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18升学宴会,再见左问天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335 2016-08-19 20:48:02

  郁家几个和宁家四少打过交道的也陪着进了大厅。宁嫣然因为怀孕了,也被勒令去大厅等待休息。

陆陆续续,好几拔同学都过来了,看到东方轻墨的样子,均惊呆了,这个只知道埋头苦读,四季一身运动服的同学,怎么能变得这么美丽?之前就听说东方轻墨创办了脐带血银行,就很震惊,但大家都知道她在医学上本就十分有研究,在学校时,或许她只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真正学习课本的内容,其他时间都在学医,所以说,虽然震惊也能理解。可是今天看到盛装打扮之后东方轻墨,却是再震动了,简直惊为天人嘛。同为学生时没感觉,现在怎么感觉人与人的差距是这么大的呢?

同学来了,自然会有佣人负责送去宴会厅。东方轻舞在宁桓宇他们进到大厅时,就想溜了,今天来的本就没有与自己认识的,虽然都是同校的校友,可是一个普通班中的垃圾班,一个是尖子班当中的战斗机班,平时在校没有任何交集。今天又不让自己请人来,没有熟悉的人,当然去找机会与四少聊聊天比较重要!东方轻舞趁人多时,就溜了。东方轻远早就站不住了,看东方轻舞走了,当然立马跑了。

东方轻扬与东方轻墨不是没看到,只是无所谓。本来让他们一起来迎宾也是东方硕希望这对姐弟俩对接触些帝都优秀的人才,不过似乎这姐弟看不上。

倒是在大厅作陪的卫又暖看到东方轻舞不在前厅迎宾而来到大厅了,心里又气又急,本来东方硕答应这宴会前和自己去领证的,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成,但好说歹说,东方硕是答应今天公开宣布,二个人正式结婚的消息的,可千万不能闹出什么问题来。卫又暖不停给东方轻舞眼色,可是东方轻舞现在满眼都是宁家四少,不停的往四少身边凑,哪里看得到卫又暖的暗示。宁桓宇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已经满脸不快,索性坐到了宁老二和宁老大中间,正眼都不瞧东方轻舞一眼。看到这情景,惹得老夫人和东方硕都一并对东方轻舞失望。当东方轻远晃悠悠的出现在大厅时,二个人更是狠狠的瞪了下卫又暖,像是说: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女!

卫又暖忙拉着东方轻舞俩姐弟到后院,一脸不愉。自己现在耳朵受伤还没有好,只能靠助听器,才能听到些声音,而且和人说话,都得比平时大声才行:“不是让你们今天好好表现么?没看到宁家和郁家的人都来了吗?”

“妈咪,宁家四少和郁家的几位不都在大厅了吗?我们干嘛还跟着东方轻墨傻站在外面迎宾呀?”东方轻舞是被卫又暖硬拽出来的,本来就不高兴,现在对卫又暖的话更不以为意。

“妈咪,站了大半天,我脚累了,水也喝上一口,我去房间休息下,才有力气应付下面的事情。”东方轻远更是甩手就走人了。他本来就想绕过大厅,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的,无奈路上遇到一个要求带路的人,就一起去了大厅。而且本来也不想带什么路的,也是想到卫又暖再三说,今天来的人非富即贵,再不然就是有能力的人,都是东方硕看中的人,对他将来也是有帮助的人,才不会好心给人带路呢。

“那你们都回房间去,去休息下,换身衣服吧。来的人也应该差不多了,你们去准备下也好!”卫又暖突然有些儿后悔,自己之前对于他们俩个太过纵容了。

这边东方轻扬正让东方轻墨回房间去换衣服,离宴会开始不到一个小时了,该到的人,现在也差不多都到齐了。

“哥,我的班主任还没有到呢,我再等会儿,不着急的。有专门的化妆师,他们动作很快的。”东方轻墨拒绝了,最重要的人还没登场,怎么好先行离开呢?虽然不愿意再见,可是更不愿意躲避,这一世,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犯我,必百倍还之。

“班主任还没有到吗?刚刚不是进去几位老师吗?”东方轻扬皱眉头。

“那其中一位是初中的班主任,我高中的班主任还没有到呢?他刚刚有电话来说,因为临时遇到一位学生特意去看他,有要稍晚点儿到。”因为胡老师确实对自己帮助很大,高中三年其他人都全力以赴准备高考,胡老师确能在知道自己研究医学时,很支持自己,只提醒自己不能落下学习。因为他们知道我对胡老师感情最深,所以选择他来推荐吧!

“那咱们就再等等。”东方轻扬也是一个十分尊师重道的人。

不一会儿班主任胡老师到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人,踏着阳光走过来,一身米白色衬衣休闲裤,说不出的飘逸出尘,黑发映着漆黑的眸子,含着一种让人沉沦的温柔,唇边总是带着一抹弧度,微笑中含着一抹深深的温暖,这人远看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

东方轻墨握紧了拳头想,这样的他,是真的出色,纵然知道他深沉的心思,纵然知道他的冷酷无情,她的心依然有着她不愿承认的悸动,这般优秀的男子,当他朝着你暖暖一笑,又有谁能抵挡得了?可是东方轻墨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心里苦笑着,她的心已经死了,在他看着她葬身海底之时,就已经死了。

“轻墨,不好意思,老师来迟了。”胡老师一身正装,虽然带着歉意却还是一脸严肃:“今天五班的左问天一大早来看我,来得突然,我也没准备,就带着一起过来了,没有关系吧?”胡老师也是知道东方轻墨不注重这些,而且也是感觉左问天确实是一个人才:“左问天,他是今年高考的理科状元,你平时不注意,可能不认识。问天,这是东方轻墨,你们认识一下。”

“你好!我是左问天!”左问天温润有礼上前跟东方轻墨打招呼:“希望没有麻烦到你们!”

“不麻烦,欢迎你过来!”东方轻扬在听到对方是高考状元时,就顿生好感。自己读书不如轻墨,所以对读书好的人,都特别有好感。

“胡老师,您里边请。”东方轻墨却再也不看左问天,直接对着胡老师说道:“谢谢胡老师您这三年来的帮助,也谢谢胡老师来参加我的这个宴会!”

“轻墨,什么时候会跟老师这么客气了?”胡老师刚刚看到东方轻墨也是惊讶的,这个学生极其聪慧,却不理世事,在校时除了学习就是学医,都不爱跟人打交道,一点儿没有豪门千金的骄气和作派,今天一身打扮刚刚自己都差点不敢认了。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培养的都很全面的:“老师我也很自豪有你这样的学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