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38挑战东方轻墨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040 2016-08-29 21:06:01

  一舞结束,东方轻舞微微低头,躬身向大家行礼。这个舞蹈每一个动作都和音乐编排的恰到好处,多一分则过,少一分则少,自己刚听到这个舞蹈时,也小小的震惊了一番,才会想到苦练成自己的必杀计。强压着心中的得意,东方轻舞不停劝解自己,一定要保持大家小姐应有的矜持,名门贵公子都喜欢淑女,四少肯定也会被自己的才华所迷吧……

东方轻舞微微侧目,不着痕迹的悄悄望向宁桓宇,一双美眸含羞带怯,脉脉含情……

“东方二小姐,您这个舞蹈的名字是什么,真是你自创吗?”还是那个大红礼服的女人最先回神,特意加重了‘自创’二字。

“蝶恋花,是我上个月独创的舞蹈。”东方轻舞语气高傲,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侧目,正对上红衣礼服女子似笑非笑的眼神,东方轻舞的心没来由的猛然一跳:这眼神,好诡异,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真的是刚刚自创的?有没有其他人会跳这舞?”红衣女子加重了语气,眸底的笑意更浓,小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

“当然只有我会跳这个舞蹈!”东方轻舞有些心虚,却不得不将谎话继续下去,目光微微闪烁,说话的底气有些不足。

“刚才东方大小姐跳了以前你们形体老师教的舞蹈,怎么与二小姐刚才舞蹈一模一样?哦,不,东方大小姐跳的比你出彩多了!”在场所有千金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东方轻舞身上,眸底不是羡慕与赞叹,而是浓浓的嘲讽与不屑:

“宴会是为玩乐,不是比试,才华不够,没有好节目无所谓,只要有心,刻苦努力,高超的才华总会有的……”一千金出言嘲讽,目光不屑。

东方轻舞得大少和四少的照顾,她们早就看她不顺眼了,碍于这是总统府,不能拿她怎么样,如今,她们抓住她的把柄,岂会轻易放过。

“可若是为了显摆自己,说别人的舞蹈是自己自创的,就是没有信誉,人格也很值得怀疑……”又一千金以丝帕轻遮着嘴巴,幸灾乐祸的随声附和。

千金们的嘲讽声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贵族公子们听到,刹那间,名门公子们看东方轻舞的目光充满怪异,东方轻舞感觉四少望向她的目光也责备起来。

东方轻舞心中委屈,小手猛然握紧,并微微颤抖,痛恨众千金的同时,怒气冲天,双眼冒火的怒瞪着悠闲自在的东方轻墨:原来是她坏了自己的好事,真是可恶又可恨……可是她是怎么会自己的舞蹈的?这可是自己秘密练习了一个多月的结果,除了老师,只有自己知道!

“肯定是你偷学我的!”东方轻舞指着东方轻墨愤怒的喊道。

“妹妹,你刚刚说这舞蹈是你刚刚一个月前自创的,我这个月都在学校,而且是军训期,确实是没时间练习舞蹈的!”东方轻墨猛然抬头望去,正对上东方轻舞来不及收回的愤怒目光,嘴角微挑,轻勾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如出水芙蓉般清新圣洁,眼瞳却幽然深邃到了极致,隐约中带着魔性,慑人心魄,东方轻舞的呼吸为之一窒,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呆呆的愣在那里,忘记了该做什么……

“是呢,我们的军训苦得我都瘦了这么多!”沈雪微笑着开口了!

众人都懂了,东方轻墨近期刚开学,军医学院的军训也是按军事学院标准训练的,确实强度极大的,一般人每天训练完了躺下都不想起来,哪里会有时间和业务去练习舞蹈?只能说东方轻墨的这一舞蹈是很久以前就会的。

“我只会这一支舞,因为感觉特别的美,所以之前特别花了心思学了,其他的还真的不会。我妹妹的其他舞蹈都一定比我好,她是从小学跳舞的!”

众人均不屑一顾。

东方轻墨转过身,冷冷一笑: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东方轻舞都因这首《早梅》而出名,不同的是,前世美名广播,今世则是臭名远扬……前世左问天老是夸奖东方轻舞跳的这支舞,在婚后的日子,自己有时也会想,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够,为讨左问天的欢心,竟然也开始偷偷的学这支舞蹈,有时忙到半夜,还去练习,最后练习的甚至比东方轻舞还好!可惜却从来没有机会跳给左问天看!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傻呀!

总统夫人目光慈爱的望着眼前闹剧,没有出手阻止的意思,看一切尘埃落定,才轻咳几声:“只是个意外,今天只是请大家来玩的,别太在意,以免扰了大家兴致!轻舞这孩子确实还小!”

总统夫人不想千金小姐们再紧揪着东方轻舞的错处不放,千金们都是识趣之人,自会照做,当然了,只要她们想,随时可以将话题再绕到东方轻舞身上。

“东方大小姐,你跳过舞了,也即兴做过诗了,大小姐是否也会画画?”东方轻墨知道今天是麻烦了,看到出声挑衅的女人娇娇俏俏的建议着,美眸亮光闪闪。

东方轻墨放下手中酒杯,淡淡笑笑:“轻墨不会画画,就不在各位面前献丑了!”

名门公子才华出众者不在少数,刚才他们即兴所做的诗,比东方轻墨那首都要好,更何况,有东方轻舞的例子在前,自己再上前画个画,做的不好,惹人嘲讽,做的好了,受人怀疑,出力不讨好……

“大小姐太谦虚了,东方家二小姐才华出众,大小姐肯定也不差的。”洪灵月笑意盈盈。

来人并不气馁,继续盈满笑意的对着东方轻墨说道:“我不会做诗,也不会跳舞,只有画画一样能拿得出手,东方大小姐既然可以即兴作诗跳舞博大家一笑,不如再陪我作幅?”

这是在向自己下战书么:“总统夫人刚刚说了,这次宴会是为了游玩,不为比试切磋……”

“莫非,东方大小姐看不起灵月?”东方轻墨竟敢嘲讽自己,怎能轻易饶过。

“既然如此,东方轻墨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