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27又当如何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751 2016-08-24 10:54:02

    东方轻墨的义诊室美容部门闭门一月,对外宣称整顿整修,有传言流出说是义诊室有员工的贪墨,居然用东方轻墨特制的美容护肤品和别市场上普通的产品交换,卖给其他美容院赚取其中的差价,东方轻墨知道了这件事后震怒,下令美容部门停工,定要查出到底是谁吃里扒外,决不轻饶。

  谁都没有想到,东方轻墨这次居然会当机立断地调查这件事,丝毫没有考虑这样做会不会影响义诊室美容护肤品的生意和声誉,势要将那个出卖义诊室的人抓出来,说是不能容忍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兴许是东方轻墨的命令太过及时,打得那人来不及招架,急急地整理行李打算离开帝都出去避难一阵子,却没想到东方轻墨早就到警局立案,时刻注意出城的人。

  迅速抓出内鬼,这件事闹到了法院上,现在东方轻墨的义诊室是全国各地的人关注的对象,警局立刻派人着手调查那人,没想到此人贪墨成性,竟然暗中贪赃枉法了不少钱,连法官大人都震怒了。人人都道东方轻墨公私分明,大义灭亲,贪墨之人是卫又暖的远房亲戚,他也照样送去坐牢,此等举动让人大为赞扬。

  实际上东方轻墨,她当初以为卫又暖做这些补救是因为要为她挽救她爹地的宠爱,却没想到她根本就是为了她自己,因而这次她使用了卫又暖做了坏事又当好人的办法,对她和付卫有志兄妹,一点都不觉得良心不安。

“轻墨,我是阿姨。”卫又暖焦急等待东方硕过去看她,但是无论发信息还是打电话,他都没有回复,今日她看新闻知道了东方轻墨处理义诊室的事情,着急知道她那个远房亲戚的情况,当然她更关注的是东方硕什么时候去看她,想想现在能在东方硕面前说上话的就是东方轻墨兄妹了,最近东方轻扬就是自己克星,什么事情都和自己对着干,还是东方轻墨好说话,就给东方轻墨发了语音信息。没有办法,普通的助听器对于自己根本没有用,而东方硕当时定制的那个公司,说原材料欠缺,定制好要三个月,价格上涨二倍,现在东方硕不再给自己钱了,美容院又不挣钱,真是心疼钱啊:“轻墨,阿姨知道错了,想向你爹地道歉,你和你爹地说说好不好?”

  “C市的子公司有点事,爹地今天一早就出差了,大概要过两天才回来。”东方轻墨坐在她爹地的书房,她当然不会告诉卫又暖,她今天一早特意在书房等着她爹地的,一早她就来书房找爹地,说了四少那里了解到的关于C市的事,爹地十分满意她的消息,匆匆忙忙就赶过去了。

  至于C市的事,东方轻墨只觉好运,她正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支开她爹,她爹地对卫又暖素来心软,若是卫又暖多哭几次,使个苦肉计什么的,他也许会在看他们这么多年夫妻的情分上网开一面,去看卫又暖。但是卫又暖兄妹见面的事情,东方轻墨已经知道了,对于卫有志提供给卫又暖的药,东方轻墨还在配解药,相信再过二天就完成了。

  “我听说,义诊室的事情是你自己处理的?”卫又暖眯起眼,冷冷地坐在床头盯着手机屏幕。心里突然浮起了轻舞之前所说,她不得不承认,东方轻墨和从前确实大不相同了。

  二个地方二个手机,一个说话一个打字,却让二个人总感觉,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阿姨是要来谈您那远房亲戚的事吗?阿姨觉得,若是爹地处理这事情,会轻易放过他么?阿姨不会不知道,爹地最恨的就是背叛和出卖吧?”但凡做生意的人,最怕的也都是这些。

  “这件事,等我见到你爹地,我会同他说的,你先派人去同警局说一说,把他保释回来。”卫又暖抿唇,冷声说道。

  真是天真,难道时至今日,卫又暖还以为自己会无条件的顺从她么?

  东方轻墨突觉好笑,她放下手机抬眼看向窗外,过了好久回复:“阿姨不知道么?这件事本来就是全权由我来自己处理的,就算爹地回来了,应该也不会插手管我的事情。”

  “你是什么意思?”说到这里,卫又暖终于品出了些味道,她眯起眸子,寒意渐渐弥漫在脸上,“东方轻墨,你以为你翅膀硬了,便能同我作对了?”

  过去的几年里,卫又暖对东方轻墨很好,像亲生女儿一样人尽皆知,东方轻墨冷漠无情,清高自傲,偶尔也会和卫又暖不对付,但是两人却从未有过这般剑拔弩张的时候。

  “阿姨似乎从未认清自己的身份,需要轻墨来教一教阿姨么?”轻墨站起身,走到窗边,十七岁的身子娇小玲珑,却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她缓缓朱唇轻启:“阿姨打理东方家这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为什么始终爹地不和你领证,难道阿姨心里没有谱么?若是阿姨安分守己,我爹地也好我们兄妹也好,都不会亏待了阿姨,但是若是阿姨自以为掌权东方家事几年,就能在东方家为所欲为,纵然爹地答应,奶奶也是不会同意的。

  卫又暖盯着手机,似乎药把手机瞪出个洞,寒着脸,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养在身边的小狼长大后居然会朝着自己露出尖锐的牙齿,她迅速平静下来,东方轻墨打的便是她的措手不及,所以她努力压抑自己的脾气,好声好气道:“轻墨是不是听了谁乱嚼舌根,对阿姨有所误会,从你妈咪过世之后,阿姨就将你当作亲生女儿那般疼爱,甚至疼你更甚于轻舞。”

  没错,她每每都用这样一副慈母的嘴脸,让东方轻墨觉得卫又暖是疼爱自己的,所以处处为她说好话,就是和爹地领证,也是自己为她去外婆家,帮她在外婆面前说的好话。是就是因为她一味的纵容,让她终于变成了不善与人打交道,远离了真正爱自己的人。

  “阿姨对轻墨的好,轻墨会铭记于心。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而她和她的女儿是怎么让她变成一个人被抛弃的女子,是怎么让她受尽痛苦含恨而终,那茫茫的大海,冰冷的海水她怎么能忘,怎么会忘。

  “阿姨就知道轻墨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定然是谁在轻墨面前乱说话了,轻墨一定要相信,在阿姨心里,你和轻舞还有轻远都是一样的。”卫又暖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终究还是了解她的,东方轻墨性子冷漠,却也极为单纯,早些年是因为被郁家的人保护得好,后来为了让她依赖自己卫又暖更是将她周围的信息渠道除个了干净,让她很少接触学校以外的人与事。

“阿姨对东方轻墨的用心良苦,东方轻墨怎么会不知道呢”东方轻墨一边说着话,一边轻笑,“只怕阿姨对轻舞都没有这般用心吧?”

卫又暖总觉得有些古怪,今日的东方轻墨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被一条冰冷的蛇缠绕住了脚裸,让人忍不住颤抖。

  “轻墨,阿姨是不会害你的,这次的事情你一定要听阿姨的,他可不只是义诊室的财务经理,他和不少地下银行的人都有关系,那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要是动了他,到时候吃亏的有可能是我们自己,你还是小姑娘,做事不能鲁莽啊。”卫又暖苦口婆心,仿佛真的句句都为东方轻墨着想。

  若东方轻墨不知道那人是她远亲,大概就真的要被她哄骗了。

  当然,东方轻墨不止知道这些,其实那个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以卫又暖和她那个大哥唯利是图的性格,这一次怎么会这么为一个远亲的事这么上心?要么就是她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里,要么就是这件贪墨的事她也有分参与,不管是什么原因,对东方轻墨来说都是好事。

“若是东方轻墨不听,又当如何?”少女唇边带着笑意,笑意不达眼底,更像是在挑衅什么,纤细的手指在手机上轻轻划过,一句似乎带着得意的话,就出去了。今天的夜风,特别的清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