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13继承人选拔赛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151 2016-08-17 10:46:02

  “叮叮当,叮叮当……”东方轻墨的手机响起,这音乐,让东方轻墨囧的赶紧接通了。

“轻墨,你在哪里?怎么还没回家?”一接通,东方硕着急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接轻扬的话,现在也应该到家了呀?”

“爹地,我和奶奶说过了,今天中午我和哥哥跟四少一起吃饭呢。”东方轻墨吓了一跳,很少听到东方硕这么火急火燎的声音,看到宁少擎瞪着自己,又补充说:“四少又请了宁爷,哥哥的大队长一起吃饭,我们现在还在酒店呢。”

“你说谁?谁和你们一起吃饭?”这回轮到东方硕惊住了,小声问道。

“宁少擎和宁桓宇。”听不懂么,听不懂就说名字好了,东方轻墨扁扁嘴。

“怎么能没礼貌,直呼名字,要叫宁爷和四少!”东方硕一颗老心脏抖了抖:“那你要招呼好他们,慢慢吃,回来爹地给你们报销。”

“四少请客的,不用我买单。”

“不行,哪能让四少买单,爹地给你二倍报销,你们要有礼貌,知道不?”

“好吧。谢谢爹地!”东方轻墨朝宁桓宇眨眨眼,勾勾嘴角,似乎在说:姐发财了,你买单,发票给姐回家报销,嘴里不忘说:“爹地,你刚刚这么着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东方硕被东方轻墨刚刚一打岔差点忘记了:“嗯,你卫阿姨在商场遇到歹徒,受伤了,现在在医院,你们结束后,直接来军总院。”

“啊——受伤了?严重吗?”东方轻墨是真的惊讶,这么快动手了,人都还已经整到医院了?

“不清楚,还有手术中。其他没什么,就是耳朵受伤了,具体得手术结束之后知道。”

“哦。那我和哥哥这里结束就去医院。”

“不用着急,反正你们现在过来,也是等着干着急。”东方硕本来想说,卫又暖自己的二个孩子都也还没过来。想想算了,就没说。

挂了电话,东方轻墨和东方轻扬说:“卫阿姨受伤进了医院,现在还在手术,爹地让我们吃过饭后过去。”

东方轻扬听东方轻墨的电话,也了解了大概,反正对这个女人没一点儿好感,看东方硕都不着急的样子,自己更不用着急了,应了声哦,就没特别反应了。

而宁桓宇和东方轻墨则是看着宁少擎那是红果果的崇拜。

这种眼神,宁少擎从小就看到,但今天被这小丫头这样看着,特别有成就感。

“小叔,明年的继承人大赛我去参加!”宁桓宇突然出声说道。这是当时找小叔帮忙这件事情时,小叔的条件。记得当时小叔说:“你大哥身体太差,怨不得他;你二哥智力低能,总体比不上你二堂哥;你三哥呆在军部很好;你就必须顶上,为了咱这一大家子的未来。”

“可是小叔,你一直是最强的,为什么你不上?要我去呢?我志不在此。”

“去年我率队围剿金三角毒贩时,不小心被打了一针,中了一种毒,目前没有找到解药,或许我什么时候就走了,不能陪着你们一直到长长久久的。以后咱这一派,还得你们去守护。”

宁家每五年举行一次继承人大赛,20周岁以上的男性宁家人都可以参加。每任总统都从继承人大赛获优胜者当中培养和选拔出来的。自己志不在此,但大伯家几个堂哥蠢蠢欲动,大伯一向与自己家不和,为了一家子的未来,自己四兄弟是一定要有一个接下任总统的。

本来东方轻墨找自己帮忙时,是可以找几个哥哥帮忙的,但是卫又暖找的是国际顶极的杀手组织,思虑来思虑去,都没有一个能全身而退的方案,明年又是继承人选拔赛,不能在这个时候出问题,才找到小叔帮忙的。但小叔今天的表现,让自己真的感受到,什么叫真正的实力,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所以不害怕那选拔赛前进行半年魔鬼式的训练,但是为了让自己更强大,能让自己想保护的人不受伤,那就必须接受。

“嗯,好。那明天我先给你做个训练方案,我会让赵刚训练你。你在你大学边上租个宿舍,方便训练!”宁少擎点点头,马上做了决定。

赵刚,那个小叔的副手,万年面瘫!能不能反悔的说!算了,宁家的男人,就该有个宁家人的样子。还有,虽然很想轻墨做自己的妹妹,但如果说小叔喜欢,当婶婶也是可以的。可是小叔的情况……没事,真有事,以后自己继续来照顾轻墨也是一样的。

“我能一起吗?”东方轻扬倒是很羡慕,主动邀约:“我是四少的学长,在同一个学校。我可以租个房子在四少旁边!”能得到赵副队的亲自指导,那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呀。

“好,我租个大的房子,咱俩一起住就行。”有个人陪同,倒也不错,宁桓宇乐的答应了。

“也行。”宁少擎倒也没反对,光靠宁家自己的人肯定是不够的,还是要培养些忠实的力量。

其实四个人都吃的差不多了,东方轻墨和东方轻扬告辞起身准备去医院。一行人,来到楼下,东方轻扬去车库取车了,宁少擎轻轻对东方轻墨说:“那个女人在洗手间被打晕,耳朵里灌了一剂水银。因为被人发现的晚,救治不了,肯定是失聪了。”

听到这话,宁桓宇很想给小叔点一万个赞,当时轻墨和自己说要卫又暖的一只耳朵。还以为要割下耳朵,这失聪,不是更好的回报吗?如此简单!

轻墨想起曾经看过的《哈姆雷特》其中一段故事,是这样的:“……当我按照每天午后的惯例,在花园里睡觉的时候,你的叔父乘我不备,悄悄溜了进来,拿着一个盛着毒草汁的小瓶,把一种使人麻痹的药水注入我的耳腔之内,那药性发作起来,会像水银一样很快地流过全身的大小血管,像酸液滴进牛乳一样把淡薄而健全的血液凝结起来;它一进入我的身体,我全身光滑的皮肤上便会立刻发生无数疱疹,像害着癞病似的满布着可憎的鳞片。这样,我在睡梦之中,被一个兄弟同时夺去了我的生命、我的王冠和我的王后;甚至于不给我一个忏悔的机会……”虽然那是毒草汁,水银只是用来形容灌注的手法,但是光想想就感觉好恐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