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26又生暗计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3370 2016-08-23 20:54:02

  城南的南阳街尽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小区,在权贵和富商集结的帝都城,这样的小区比比皆是,并不会引人注意,小区的最后二排是别墅区,其中一栋别墅漆木的大门紧闭许久了,今天中午有开过门,侧门外停着一辆看起来不便宜的车子,一位妇人在佣人的搀扶下下了车子,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四周,佣人们这才赶紧拉着妇人快速地踱步进去。

  别墅里有人在等着,等了好久了。等着的人显得没什么礼貌,多看了来者一眼便带人往中厅走去。

  妇人刚要发作,那妇人身边的人便抓紧了妇人的手臂,妇人恨恨的咬了咬唇,微微跟着快走几步。卫又暖就这样悄声无息的住进了东方硕外边的别墅,被人看管了起来,至少近期不会让她出门了。

东方家的日子回归平静,接着四个孩子都要准备开学了,都在忙着完成开学前的作业和事情,东方硕已经上了大学,自然是没有什么作业,只是最近他想通了,作为东方家的长孙,为了轻墨,自己应该好好学习经济,而且他发现,商场如战场,很是有趣!东方轻墨自然是把她的义诊室和脐带血银行装修设计安排好,开学后就很少有时间回来了。东方轻远最近在轻扬和轻墨的帮助下,不但生活规律好了,身体健壮了,还跟着消化不少作业,原来大哥大姐的学习是真的好,随便什么课程都难不倒她们,而且她们讲解简单,自己一听就懂,现在东方轻远开始对学习有了更大的兴趣,更是有了目标,要像哥哥姐姐一样学习优秀!

东方轻舞就不好了,高中的作业本来就是多,刚刚放假时光顾玩了,后来又有不少聚会,最近又是东方轻墨的聚会,浪费了大部分的时间,现在是忙的焦头烂额,看到作业就是心浮气躁。

卫又暖耳朵听不到了,给儿女们打电话,沟通不了,给她们发信息,轻远还能陪着聊天,轻舞都是简单回二句就说忙,卫又暖有些绝望了。

这天晚上,城南的别墅里,避过了佣人们,迎来了几位客人。

“大哥,你终于来了!”。立在小客厅中的男子比卫又暖大了些,面上皱纹不少,容貌是和那卫又暖有几分相似,只是气质上相差甚远,多了几分粗俗。眼前这个粗鄙的男子便是她的大哥,卫又暖的妈咪也是未婚先孕,在卫家就不受重视,幸好卫有志是个男孩子,但是卫又暖又是女儿,自小便被忽略的人,要不是后来她攀上了东方硕,这会儿在卫家怕是连说话的份都没有。

  所谓可恨之人,总有可怜之处。

  卫又暖虽然机关算尽地要成为东方家女主人,也是因为从小地位连佣人都不如,她妈咪软弱,不敢争抢,被正室欺负地毫无还手之力,要不是因为还有卫又暖这个女儿,大概早就撒手人寰了,因此卫又暖拼了命想攀上高枝,为的就是能让她娘扬眉吐气。不过她从小立志不做情妇小三,似乎是无望了。

  “大哥。”现在的卫又暖早就不是年少时被家里人羞辱地不敢还口的私生女了,如今的卫家可是靠着她这个高枝,要不是她嫁给东方硕,卫家不能爬到这么高的位子。她指指自己的耳朵,拿了纸和笔给卫有志。

  “你们自己告诉夫人。”卫又暖的哥哥卫有志,怒气冲冲地指着面前的两人,不耐烦地挥手把笔纸给了他们。

  “怎么回事?”卫又暖皱眉,她认出面前这两个人是她大哥的人,原本是赌徒,输得倾家荡产之后便卖身为奴,跟在她大哥身边。

  她是极不喜欢这样的人的,她向来都不喜欢赌徒,尤其是这种将妻女都放在赌桌上的人,赌徒没有良心,自然更没有衷心,不过她大哥不信,硬要将他们留在身边,她也懒得多说。

  “昨日我们兄弟收买了一个人去东方轻墨的义诊室闹事,说他们的美容护肤品以次充好,今天早上又找了人将这件事传扬出去,谁知道早上那个包打听阿婆居然帮着东方轻墨,还带大家去正义诊室看东方轻墨为人们义诊,我们打击东方轻墨的计划失败了。”其中一个人握紧拳头,边写字,边说话,显得十分恼怒。

  这样的事换作是谁都会恼怒,原本计划地好好的,打击东方轻墨的声誉,让他们卫家的美容产品趁虚而入,占领一席之地,却没想到如今竟然横生枝节。

  “大哥你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是我通风报信?”卫又暖见卫有志斜着眼看她,便离开立刻明白他这么突然来找她的意思了,她不禁在心底冷笑,难怪卫家在她大哥手里会败成如今这个样子,一个只懂得怀疑别人,不从自身寻找问题的人,怎么可能成为成功的商人,如果不是父亲在官场混的不错,卫家早倒闭了。

  这些年在东方硕的身边,卫又暖看到了许多,他在生意场上确实很有一套,他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意见,也不会完全否认,他总是认真听取意见,小心求证,反复验证,才会作出最后的决定。

  “又暖,你现在毕竟是东方家的人,现在你自己又出了这种事,事情,就算你真的想保全自己,为东方家做点好事,讨好他们,哥哥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也要明白,你虽然在东方家,但是到现在都没有领证,到底还是卫家的女儿,卫家好,才是你的好。”卫有志冷冷地望着妹妹,即使她如今穿着华贵的锦衣,在他心里她依旧是从前那个扶不上台面的妹妹,从未改变。

  被怀疑本是一件十分恼人的事,不过卫又暖倒也早就习惯了,反正从小到大这样的事屡屡发生,不过如果他认为现在的她还是从前那个能被他们随意指责的小丫头,那就大错特错了。

  “大哥,为了卫家,你还有母亲,我做了多少对不起东方硕的事,大哥你心里清楚。我到底是偏向东方家还是卫家,大哥你应该看得到,不需要妹妹我三番五次地强调了吧?”若是还能重新来过,她绝对不会这般愚蠢,让她大哥和卫家予取予求,怪只怪她自己当初太天真,以为帮了卫家就真的是帮了她自己,如今她大哥抓着她从前出卖东方家的事威胁她,弄的她现在里外不是人。

  “又暖,你别生气,大哥自然知道你为我和卫家做了多少事,所以大哥这些年才会尽心尽力地照顾母亲,不是么?这个主意当初是你给我出的,你得帮我啊!”当初,他便是用母亲为饵,让她一步步到了现在这般无法回头的境地。

  “大哥,我现在这个情况,自保都是问题,你在这里也不能久待,你到底还有什么事?”实际上,陷害东方轻墨的主意确实是她出的,不过她早就想好了后招,到时候她给东方硕献计如何重拾义诊室的口碑声誉,一面让她大哥满意,一面又能在东方硕面前露脸,却没想到她的计划没有成功,连她想好的方法都被人用了,这下子倒是她奇怪了。

  “这次来找你,一方面是告诉你我们的计划被人破坏了,另一方面也是跟你商量一件事,我听说东方轻墨的脐带血银行快要施工了,这次工程可是巨额投资。”卫有志那双眸子里满是贪婪,“你也知道,最近几趟生意都失败了,后来吃下了城西的那家美容院,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利润,若是能得到拿到高利润的工程,别说现在周转不灵的问题,就是多买些美容院都没有问题。”卫有志之前看装修公司挣钱,就组建了一个装修公司,但是因为设计能力差,质量不好,公司运营很差。而美容院都是卫又暖喜欢的事,就是交给卫有志在打理而已。

  这才是他今天来卫又暖来的最大目的,关于东方轻墨要大投资脐带血银行的事他也是刚听说,之前从没听卫又暖提过,他心里明白她终究考虑的还是自己,并没有真的为他这个大哥或者卫家着想。

  卫又暖心下一冷,没想到她大哥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但是这次,她是决计不会让他顺心的,虽然东方轻墨最近的表现让她恼恨,但是这次的事情终究是有太多方的人都在关注,尤其东方硕投资最大,她这次成功了,东方家的声誉就会变得越来越好,要是这时卫家参与到这事当中有了任何问题定然会让老夫人和东方硕更加反感自己,他素来都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参与他的事业,她又怎么会去碰触他反感的事。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这件事我放在心上了,不过就我这个情况,有心无力,我现在连见硕一面都是困难,能见着,我才能同硕提一提。”暂时还是先稳住他,省得生变。

  “又暖,你不要嫌大哥罗嗦,你这次做的事情确实不地道!但是这次大哥一定做好这个工程,要是这件事能成,我们卫家发达了,也打响名气,到时候你再提回东方老宅的事也有点底气,不是吗?”他知道她最在意的,便是当东方家的女主人的事,见她似乎有几分不情不愿,便立刻同她分析利弊:“我让人找到了一个药,连吃十副能让男人只认你,心里只有你,你要不要?我高价买到的,试过的人都说灵验。”

“用了会有副作用吗?”

“有,会记忆力下降,甚至是失忆!”卫有志说的好听:“这样你这个东方女主人当定了不是?”

“我现在见不到他人!”卫又暖咬牙!

“这个大哥就真的没有办法帮你了。”

  卫又暖心下不爽,却又不好发作,便胡乱说了些不相关的话,便让她匆匆离去。

  “夫人似乎不太赞成这事。”

  “她当然不会赞成,风险不是一点点!”卫有志冷哼,随即吩咐身侧的人,“之前让你们办的事尽快,我卫有志想做的事,哪里容得她同不同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