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31礼服事件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3094 2016-08-26 11:02:02

  一个月的军训,所有人都叫苦连天,还好东方轻墨暑假有跟东方轻扬锻炼,体能足够,所以没有像上一世那么狼狈,除了晒黑了一些,相对轻松的应付了军训。不过加强式的训练,也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身体的释放,真的结束时,还让人有些儿留恋。尤其是老大,整个人瘦了三四圈,成了婷婷玉立一大美女。那可不是,每天训练强度大,没有零食,饭菜统一,能不瘦吗?

军训结束,宿舍里几个姑娘就建立了革命的友情。

“男生801、802、804寝室都邀请我们晚上餐厅聚餐去,老大,我们选哪一个?”虽然是用胸选择出来的老大,后来大家发现,寝室里最后拿主意的总是老大,她理智果断,并且判断事情总是有根有据,这让不想多想的老二,不会想的老三,还有不要想的老四,凡事遇上集体决定的事情,都交给了老大。

“我和老二今晚要回家,明天请假一天,明晚回来。”老大稍整理了自己的背包:“这个事情芸三决定吧。”

“你们请假?能请假?”老四又暴躁了!

“总统夫人的宴会,明天举行,我们是受邀者,报到时,向学校报备过了。”东方轻墨已经收拾好东西了。因为看懂老三、老四都是性格真爽,而且内心阳光的孩子,所以东方轻墨也直接告诉她们理由。

“切,这种宴会最没意思!”芸三真的不在乎:“假腥腥的一群人,吃都吃不饱,小四,我们俩去约805的男生吧。”

“为什么是805?不在801、802。和804当中选一个吗?”小四也没把什么总统夫人宴会放心上,自己一直大大列列的,真的让自己去参加这种宴会,可能会被憋死。

“805的有个帅哥,其他几个寝室男生没什么看头!”

“可是人家请我们的话,是不是可以让人家请得好点,我们可以多吃点?”

“你就是个吃货!吃货!”

……

老大和老二不理她们,背着书包离开宿舍了。刚刚好军训结束,又或许学校参加明天宴会的人不少吧,所以第二天学校是放假的,只是学生无特殊原因不能离校罢了。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轻墨就被佣人服侍着起床,沐浴,更衣。被老夫人请来的化妆师拉到化妆室坐下。还好,是上一次的化妆师,一回生,二回熟,东方轻墨对这化妆师十分信任,坐于梳妆镜前,就闭着眼睛继续休息了,化妆师为她梳头,装扮,化妆助理们依然来来回回忙个不停。

好一会儿,化妆师说好了,东方轻墨睁开眼睛,看到镜中的女子,精致的脸盘,因为化妆师的巧手,把原来晒墨的脸打扮的晶莹剔透,露在外面的肌肤赛雪,学校统一剪的呆板的短发因为加了个精美的蕾丝发箍,而变得调皮可爱,女孩眼睛乌黑透亮,睫毛长卷微翘,双唇晶莹水润,真真是个绝色美人,就连时常陪在她身边的奶妈,此时竟然也有些移不开眼睛。

“大小姐,衣服!”一个佣人快步走进内室,笑容满面,手中捧着一件亮光闪闪,漂亮的让人震惊的礼服。

东方轻墨今日要穿的衣服,戴的首饰,用的包包等,都是老夫人特意命人准备的,力求将她打扮的花团锦簇,高贵美丽。

佣人手中这件以轻纱为料,明珠为扣,钻石为饰的礼服,是老夫人命帝国最好的服装定制品牌赶工七天七夜,专为东方轻墨量身订制。

昨晚衣服送到东方家,老夫人让东方轻墨今早去取,可见衣服之珍贵,以及老夫人对她赴宴,期望之大。

东方轻墨刚刚换好衣服,门外佣人禀报:“大小姐,二小姐过来了。”东方轻墨还没回应,就听到声音。

“哇,姐姐好漂亮。”东方轻舞进了内室,直接奔问天方轻墨,喋喋不休的夸奖着:

“听闻帝都所有优秀的年轻人都会去赴赏花宴,以姐姐的才貌,肯定能艳压群芳,俘获众多男人的心!”东方轻舞笑的眉眼弯弯,好像她已在宴会上得到众人瞩目。

东方轻墨不急不慢的坐着未动:“妹妹太夸奖了,帝国貌美才女众多,我不过是沧海一粟,宴会,只为多结交些朋友,不为其他……”

东方轻舞暗暗撇嘴:少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打扮的这么妖精,还不是去勾引那些男人的,尤其是四少……

奶妈却连连称赞:真正的聪明人,是不会将自己的真正目的,时时挂在嘴边上的,就此事而言,大小姐比二小姐了胜出一筹不止……

东方轻墨:我是真的这样想的,真的没有其他意思……

化妆师让东方轻墨站起身,准备让她换上鞋子,再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需要补妆的。东方轻墨拎起衣服站了起来,顿时,亮钻闪闪,明珠生辉,闪了屋内所有人的眼,东方轻舞胸中怒气翻腾:如果没有东方轻墨,这件衣服就是她的,东方轻墨为何样样比她强……

“姐姐,衣服扣子少了一个!”化妆师正欲小心翼翼的为东方轻墨穿上鞋子,身侧眼尖的东方轻舞惊呼,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东方轻墨转过身,衣服的花色是老夫人特意选的,前面绣着三朵盛开的花儿,花蕊处各镶嵌着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华贵之中增添了灵气,现在只剩下两颗,花儿顿时显得失了生动,逊色不少:“这是怎么回事?”

“那三颗明珠可是老夫人特意命人寻找到的,让缝在衣服上点缀的!”奶妈也焦急起来:那是老夫人花了大手笔买的啊,明珠之大,世间少有的。

如果是一般的明珠,或许能找到其他匹配,但老夫人的明珠,都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东方家也再无相同之物,此事,东方轻墨不得不上心。

东方轻墨凌厉的目光在在场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送来衣服的佣人身上,衣服是她拿来的,她有足够的时间做手脚。

“大小姐,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佣人看东方轻墨盯着自己,吓得就跪倒在地,哭的满脸泪痕:“奴婢从老夫人那里接过衣服后,一直都是小心捧着的,绝对没有出错,内室进进出出这么多人,难保不是哪个人见钱眼开,偷偷拿走明珠。”悄悄抬头望了面色各异的众人一眼:“刚才化妆师就接触过衣服……”

“我才不会看上那什么明珠。”化妆师生气,但是不慌不忙的:这个佣人为了推卸责任,竟然将事情赖到了他身上,真真可气:“比这贵重多的东西我也没有少见过。”

“姐姐,衣服是奶奶花费很大人力、物力才做好的,少了一颗明珠,就不能穿着去赴宴了,奶奶的一片好心,姐姐怕是要辜负了……”如此一来,东方轻墨就得罪了老夫人,在东方家的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了。

拿来礼服的佣人双肩耸动,哭的十分伤心,唯恐别人听不到,大声嘶吼:“我在东方家服务才2年不到了,也是算是东方家的新人了,其他人都是在各位主人身边服侍惯了的,只有我,来东方家最晚,大小姐怀疑我也是应该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没想到其中的利害关系,大小姐还是重重处罚我吧,千万不要因为我,与老夫人失了和……”

这佣人此举,让原本怀疑她的人,有了些许松动:难道明珠真不是她拿走的……

东方轻墨柳眉微挑,真是伶牙俐齿,不但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还不着痕迹的抹黑她,若她真重罚了这个佣人,别人肯定觉得她为讨好老夫人,包庇真正的罪犯,责罚她这个无辜下的人,定然会被冠上苛刻下人的罪名,名声俱毁。

“哭什么,我又没说是你偷了明珠。”东方轻墨的声音陡然变冷,温柔的目光暗带凌厉,这个佣人全身一震,吓的眼泪也忘了流:大小姐怎么这么冷静,竟然没中她的圈套……

“衣服送到奶奶那里时还好好的,拿来这里,却少了一颗明珠,姐姐,不如将所有接触过衣服的人全部叫过来审问,如果他们不说出明珠的下落,就报警吧。”如此一来,不怕他们不招供。东方轻舞洋洋得意的献计献策。

奶妈望了东方轻舞一眼,眸光不悦:衣服送来后,一直都是她在保管,二小姐这么说,是在怀疑她偷了明珠,她可是夫人的陪嫁,在东方家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怎么会做这种宵小之事……

东方轻墨微微笑着:“就按二小姐说的,将东方家所有接触过衣服的人,全部叫来这里。”

“姐姐,衣服是你的,是你要审问人,才叫她们前来的,妹妹不敢逾越。”东方轻墨竟然把事情推到了她身上,岂不是向所有人讲明,这坏主意是她出的。

“轻舞不必谦虚,计策是妹妹出的,姐姐怎敢居功。”衣服是先送到奶奶那里的,现在也是奶奶当家,无论佣人们有没有偷拿明珠,都是对她们的不信任,也是对奶奶的不信任,就算找到了明珠,也会给奶奶留下坏印象,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东方轻舞休想推给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