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49 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656 2016-09-04 11:12:01

  虽然上一世不了解,这一世东方轻墨却是了解过的,宁家上一辈是四兄弟,这一辈总统府现在有四个兄弟,只和他们的小叔宁少擎是真的亲近,和宁家大伯,二伯家都是面和心不和的。上一任总统大选时就激烈竞争过,明年继承人选拔赛,肯定更为激烈,既然自己和总统府的四个兄弟走得近,而且和宁少擎也关系好,所以眼前这位,就算是救了自己,却也是十分危险,若不想引火烧身,有多远,就离他多远!东方轻墨电光火石间已对宁浩然做出评价,双脚着地的瞬间,她快速与宁浩然拉开距离:“多谢宁公子相救!”

东方轻墨对他唯恐避之不及,宁浩然微微吃惊,瞬间已恢复正常。

“墨儿,没事吧!”清风吹来,郁宇陌英俊的容颜现于眼前,眸底闪着浓浓的焦急与关切。

“谢谢你表哥,我没有事。”若刚才没有遇到郁宇陌,车子停不下,东方轻墨不死也会重伤。

将东方轻墨上下打量一遍,确认她真的没事,郁宇陌方才放下心来,目光转向一米外的宁浩然,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多谢宁参谋长。”

宁浩然为人冷漠,更不爱管闲事,若非因为自己的关系,就算墨儿摔死在他面前,他也会视若无睹,绝不会飞身来救。

“你、我朋友一场,不必客气。”这么多年来,宁浩然是第一次出手救人。

这时数辆车子从四面八方赶到这里,东方硕的车子和宁桓宇的车子最先到达!。

“姐姐……”东方硕和东方轻舞从车上下来,东方轻舞就向东方轻墨飞奔过去。

东方轻墨无声冷笑:又要演戏了。

“姐姐,你没事吧?刚才吓死舞儿了。”东方轻舞手拍着胸口,惊魂未定,对东方轻墨说着关切的话,情窦初开的羞涩目光,却悄悄望向郁宇陌与宁浩然。

郁宇陌是郁家总理府长孙,相貌俊美,气质儒雅,文武双全,是诸多妙龄女子心中的理想夫婿,东方轻舞也对他十分爱慕,奈何,他每次去东方家的时候,总和东方轻墨有说有笑,对她不理不睬的。她想了许多办法,也未能让郁宇陌多看她一眼,心中气愤不已,后来就看中了宁桓宇,得到宁桓宇的喜欢的话,气气郁宇陌,让他知道,自己也是很招人喜欢的,他不喜欢自己,是他的损失。

目光悄悄转到宁浩然身上,眼底是掩饰不住震惊,隐有桃心纷飞: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俊美的男子,气质尊贵,气势冷漠,比旁边的郁宇陌和宁桓宇都强了好几倍,刚才听郁宇陌叫他宁参谋长,那是宁家人了?看他比宁家的四个少爷还强大,将来岂不是也有可能做总统的?若自己能得他青睐,总统夫人,荣华富贵……

“谢谢宁参谋长救了姐姐,东方轻舞在此谢过!”东方轻舞盈盈福身,含羞带怯,袅袅婷婷。

“爹地,你们怎么会过来的?”卫又暖都没教过东方轻舞察言观色吗?宁浩然的脸色越来越沉,明显是快要发怒了,东方轻舞竟然还对着他矫揉造作。

东方轻墨转移话题不是想帮东方轻舞,只是不想让她这些愚蠢的行为,连累了东方家人的智商。

“你哥哥给我们的信息,他应该也从学校过来了。”东方硕看到东方轻墨好好地,松了口气:“谢谢,谢谢宁参谋长,谢谢宇陌,还有谢谢四少!”

“我没事,爹地,快告诉哥哥他们,我没事,不要过来了……”东方轻墨

没有明白,怎么惊动了那么多人,但现在要紧的是,让大家知道自己没事,让他们的生活不要受到自己这件事情的影响。

“爹的已经让老金在通知了,你不要担心。”

“参谋长,路上有一个人受了重伤,需尽快医治,否则将有性命之忧;车子上其他人只是中了迷药,没有多大问题!”

宁浩然摆了摆手:“送他们到警局。”这肯定是一场有预谋的劫持,送到警局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墨儿,时间不早了,你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吗?我送你!”郁宇陌对于东方轻墨险些被劫持一事,感觉大有蹊跷,他不放心东方轻墨一个人去学校。

“老二跟着我的车就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沈雪也过来了:“我们学校有门诊室。”沈雪本来想说,离这里最近的好的门诊室也只有她们学校了。看到郁宇陌横了自己一眼,心里不痛快了,就不想说了。

“轻墨,你还是跟我去医院看看再回学校!”郁宇陌来气了,那个女人怎么回事,随便就搭自己的话,自来熟的样子,怎么这么让人讨厌,还叫轻墨老二,什么嘛!自以为是的女人!

“老二,我们快走,现在到校刚刚好!”沈雪看了一眼郁宇陌,这个总理家大公子,据说是玉树临风,文武双全,原来不过如此尔尔!看来是个只能远观,不能近看的人啊!不过看他生气的样子,自己怎么这么舒爽呢?有没有?

“爹地,表哥,她是沈雪,我们宿舍的老大!”东方轻墨看着莫名其妙对上的二个人:“我跟老大回校正好同路!今天谢谢大家帮忙,谢谢!”说完深深地鞠躬!

“谢谢大家,希望有机会让我做东请大家吃个饭,以感谢大家今天的帮忙!”东方硕紧接说道。

“东方先生,我们都是轻墨的朋友,不用客气!”宁桓宇看到宁浩然竟然也在这里,很是惊讶!听说他自请提出要去外地就任。要不是和二伯家关系太过复杂,宁浩然这个堂哥确实是比宁浩风好太多了。不过看他看轻墨的眼神,怎么不是很对呢?虽然很隐蔽,但是宁桓宇还是看懂了,好像自己对感情的事有天生的直觉!不会这个木头和小叔一样,第一面就对东方轻墨心动吧?那可不行,那是小叔内定的小婶!

宁桓宇对着宁浩然点点头,便没有多打招呼,径直来到东方轻墨身边,俯身凑近东方轻墨:“没事的话,你和沈雪去学校吧,下面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今天是我三哥先收到求助信息,他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帮我谢谢三哥!”东方轻墨感激抬头看着宁桓宇,点点头。由宁家人出马,这事便不是什么事情了。

“这事,可能你们学校都得到消息了,毕竟都是一个体系的。你回去好好应付!”宁桓宇又交代道。

“我知道,谢谢你!”

东方硕看到来的人都是宁家人,这些人都不是自己请的动的,郁家人小的一辈,包括郁宇陌,现在对自己都只是出于礼貌的客气,并不亲近。看来现在轻墨这个女儿的人际关系已经胜过自己了!十分诚意的再对各人道谢,准备带着东方轻舞离开!东方轻舞刚刚看到四少对着东方轻墨亲密的说话,心里气急,面上却是含羞带怯的悄悄望了宁浩然一眼,依依不舍的坐上车子离去: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努力,博得宁家男人的青睐,当然能进入总统府是最好,可以把东方轻墨踩在脚下。

最后东方轻墨跟着沈雪的车去了学校。

两辆车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不见,郁宇陌收回目光:“参谋长,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起程吧。”

“嗯!”宁浩然淡淡答应一声,警卫已经打开车门:“你应该告诉你的表妹,宁桓宇不是良人!”宁浩然突然说了一句后从容的钻进后座,动作干脆利落,潇洒自如。可是坐定后,宁浩然右手轻轻按住心房,刚刚抱住那个女人时,自己感觉到了心跳加速!

郁宇陌看着启动了的车子,站在原地:参谋长,怎么会关心这个,虽然自己的这个表妹极其出色,但是参谋长这么冷的人……还有,上次我问过轻墨,总统家四个少爷只是喜欢轻墨,想认了当妹妹,没有其他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