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15搏可怜,妄想转正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129 2016-08-18 10:46:02

  卫又暖整整对着东方硕哭诉了一整夜,东方硕感觉自己有些头重脚轻、头昏脑涨了,糊里糊涂的答应在东方轻墨的升学宴会之前领证,并在宴会上为她正名。家里佣人过来后,东方硕揉揉眉头,坐上老金的车,车子刚启动就睡了过去。

而当东方硕离开后,卫又暖立即就换了脸,疯狂地将佣人刚刚拿来的东西从桌上扫到了地上,发出刺耳的破裂声,嘴里不停地骂着各种脏话。佣人早早缩到了墙角边,不敢抬头。而刚刚进来的东方轻舞听着卫又暖充满愤恨和怨毒的话语,配合卫又暖因哭了一夜而红肿的眼睛,还有那因愤怒和刚刚的大动作而引起如同煮熟的虾子似的脸,看起来竟有恶鬼般吓人。东方轻舞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心口噗通噗通的跳,生怕会被迁怒,这样的妈咪太恐怖了。

忽的,卫又暖转过头发现东方轻舞害怕的站在门口,赶紧收了收情绪,是自己大意了,昨天被东方硕看到自己这个样子,现在又吓到了自己的女儿,心想:冷静点儿,冷静点儿,无论怎么样,都不能急于这一时,多少年都忍下来了,不是吗?看着自己已突显妖娆的女儿,卫又暖露出欣慰的笑容。

“小姐,您过来了。”躲在角落的佣人向东方轻舞问好。

“妈咪!”东方轻舞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为何过来的了,跺了跺脚:“你知道不知道,你说爹地订制的As项链套装是给我的。但是现在却给东方轻墨了,妈咪,那是我的,我的!我的礼服、鞋子可都是和那套项链配套的,你倒是快想想办法呀!”

卫又暖看到东方轻舞嘴巴一开一合,跟自己说着什么,可是自己一点儿也听不到,眼泪忍不住又开始掉了。

“小姐,太太她现在听不到了,您得打字给她看。”小佣人提醒道:“这是老爷刚刚交待过的。”怕二小姐发脾气,马上补充道。

东方轻舞哼了一声,拿出准备好的IPAD,刚刚一着急给忘记了,走到卫又暖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开始打字。

卫又暖对于女儿过来看自己,不问自己的病情,就关心她那个钻石项链虽然有些心冷,但想到东方轻舞的脾气,也理解,毕竟那是轻舞和东方硕磨了好久,东方硕才答应的,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现在给别人了,她肯定接受不了。不得不止住眼泪说道:“还能怎么办?现在东方轻墨兄妹得你奶奶和爹地的欢心,如今我又不清不楚的受伤了,什么时候能恢复都不一定,我能有什么办法?”卫又暖咬牙切齿的说:“是我小瞧了东方轻墨,原本以为她是个好拿捏的,谁知道她现在变得如此有心机,不但躲过了我的算计,还是克我的!”原本以为东方轻墨只会学术不理其他事情,便让她随便嫁个人,随便的过一辈子就好了。只要解决了东方轻扬,这东方家就真真正正成了自己一个人的了,可是谁知道东方轻墨竟然变得如此精明起来。

东方轻舞一听,不乐意了,打字道:“妈咪,当然可是你说,要让我在这次宴会上打扮得美美的,一定要胜过东方轻墨,让其他女人都羡慕的。现在我按你的要求,每天练习舞蹈修身,为控制体型,都好些天没敢好好吃饭了。现在项链说给东方轻墨就给东方轻墨了,那怎么成?你不想我征服所有来宾吗?还有四少!”

卫又暖恨恨道:“你以为妈咪不想吗?可是事情必须是一件一件地办才能办好。妈咪昨晚已经说通了你爹地,最近他就会和我去领证,而且还会在这次东方轻墨的宴会上,公开表示,我是你爹地法定的妻子。这样,妈咪也是有继承权的。”

东方轻舞一脸期待,想到自己以后可以和东方轻墨平起平坐,也是高高在上的东方大小姐了(其实她现在享受的待遇一点儿不比东方轻墨差,只是他们母女几个心里一直放不下,不平衡之下,心里有着一根刺。)

“所以宴会之前,我们要忍耐,不要让你爹地为难或是生气了。”卫又暖想着自己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东方硕身边,对别人介绍自己是他的妻子,可以不再受圈子里一些太太的排挤与嘲讽,真是越想越美,但不忘提醒东方轻舞:“项链既然你爹地给了东方轻墨,妈咪定的那套就给你吧。还有,你让你弟弟赶紧回来,收收心准备参加宴会,不要出什么错,让他们那俩兄妹抓住什么把柄。关键时期,我们小心为上。”

东方轻舞知道卫又暖订的那套首饰可是花了大价钱的,比爹地给自己定的那套还昂贵,那是卫又暖准备自己转正时,办个盛大的宴会,那时她自己戴的。或许款式上稍显成熟,但是想到那些大大的亮闪闪的钻石,东方轻舞还是很满意的。

东方硕睡了一路到家,洗洗换身衣服,人清醒了不少,坐在书房,突然想念起前妻郁馨香,那个真正温婉的女人,那一张如玉般的容颜。当年自己事业略有小成,与她也是情投意合,本是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等到儿女都成了家,他便辞职回家,陪着她,快快乐乐地过日子的诺言。但是那个时候,外面的诱惑实在太大,想爬上自己床的女人太多,卫又暖就是其中一个,轻舞的出生是个意外。当卫又暖抱着孩子哭着哀求到东方家时,也是迫于老太爷不想东方家孩子流落在外的压力,而收留了她们母女俩。

却不想郁馨香因为这个事情一直郁郁寡欢,强颜欢笑,后来身体渐渐虚弱,直到后来遇难,都没看到她真正的笑容了。东方硕知道,这是他自己造的孽。自从郁馨香过世后,东方硕开始也是对卫又暖很冷漠的,但卫又暖始终安分守己,温柔体贴,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才渐渐对她有了好感。但现在,东方硕却觉得十分奇怪,卫又暖真的是温婉贤良的女人吗?

还有卫又暖那个父亲卫正书,对于他的秉性,东方硕是不赞同的,虽然卫正书现在做到副市长,但就他那钻研逢迎,不讲仁义的性子,迟早是要吃大亏的,所以一直以来就不愿意跟他过于亲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