时,鸭舌帽眸光一变,猛然拉动了方向盘,脚去抢踩刹车,车子长嘶一声,突然转了方向,东方轻墨被甩向车窗外。

“啊!”东方轻墨眼明手快,紧紧抱住了鸭舌帽的胳膊,东方轻墨在车边停顿下来,车下的地面飞速远离,东方轻墨想着,自己从这个位置掉下去,不会摔死,只会摔伤,无论自己摔断了胳膊还是摔瘸了腿,又或者摔花了脸,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卫又暖为了伤害自己真的是用心良苦,可是,自己又有什么错?只因为占了东方大小姐的位子,从来都不与她争抢什么,就要稀里糊涂的被她们设计陷害吗?

相隔一条街的大道上,郁宇陌与宁浩然并肩站在一棵树下,身后四多名警卫相随,站在车子旁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真的打算今天离开?”明年就是继承人选拔赛,宁浩然作为宁家新一代代表人员,他竟然不想参加。

宁浩然面容冷峻:“我在帝国呆的够久,是时候离开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郁宇陌明白,宁浩然是不愿意兄弟相争。

“再说吧!”帝国已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人和事,或许终其一生,都不会再回来了。

“东方家大小姐被劫持,部队给我们营救信息!出事地点离我们所在地很近!”一个警卫员突然出声。

“什么?”郁宇陌惊呼一声:“难道是墨儿?”

话未落,警卫们只觉眼前一阵急风吹过,郁宇陌修长的身影已来到他们车子前:墨儿参加总统夫人宴会,今天回学校去,再看看这地点,出事的一定是她……

与郁宇陌认识这么久,宁浩然从未见他如此失态过,轻沉着眸光,跟了上去,警卫们自然是紧随其后,拉了车子警报器,开车冲出事的街道……

车上,鸭舌帽用力将东方轻墨拉向车厢,可车子不受控,刚刚将东方轻墨拉过来一点儿,东方轻墨顷刻间又被颠到了边上……

东方轻墨眸光一寒,猛然翻身跳进车里,伸手抢过方向盘的同时,胳膊用力一甩,鸭舌帽站立不稳,后背重重撞向车子。

惊慌失措鸭舌帽的没料到会有此变故,还来不及震惊,后背传来的重力已将他撞下了车,掉落在地的瞬间,车子轻轻的从他身边擦了过去……

东方轻墨不会开车,手里抓着方向盘,无论怎么用,车子依旧跑的飞快,毫无停下的意思:怎么办?

“墨儿!”熟悉又焦急的呼唤在正前方响起,紧接着,一道修长的身影至车子上。

“打开窗玻璃,让我进去。”刚刚东方轻墨把玻璃窗关上了。

“好,表哥!”东方轻墨看到是大表哥宁浩然,心里酸酸,。却是松了口气!

宁浩然迅速从车顶进入到了车里,从她手中接过方向盘,脚开始踩刹车,车辆嘶叫一声,停了下来,由于没有控制好刹车力量,东方轻墨由于惯性被甩飞出去:“啊!”

“墨儿!”郁宇陌眼明手快,伸手救人,大手却擦着东方轻墨的衣服边划过,只抓到了满手的空气。

糟糕!这次必死无疑!腾于半空,东方轻墨嘴角轻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她刚刚重生不久,竟然又要死了,真是……

突然,腰间一紧,东方轻墨落进一个散发着淡淡墨竹香的温暖怀抱中,抬头,疑惑不解的明亮目光正对上那人幽深、冷漠的瞳仁,呼吸瞬间一窒……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如鹰隼般锐利、冷漠,又如幽潭般深不可测,眨眼之间,淡淡忧伤隐隐浮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尊贵气息让人不敢正视,却又忍不住被他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深深吸引,不知不觉间,想向他靠近。

不过看清他的脸后,东方轻墨断定他是宁家人,因为他的眉宇之间有宁家人的味道!

怎么自己又遇到一个宁家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