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41 打人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320 2016-08-31 11:08:02

  “老二,我们现在跟上么?”沈雪随后就坐起身来,从小的军事训练那不是白训练的,不过刚刚眯了会儿,现倒是真的有点儿困了,询问含糊不清,东方轻墨悄悄将纸条收好,轻轻转身:“我们喝点茶,清醒一下再跟上不迟!”

“你这妹妹脑袋是不是有病,不弄点事情出来,活不成的吗?”沈雪斜坐在床塌上,眼神犀利,深吸了口气,在望见那张空荡荡的床塌时,神智完全清醒:“你以前得罪过她们母女?”

“我的存在就是她们最大的障碍!”东方轻墨优雅的下床,快速穿上鞋子:“老大,你要不再睡会儿吧,我去找她就好,我一个人能搞定!”

“反正是不可能午休了!”沈雪不满的报怨着,快速翻身下了床:“我就当训练身体,看戏!”

东方轻墨,沈雪一前一后出了客房,没惊动任何人:“老二,你准备去哪里找东方轻舞?”

“东方轻舞去了御花园假山旁的凉亭,那是个陷阱,布局之人肯定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不必我们再出手,就算我们想去看热闹,也不能让别人察觉,多转几个弯,再改道去花园不迟……”

“老二,当你的敌人,真心需要勇气!”沈雪点点头。

午后阳光明媚,微风习习,一阵若有似无的淡淡墨竹香随风飘入鼻中,东方轻墨疑惑:“这附近有竹子吗?”

“有啊,那边的健身房外就种了大片的墨竹……”

“健身房?”东方轻墨微微皱眉:“那是约东方轻舞见面的地方,我们要去看看吗?”

沈雪点点头:“既然是看戏,当然是看全了。”伸手抓住了东方轻墨的手:“我带你过去看看,看看小四是不是真的那么笨,被人算计了。”因为傻子都看出来了,东方轻舞是迷上了宁桓宇了。

突然,健身房外的阴影处,现出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那是处利于隐藏位置,再加上他的刻意隐蔽,可避过所有人的耳目,若非东方轻墨她们在他的后上方,俯视地面,根本发现不了他的存在:这人,肯定不会干好事……

东方轻墨正欲将事情告知全神贯注前行的沈雪,岂料,沈雪已经出手,她的拳头不停地重重砸到了那人身上,那人惨叫连连,东方轻墨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脚。

沈雪猛然打人踢翻在地对着地上哀嚎的那人怒声训斥道:“你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胆了,敢在这里偷鸡摸狗。”

“啪啪啪!”沈雪对着那人的脸,左右开弓一时间,沈雪的打人声,那人的哀嚎惨叫声此起彼伏,响彻整条道路……

“你们在这里吵什么 !”一名修长、挺拔的身影自健身房内走出,声音冷漠,不怒自威,目光如同利剑一般,能够轻易将人看穿,混乱,喧嚣的场面顿时寂静无声,目光所到之处,太监们个个噤若寒蝉,低垂着头,连大气也不敢出。

宁大少,他竟然真的在健身房!东方轻墨心中震惊,瞬间已恢复正常。听说大少身体不好,每天都要训练,看来知道这个事情的人不少!

“怎么是你!怎么不是小四?”沈雪停下手中动作,迈步向前:“本小姐替你抓到了个小偷,不过大少,你身边没有跟着人吗?怎么就你一个人,还能让小人在你这边做偷鸡摸狗的事情……”

这里的佣人应该是都被设局的人调走了!东方轻墨将目光转向匆匆赶过来的佣人们,后背之后也真够大胆,居然敢设计宁大少,啧啧……

“沈雪你身份也算是尊贵,是个千金大小姐,这种事情以后交给佣人们去做,你不要老自己动手打人。”宁大少语气微冷:“我记得沈伯母从小可是培养你当淑女的。”

“我是越来越淑女的,不是吗?”沈雪得意的挺挺胸,顺便把衣领再往下拉了拉。

宁大少皱了皱眉头,不置可否:“你们带这个下去审问,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立即有人上前拉人出去。

宁大少看着地上被打的找不到牙的人,看着都感觉疼。这些年沈雪被拘束的紧了,而且没有人可以随便打了,现在好容易有个自己送上门来讨打,当然用力打啦。不过沈雪也不是那么爱打架啦,她还是最爱美的。看她已经站直,整了整刚刚弄乱的衣服和发型,恢复了淑女一枚。

而闻声而来的各家千金小姐和公子哥们看到被打倒在地,满口是血,连话也说不出来的人之后,都悄悄后移几步,远离沈雪。

纸条上是约东方轻舞来这里的,等她来到后,佣人们全部被调走,就留宁大少一个人,东方轻舞想要做什么 ?她应该不会对大少有什么想法的呀,大少已经订婚。难道是幕后之人想要利用东方轻舞?东方轻墨不明白,这个妹妹或是那个后妈,到底联手了怎样的人?

明年宁家的继承人大赛即将开始,现在敢算计宁家人,那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轻墨,你们现在不是应该在客房休息,为何来了健身房?”宁大少幽深的眸底暗带凌厉。

“我们睡不着,出来走走,打扰了大哥清静,非常抱歉。”宁大少眼底隐有暗潮汹涌,肯定猜出有人故意设计他,东方轻墨也不想再此多做耽搁:“大哥,我们先走了。”

宁大少的手段,东方轻墨前世未见识过,却听说过,敢设计他的那人,只怕要倒大霉了……

“大少,咱们呆会儿见啦!”沈雪被东方轻墨拉着,笑眯眯的和宁大少道了别,与东方轻墨并肩向前走去,走出很大一段距离后,宁大少那里还是静悄悄的。

“这次,那东方轻舞要倒大霉了!”沈雪幸灾乐祸,笑容诡异:“从来没有宴会能像今天这样玩得这么开心,以后有宴会我都带着你。”

东方轻墨微微蹙眉,故做不解。“老大,带着我干什么?你就是想看我被算计?”

“NO,NO,NO,跟着你一起算计别人,太过瘾了!”沈雪笑得开心:“你知道吗?宁大少有个特点,越沉默,代表他怒气越大……”沈雪洋洋得意,“让宁大少擎代你教训你那个妹妹,是不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难道是你,让大少换了四少呆在健身房?”东方轻墨有些儿明白了,没想到老大还是深藏不露的。

“不谈那些了,反正接下不关我们的事情,轮不到我们担心。我们现在去哪里?”沈雪心情很好,说话也是笑眯眯的。

“快到宴会下午场的时间了,我们随便走走吧。转过前面的弯,就是花园,东方轻舞应该已经走进假山旁的凉亭里了,不知道有什么惊喜在等着她……”

“对了,还有一出戏没看呢,走吧,走吧,我们去看看!”沈雪提裙就跑,很是兴奋。东方轻墨默默跟在后面:老大,你平时在学校的稳重是装出来的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