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39 全能东方轻墨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209 2016-08-30 11:06:02

  两名千金小姐要较量技艺,众人顿时来了兴致,东方轻舞的丑事暂时被放置一边。

服务生搬来书桌、纸、笔、颜料等用具,提议比试的小姐倒是先谦虚几句,率先走至书桌旁,望望花园中的各色菊花,又悄悄看了兀自坐着的宁家四位少爷一眼:自己一定要赢得他们当中人的青睐。她选择的是国画。

东方家,二小姐东方轻舞的名声已经臭了,也不在乎多臭一个东方轻墨,自己对她下战书,只为给自己一个展示才华的平台,也可以说,东方轻墨,只是自己登上成功阶梯的踏脚石。确实官家豪门里没有简单的人啊。

美眸微眯,低头,这位小姐纤手紧握着画笔,在画卷上快速挥洒,动作如同行云流水,潇洒自如,片刻功夫,一副栩栩如生的菊花图现于众人眼前!

“不错,很不错!”不仅名门公子与千金,就连总统夫人,也是毫不吝啬的连连称赞。

“承蒙总统夫人夸奖,凌珊珊才疏学浅,愧不敢当!”凌珊珊谦虚着,含羞带怯的目光悄悄望向宁家四兄弟。不认识的人才知道,哦,原来她是安全部凌家的女儿呀!

东方轻墨还未画画,没有对比,就显不出自己的才艺高超,抬眸,凌珊珊眸底充满挑衅与骄傲:“东方大小姐,到你了!”

东方轻墨站起身,优雅走至书桌前,左右看了看画具,凌珊珊凑了过来,美眸笑意盈盈:“不知东方大小姐打算画什么?”无论她画什么,都会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东方轻墨微笑:“轻墨见识不多,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应该画什么,不如凌小姐给我一个建议。”

凌珊珊眸底的笑意越发浓郁:“呵呵,建议不敢当,刚才东方大小姐和二小姐都跳了蝶恋花,若大小姐拿不定主意,不如就画蝶恋花!”

东方轻舞和自己跳舞是让东方轻舞出了丑,但都是东方家的人,若自己也顺着凌珊珊的意思画了蝶恋花,只要才华在她之下,便会被人嘲笑:“多谢凌小姐提醒,墨儿要做画了,麻烦您让让!”

东方轻墨最后决定选择油画,虽然油画考究功力,但是小时候还是跟着外公学过一段时间的,后来怀孕期间,不能碰药,闲下来时还是画过的。配料,提笔,将凌珊珊挤到一边,凌珊珊洋溢着浓浓笑意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眸底盈满气愤,却碍于这是总统府,高官子女太多,强忍着没有发作:等东方轻墨输了,自己有的是机会嘲笑她,不必急于一时。

狠狠瞪了东方轻墨一眼,凌珊珊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回座位上坐下,静等东方轻墨的画作,并暗暗做好了嘲笑她的准备。

东方轻墨手持毛笔立于阳光下,微微弯腰,握笔在雪白的纸张上挥画出一道优美的线条,渐渐的,手中动作越来越快,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肆意,随性洒脱……

蓝色的天幕晴朗如洗,初秋的阳光照在东方轻墨的身上,为她涂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领口的珍珠氤氲出柔和的光华,更衬得她肤若凝脂,眸如璨星。裙摆随风轻扬,轻盈飘逸,仿佛堕入凡尘的仙子,随时都可能会御风而去,似真似幻,如梦如烟,这副美好画卷,让众人看呆了眼,似乎一个恍神,她就可能消失不见……

最后一笔长长划完,东方轻墨手中的笔还未放下,眼前画已被人抽走,一个人出现于眼前,竟是宁浩风。

“这是……蝶恋花!”望着墨迹未干的画,画中一望无际的蔚蓝色的大海看似风平浪静,却有远处汹涌的波浪在逼近,海面上,一枝火红的玫瑰,花瓣已经开始枯萎,上面一只蝴蝶或许是离得陆地太遥远了,蝴蝶似乎累了……宁浩风眼底是掩饰不住的震惊:“好画……”

“好意境,东方大小姐真是才女……”

“举世无双……”

凌珊珊强忍怒气,非常不服气轻哼一声:“谁知道这是不是她事先准备好的……”自己在画上的造诣一直无人能及,各类比赛获奖无数,原本是想让东方轻墨做自己陪衬的,结果,东方轻墨技高一筹,自己反过来成了她的陪衬,怎能不气恼,愤恨……

“我可是得了凌小姐的建议,才会画蝶恋花,又不是自作主张去画的。”作弊,东方轻墨不屑为之,小人常欺欺,心思龌龊的人,总以为别人与他一样龌龊!

“东方大小姐的画功很扎实,每一笔都画的恰到好处,没有几年功力,是画不出这种效果的。”宁浩风盯着东方轻墨移不开眼睛:“更何况,她是当众亲自做画,何来作弊之说?”若是让人代笔作画,才叫作弊。

众千金也都会画,清楚凌珊珊心中所想,碍于千金身份,不能明着嘲笑她,都在暗中偷笑着指指点点:“比试输了,不服气啊……”

“就是,愿赌,就要服输,否则,哪还来信誉可言……”

东方轻墨素向不喜欢热闹,极少出门,而且本就与官家千金们没有太多交集,凌珊珊可是经常参加一些宴会,没少在众千金面前显摆她高超的画工,千金们技不如她,自然不能多说什么,如今抓住时机,不为东方轻墨出头,也要为自己出气,好好嘲笑她一番。

“东方轻墨,这副画送我可好?”宁浩风转过身,轻轻笑着,目光温柔,别有深意,让人不忍拒绝。

整个花园瞬间安静了下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集中到了东方轻墨身上,羡慕,嫉妒,愤恨,仇视,尤其是东方轻舞,眼中嫉妒的快要喷出火来,一副恨不得将东方轻墨生吞活剥的模样,仿佛没有东方轻墨,受宁浩风青睐的便是她,虽然不是四少,但是宁浩风的能力与英俊均在四少之上,只是平时根本没机会遇上……

今日是众人心知肚明的宴会,以画为礼相送的意义不同寻常,宁浩风虽然不是总统之子,名气不职宁家四少大,但却是下一任总统的有力竞争者,现在开口向东方轻墨要画,若东方轻墨将画送给了他,等于答应与他交往了。

东方轻墨不觉得自己能让只见过一次面的宁浩风如此青睐,也许他只是单纯的想要这副画,并没有其他意思,又或者,他在试探自己。

无论如何,东方轻墨不想与他有任何交集,自然不会想将画送给他,可她若是当众驳了他,就是驳了宁家人的颜面……她需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不得罪宁浩风,又能保全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