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40将计就计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059 2016-08-30 21:06:02

  东方轻墨微微笑着,轻轻抬起头看向宁浩风,清纯的笑容如同温暖的阳光,明媚动人,意味深长:“宁……”

眼前,一道身影飞速闪过,宁浩风手中的画卷瞬间到了别人手中。

“这画是我的!”沈雪下巴高昂,强悍的宣布着自己对画的所有权:“浩风哥,你有那么多好东西,你不会与我抢这副并不是珍贵文物的画吧!”

众人无奈的手抚额头,沈雪有没有弄明白状况,这画虽不是贵重文物,代表的意义却不一般……东方轻舞,凌珊珊等人失望没看到东方轻墨出丑的同时,也是满腹幸灾乐祸,沈雪闹场,东方轻墨休想顺利成为宁家公子的女友……

宁浩风笑容温暖,风度翩翩:“我当然不会与你抢东西,只是,画是东方大小姐的,你想要这副画,总该问问她的意思!”

东方轻墨笑容未变:宁浩风还是在让自己做决定啊,若自己同意将画送给老大,就是拒绝了他……“老二,刚才上台前,你是说过这是为我画的画吧?你敢不给我,哼哼!”不等东方轻墨说话,老大已自作主张的将画递给身旁的服务生收好:“交给我的司机!”

东方轻墨根本无法拒绝,温柔浅笑,全程再不看宁浩风一眼:“这副画确实是给老大画的,谢谢老大喜欢。”

宁浩风没有说话,眼底,意味深长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

宁家四兄弟也是松了口气,老大、老二、老三:这是我妹妹,不是你能碰的!老四:这是小叔看的人,你敢碰吗?现在总统府与大伯家闹的不愉快,他们现在还真不好出面与宁浩风抢什么,要给沈雪今天表现点赞。

“总统夫人,午餐准备妥当!”有服务生前来禀报,总统夫人轻轻站起身,温柔的目光将东方轻墨上下打量一遍,慈爱的笑着:“时候不早了,大家先去用午餐吧。”

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众人都暗暗松了口气,紧跟在总统夫人身后前往餐厅。

沈雪与东方轻墨慢吞吞的走在了最后,洋洋得意的向她递了个邀功的眼色:“老二,我帮你解了围,你准备怎么谢我?”

宁浩风要画,东方轻墨不能流露出一点儿拒绝的意思,最委婉的拒绝也是拒绝,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人从他手中拿走那副画,而且是强势的拿走,而不是问天方轻墨要走,放眼整个帝都,没几个人有这份资历与胆量。

“老大,你想我如何答谢你啊?”刚才自己刚刚背过手,还未向她打求助手势,老大就出手帮忙了:她虽强悍,霸道了点,有时也很聪明、可爱……

“其实,你也不必谢我,你那美容丸给我打五折怎么样?”

“好!”东方轻墨一品答应:“不过你还是要按我的要求吃,不要多吃……”

吃不消东方轻墨的碎碎念,沈雪赶紧转移话题:“时间不早了,咱们快去吃饭吧!”

午餐,男宾与女宾分开列席,食不言,寝不语,众千金在一片沉默中用过膳食后,随服务生前往各自的客房午休。

东方轻墨,东方轻舞,沈雪被分到同一间客房,正欲躺下休息,一名服务生敲门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托盘,对三人福了福身:“沈小姐,东方大小姐,东方二小姐,这是总统夫人分给所有的安神茶。”

“总统夫人还是这么细心!”老大伸手拿了相对较大的那包茶叶,东方轻墨与东方轻舞各自拿过距离自己较近的那包,东方轻墨不经意间侧目,望见了东方轻舞手中的茶叶包,眸光微沉,轻轻转过身。

不知为何,准备离开的服务生脚下一绊,站立不稳,撞到了东方轻舞胳膊上,东方轻舞倾身时,又撞到了东方轻墨,两人手中的茶叶包几乎是同时掉落在地。

“大小姐,二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服务生慌忙道歉,面色惶恐,快速捡起地上的两包茶叶,分别还给距离它们最近的东方轻墨、东方轻舞。

“以后小心点,不是每个千金小姐都像我们这么好脾气。”碍于沈雪在此,东方轻舞目露气愤,却没敢发脾气。

“是是是,二小姐教训的是……”服务生诚惶诚恐,东方轻舞很是自豪,又故做严厉的教训了几句,便让她走了。

沈雪和东方轻墨都有午休的习惯,将茶叶放至枕头边,躺到床上不久,呼吸渐渐均匀。

十分钟后,隔壁东方轻舞的床上传来一声轻响,紧接着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东方轻墨闭着眼睛继续装睡,神智清醒,竖耳倾听着东方轻舞的一举一动。

浓郁的香水味扑面而来,温热的呼吸喷酒在东方轻墨小脸上,耳边响起东方轻舞刻意压低的呼唤:“姐姐……姐姐……”

东方轻墨兀自躺着没动,一阵香风吹过,浓郁的香水味也随之远去,轻微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确认东方轻舞已经离开,东方轻墨猛然睁开了眼睛,伸手拿过床头的茶叶包,取出一张纸条,上书:14:00,健身房见!上面署名,只有一个四字。

这个茶叶包本是东方轻舞的,东方轻墨故意让服务生受绊,将自己与她的茶叶调换,自己的茶叶包中也有张纸条,自己拿起茶叶,转过身时,已经看过了上面的内容:14:00,花园假山旁凉亭见!上面同样署名,只有一个四字。

两张纸条,除却地点不同外,其他的皆相同,也就是说,同一个人,在同一时间,约了自己与东方轻舞在不同的地方相见。

四,应该代表宁桓宇,可是以宁桓宇那性子,绝不会写什么纸条来约她们的,一个电话或是一个信息就行的事情,他才不会傻的写字条,这两张纸条,根本就是两个陷阱。

不过,东方轻舞得神秘贵人相助方才进宫,就算是陷阱,也是对她有利的陷阱,至于针对自己的那个陷阱,肯定是百害无一利!

东方轻墨勾唇一笑:如今,东方轻舞所去的,是花园假山旁的凉亭,那人约见自己的地方,也就是陷阱,马上就有好戏可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