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11应该是受委屈了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734 2016-08-16 10:34:02

  东方轻扬平时还能逗东方轻墨几句,但是这样子的妹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应付,尤其是在自己崇拜偶像面前,只能眼巴巴的求助于全能的偶像宁队长了。

“应该是受委屈了!”宁少擎拧着眉头说道,声音低沉悦耳。

东方轻墨发觉听到这个声音,这声委屈,心里真的有了委屈的感觉了。这时不能让自己出丑了。默默稳定了情绪,悄悄的站直身体,抬起头来看向刚刚出声说话的人。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他有着军人特有的气质,庄重而冷峻,沉着而内敛,一头短发,配上他那种充满中国军人特色的国字脸,显得干净而利索。尤其是这双睫毛很黑的眼睛,虽然不大,却是藏锋卧锐,流露出一种机警、智慧的神采。像是能看透人心。这人是谁?东方轻墨搜了下自己的记忆,不管今生还是前世,都没有这个人的信息。

却不知道,她刚刚这一抬头,给了这个优秀的军人多大的吸引力,只见皮肤细润如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直击男人心底那最柔软的部分。

东方轻墨看到男人突然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眼瞳里闪过点点的,碎碎的流光,好像发现了心动的猎物,正奇怪着。

“啊?受委屈了?”东方轻扬不干了,大喊一声:“轻墨,你说,谁让你受委屈了?”

在场的另外二个男人都不约而同的皱了下眉头。

“啊?”轮到东方轻墨一惊,本想说没有的,想了想,连忙瞪起眼睛说:“嗯,真是有人让我受委屈了。”

“谁?我削他去!”东方轻扬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

“就是奶奶啦,让我穿成这样。不但是今天,以后也得穿成这样。我好委屈呀!”

“你——”东方轻扬牙痒痒:“这衣服,我去年买给你的,你今年不穿的话,以后就穿不着了。是该听奶奶的话。穿成这样,多漂亮!”

“哼,你也欺负我——”东方轻墨作势都打东方轻扬。

“哼!哼!”宁桓宇不干了,这二人,把自己给忘记了是吧?

“四少,谢谢你送我妹妹过来!”东方轻扬听到,揉揉东方轻墨的头,马上收住。他这一动作,又让在场的另外二个男人眼馋了。

“我和二哥,今天请轻墨吃饭,所以你和轻墨跟我的车回城,吃过饭后,再送你们回去。”宁桓宇贵公子气质无疑,说出来的话,似乎容不得其他人拒绝:“正好我小叔要去你们东方家方向办事,让你们家司机送他一程吧。”

“哦。好的。”虽然东方轻扬很不明白,部队那么多车,首长要出去办事,还得搭其他人的便车吗?可是,看到宁队长都点点头,再有问题,也不问了。

东方轻墨听到宁桓宇叫这个男人小叔,惊讶了,这就是帝国的战神啊,22岁代表帝国出赛M国国际军事大赛就拿到冠军杯,连续拿了三年后,似乎是感觉没有意思了,就训练特种作战部队,参加团体赛,听说已经拿了一个团体冠军奖杯了。所以,所有军人都希望进他的部队。更是听说各犯罪分子,再狂妄自大的,只要遇上他,都只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份。更夸张的是后来,那些犯罪分子一听抓捕他们的是战神宁少擎,就主动绑了自己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了。

东方轻墨暗暗的再打量了宁少擎一番,可惜上一世,这位战神不是战死沙场的,而是年纪轻轻病故的。他的那个病,什么病来着?嗯,后来自己也是研究过,要是真的好好治也是有办法的。呃,是不是能和战神打个商量,做个交易之类?

三个大男人看着东方轻墨对着一个男人好像很有兴趣,甚至释放出狼一样的目光,让三个男人同时咽了咽口水!

东方轻扬心想:妹妹呀,那是战神,只能远观,神一样存在的人,咱不能犯错误啊!

宁桓宇心想:妹妹呀,那是咱们小叔,辈分不对,我们家哥哥排队让你选,咱不能犯错误啊!

宁少擎笑出声心想:好,好,好,我看上你,你也刚好看上我,看来真的是命中注定的事。现在或许彼此之间只是相互欣赏,将来会有更多的美好的。

东方轻墨听到笑声以及宁少擎玩味的眼神,再看看其他二个人,呃,貌似有点误会了。不过自己的想法跟他们误会差不多,就不用解释了。宁少擎坐上东方家的车,那么今天的事看来就是战神出面解决了,那肯定是万无一失了!真好!东方轻墨对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十分信任!

“轻墨久仰战神大名,十分景仰。希望战神要是忙完事了,过来和我们一起吃个饭,不知道轻墨有没有这个荣幸?”东方轻墨微微一笑,轻轻柔柔的声音,甜甜的说道。

“好!”不管另二个快掉了下巴的人,宁少擎很是受用来自东方轻墨的主动,爽快的答应了:“那我先出发了,早些结束,可以早些和你共进午餐!”帅气的走到车子旁,钻进老金已经拉开的车门。

“谢谢您接受我的邀请!您慢走,祝您一路顺风,办事顺利!”东方轻墨在老金关上车门前微笑着说道。

这狗腿的样子让东方轻扬和宁桓宇的三观全毁了。

看到宁少擎的车子远去了之后,东方轻墨率先上了宁桓宇的车,东方轻扬和宁桓宇才回神过来,摸摸鼻子,跟着上了车。这回是东方轻扬开的车,哪能让总统家的四少当自己的司机不是?

“轻墨,那是我小叔,是小叔!”宁桓宇是忍不住了,刚刚的情况有些让人感到烦躁。

“我知道,你刚刚叫他小叔,我听到了。”东方轻墨已经恢复冷冷清清的样子了。

“你不会真的对我小叔有想法吧?”

“好像是的。”

“不行!”车上二个男人惊了,同声说道!因为东方轻扬的激动,车子就地打了个偏。吱,一声,车子靠边停下。

“四少,我先轻墨聊会在走!”东方轻扬发现自己头上冒汗了。

“嗯。”

“轻墨,你太小,还不到谈恋爱的时候!”东方轻扬看看轻墨,今天的打扮看着长大了不少,但是还是太小啊:“你才十七岁,周岁才十六。你不是说,学业有成之前不会考虑结婚的吗?”

“哥,我现在只是看中一个人,恋爱都没有开始,你哪里就想到结婚了?”东方轻墨好笑,看来东方轻扬无论何时都还是个妹控。

“战神很好,但是不适合谈恋爱。”东方轻扬挠头,原来讲战神的事情给轻墨听时,她不是总是表现不耐烦吗?什么时候开始景仰了:“你看,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们队长他不喜欢女人!”

“不喜欢女人?”这回换东方轻墨惊了。

“对,我家小叔真的好像不喜欢女人!除了我们家里二个女人,我奶奶和我妈妈,没有第三个女人能走近我小叔。”宁桓宇听到东方轻扬这么说,赶紧点头称是:“之前有想靠近我小叔的,都被他踢到三米之外了。所以你看,我小叔今年二十八了,都没有女朋友!”

“对呀,小妹。宁队大你11岁呢,年龄大太多啊!”东方轻扬看到东方轻墨动摇了,赶紧补充!

“年龄不是问题,就是他要是真的不喜欢女人,我倒要再想想了。”

“我家还有二个哥哥,再不行,不是还有我嘛,我们随你挑啊!”宁桓宇看东方轻墨重新考虑这个事情了,松了一口气。当嫂子或是当老婆,都比小婶婶好啊!太惊悚了,有没有?

“四少,我妹妹还太小!”东方轻扬头疼了!

“难道你想让我小叔当你妹夫,喊你一声哥哥!”宁桓宇不爽了!

这话一出,车上的三个人都脑洞大开,想象了一下宁少擎喊东方轻扬哥哥的样子,都齐齐地打了个颤!好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