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43是是非非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592 2016-09-01 11:08:02

  东方轻墨嘴角微扬,纤手轻捻着手中的纸条,她要找的证据,在自己手中呢:“我相信我妹妹是清白的,事情一定有误会……”东方轻舞丢人的同时,整个东方家也会跟着丢脸,自己必须维护一下东方家的颜面。

纸条自己明明收好了,为什么会不见了?东方轻舞暗暗焦急,如果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肯定会被人耻笑,东方轻墨的关切声传来,东方轻舞眼睛一亮,眼底顿时盈满了泪水:“姐姐,不要再装好人了,根本就是你在陷害我……”

自己与沈雪,东方轻墨居于同一个房间,沈雪自己得罪不起,就只能让东方轻墨来背黑锅了。

东方轻墨惊讶道:“轻舞你怎么会这么说?我为什么陷害你?”

“呜呜呜……”东方轻舞哭的十分伤心:“你不是在客房休息吗,为何会在我出事之时,突然到了这里?是带人来捉丑的吧!还说你没有设计我?”

东方轻墨不慌不忙:“我们醒来时,你已经不在房间,我与老大怕你出事,就商量着出来寻你,后来遇到了大家,大家就一起结伴寻找,前来花园,老大是走在最前面的。”走来这里,也是因她的带领:“难道妹妹怀疑我们老大……”

“当然不是!”怀疑沈雪,借自己十个胆子都不敢,这盆脏水,必须泼到东方轻墨身上:“沈小姐肯定是被你骗来的……”

东方轻墨柳眉微皱:“我们老大是毫无主张,容易受人教唆、利用之人?”否则,岂会被自己骗来这里。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东方轻舞急的语无伦次,自己讨好沈雪之举,居然被东方轻墨诬陷成嘲讽她,真是可恨:“我是说,……”东方轻舞的声音,在沈雪的冷冷注视下越来越小,直至细若蚊蝇,心虚的低垂着头,不敢与她对视:“沈小姐……”

东方轻墨勾唇一笑:“我相信我妹妹是上讲好学的人,不会小小年纪就谈恋爱,更不会在这种地方与男朋友搂搂抱抱,事情一定有误会……”

“东方轻墨,分明是你嫉妒我,趁机暗害我……”东方轻舞气呼呼的怒瞪着东方轻墨,将怒气全都撒到了她身上:“休想将所有错误都推到我身上……”

“轻舞,你口口声声我害你,但我一没叫你午休时间来到这里,二没有让你投进左问天的怀里。”东方轻墨声音温柔:“要是我知道你真是早钟情于左问天,你们需要在这里约会,你直接说的话,绝不会带人前来花园找你的,你这个年龄谈恋爱也不是不可以,你不用多解释……”

“东方轻墨,你……你……”东方轻舞气的全身发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东方轻墨步步退让,东方轻舞咄咄逼人,众千金心中明了:东方轻舞不想让人知道她和左问天好上了,却又忍不住……东方轻舞的所作所为,让她们对她更加厌恶:同样是东方家的千金,东方轻墨是正室所生,气质出众,做事落落大方,顾全大局,反观东方轻舞这个私生女,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硬要推到别人身上,品性极差,不值得交往……

一道金光闪过,照的人睁不开眼睛,刹那光芒后,眼前归于平静。

“刚才是哪里射来的光线?”沈雪面容微怒,眼底闪烁危险光芒,居然敢照她的眼睛,不知道她的眼睛近视的吗?

唯恐沈雪将事情怪到自己身上,众千金急忙寻找光线来源。

“是左问天衣服上的金线!”凌珊珊率先发现了罪魁祸首,众人顺着她的指向望去,左问天身着名贵的天蚕丝手工,领口与袖口大镶大滚着精致的金色丝线,阳光照射,丝线折射出金色的光芒,十分耀眼,衬的他更加英俊、挺拔。

“左状元真是富家子弟,对衣着的确很有讲究!”左问天身上的衣服是全新的,样式、颜色也都是现今帝国贵族中最流行的,一般人,就算有钱也未必买的到。

看来幕后那人为了让自己倾心左问天,在他身上花了不少心思!

“呵呵,这件衣服,可是不便宜呢,并且,这种衣料,好像是限量销售的……”东方轻墨的赞扬让凌珊珊茅塞顿开:左问天得罪了沈雪,若自己能为沈雪出气,肯定能趁机赢得她的好感……

左问天不过是高考状元,高考状元年年都出一大批,在帝国毫无根基,如此名贵且象征了身份的手工定制,即便他有钱也买不到,所以,他身上这件衣服,要么是其他贵族公子买衣服时顺带着帮他做的,要么就是借别人的衣服来穿……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说明,左问天是爱慕虚荣之人,品性很值得怀疑!

“珊珊,先别急着下结论,说不定左状元是自己买的!”沈雪明嘲暗讽:左问天不是贵族子弟,这种定制衣服他根本买不到……

左问天微微一笑:“问天与专柜的老板有过几面之缘,算是朋友。”所以他肯卖衣服给自己。

左问天的目光透过人群,看问天方轻墨,她刚才那句话,明为赞扬,实则,让众千金将嘲讽的矛头对向自己,她是有意,还是无心……

左问天自认为解释的很清楚,众千金却觉得他更加虚伪:毫无根基的高考状元,帝都这样的人太多,身着如此贵重的衣服,分明是想攀附富贵,品性非常不端。

东方轻舞的解释,可能是真的,她被左问天以纸条骗来此地,但,也是她自己风骚,不知检点,如果教养真的好,就不应该理会那张纸条……

“沈雪!”宁三少走了过来,笑容温暖:“现在是午休时间,你们怎么不在客房休息,都到了这里?”

假山旁的几名官家子弟知道弄错了人,早就不敢出声了,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尽量让别人忽视自己,左问天是想泡东方轻墨的吧?

众千金温柔大方,含羞带怯:“休息好了,提前出来走走,这花园景色不错,沿着美景一路走到了这里……”

众千金只与宁三少谈论风景,闭口不提东方轻舞与左问天之事,但他们两人的名声在众人心中早已毁尽……

“东方二小姐可是身体还不舒服?”宁三少的目光扫过东方轻墨,落到了她身侧的东方轻舞身上。

“多谢三少关心,医生刚刚已为东方轻舞诊过脉,没什么大碍,多休息便可。”东方轻舞强压喜悦:宁三少居然会在这么多人中注意到了自己,自己是与众不同的!

“左问天,你也在啊……”宁三少环视一周,目光停在了左问天身上,嘴角轻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似乎对所有事情,了然于胸。

“三少!”左问天微微施礼,动作优雅。

“累了,我要回去休息!”沈雪与宁三少打过招呼,慢腾腾的离开了假山,众千金是跟她来的,她走了,就算她们再不情愿,也只能跟着离开。不过呆会儿还是有机会遇到宁家四位公子的。

东方轻舞不想和那些女人一起,急的直跺脚,却只能跟上。

东方轻墨走在众千金之中,左问天抬头就能准确无误的找到她的身影,目光越凝越深:这两次都是意外,凭借自己的相貌与才华,俘虏一名小女子的芳心,应该不成问题!

宴会结束,是是非非也就跟着结束了!东方轻舞便与东方轻墨坐到了同一辆车上。一路无话,回到家,东方轻墨径直回了房间,东方轻舞则去了老夫人那里。

等到奶妈来叫这一起去老夫人那里,东方轻墨正到老夫人房间外的小客厅,就听到里间东方轻舞悲伤的哭声:“奶奶,您一定要为舞儿做主啊,今天的宴会,姐姐故意让舞儿出丑,丢东方家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