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14愤恨,卫又暖失聪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579 2016-08-17 20:46:02

  卫又暖醒来,感觉周围安静得没有声音,这种安静,让人从内心里感受到了惶恐:“来人,来人,来人……人都死哪里去了?……”卫又暖恶狠狠地喊着,确发现,不知道是自己没有发出声音,还是真的进入到无声世界了,一点儿没听到自己的声音。却似乎看到了那个短命的郁馨香对着自己得意的笑。

卫又暖一阵不安,止不住心里的不甘和愤怒,猛地坐起身来,看到床头的瓶瓶罐罐,直接伸手甩出去,摔了满地的东西。可是像看无声电影一样,东西都碎了,可是没有声音。卫又暖又慌又怕,把房间里的东西都砸烂了,就是没有听到一点儿声音。砸累了,卫又暖瘫坐在床边,脑子一片空白……

东方轻墨进了房间,扶正了墙边上的椅子,坐下,静静的看着卫又暖。卫又暖每天就是睡觉都要把自己打扮的一丝不苟,这么狼狈不堪的样子真的要好好看看。之前只是偷偷给她撒了点迷药,让她不要醒的太早。东方家的人都养尊处优惯了,这陪夜就一个一个吃不消了。自己拉着哥哥留下来,既给奶奶和爹地留个好印象,更是为了看看卫又暖醒来的样子。这才刚刚开始。好一会儿,东方轻墨回神了,慢慢把手里的矿泉水到了些在手上,又轻轻地拍在脸上,头上,衣服上,衣服又揉皱了些,用手耙了许些头发下来。这才站起来走近卫又暖,轻轻拍了拍她。卫又暖突然感觉自己后面有人,吓了一大跳,直接就蹦了起来,再看到是东方轻墨后马上就愤怒了,开始大骂,看到东方轻墨面无表情,对自己充耳不闻的样子,嘴角扬起的笑意像是在讽刺她,卫又暖更是暴躁了,伸手抓住东方轻墨伸手就是一个巴掌,“啪”的一声,极其响亮,但是卫又暖一点儿感觉也没有,这一巴掌打出后心情变好很多,反手就想再打,手刚刚伸出,就被人抓住拧到了身后,顿时痛楚传来,手臂像是要断了。“啊--”的大叫起来。过了会儿抬头看到是东方轻扬,卫又暖一怒,又开口大骂:“贱人,贱人,贱人生的贱人,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跟在身后的东方硕刚刚进门时就和东方轻扬一起看到卫又暖打了东方轻墨的那一巴掌,现在听到卫又暖的谩骂,再看看被砸烂了的房间,和被打地狼狈东方轻墨,本来想让东方轻扬动作小点的话又咽了回去。

卫又暖骂了好一会才感觉到不对劲,转头看到东方硕,又慌又着急,但是手臂真的好痛:“硕,让轻扬放手!我的手要断了。”

“轻扬,轻墨,你们辛苦了,也该累了,先回去休息吧。你们阿姨我来照顾。”东方硕也是疲惫不堪了,下午开始在医院等了大半天,虽然很累了,但是晚上到家还是处理了一些今天紧急的工作,洗洗刚刚睡下不久,轻墨就来电话说卫又暖醒了,但是情绪不好,二个孩子搞不定。所以又匆匆忙忙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室狼狈,看到卫又暖对自己的孩子又打又骂,说不气人是不可能的。但是想想她刚刚受到这么大打击,还是可以理解的。

“那爹地,我和哥哥先回去了。”东方轻墨拉拉轻扬的衣服,让他跟自己走。东方轻扬现在很生气,但是看了看东方轻墨,还是放了卫又暖的手:“轻墨,你受伤没有?被砸到了吗?”

“哥,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们先回家,我累了。”东方轻墨摇摇头,拉着东方轻扬的手:“我们回家吧,这里有爹地就好了。”

“好吧,我们回家。爹地,我们先回去了。”东方轻扬看轻墨真的累了,就拉着她的手准备回家。本来如果不是因为轻墨坚持,自己才不会留医院给卫又暖陪夜,怎么看这个女人受伤都是活该!

“轻墨,委屈你了。爹地前二天定制的As钻石项链适合你,明天我让老金给你。”东方硕拍拍扒在自己身上哭的卫又暖,转头和东方轻墨说:“回去好好休息!”这二个儿女真的是优秀,卫又暖受伤了,陪着的是他们,现在受了委屈也不多说。看看卫又暖生的二个孩子,一个认为自己的美容觉比较重要,而且医院这种地方,大小姐是住不习惯的,所以早早回去休息了;一个接到电话就没有回来,只为了玩。

“爹地,你和阿姨等会儿也早些休息,您也辛苦了。”东方轻墨暖暖地说道,心说今晚你们想睡觉是不可能的了,卫又暖睡太久了,又遭这变故,如果不打镇静剂,直到明天晚上,她都不会想睡觉的,精神还会特别好。

“好的。”东方硕挥挥手让他们赶紧回家去。东方硕看自己的衬衣已经被卫又暖的眼泪打湿了,皱起了眉头。应该硕东方轻舞的洁癖就是遗传东方硕的,所以东方硕看到哭和不停的卫又暖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的房间,太阳穴开始隐隐作痛。

“东方先生,东方小姐让我们过来打扫房间,您带东方太太到走廊先等下,我们很快就结束。”这时医院二位护工推着保洁工具进了房间。

“好的,谢谢你们!”东方硕松口气,这个女儿就是贴心。卫又暖毫无感觉,东方硕拉了好二下,卫又暖才太脚跟着走出房间。

“硕,我是怎么了?怎么?”卫又暖又哭不停,在走廊上声音显得特别响亮,东方硕怕大晚上的影响到其他人,捂住卫又暖的嘴,拿出手机打字:“你的耳朵受伤了,暂时听不见声音了。你现在不要哭,很晚了,会影响其他人。”

卫又暖看到自己听不到声音时,激动的哭的更大声了,口水鼻涕眼泪糊了东方硕一手,但是不想闹到人尽皆知,还是捂住卫又暖的嘴不放。

右手继续打字道“会医治好的。你现在哭,这里的人都会吵醒,知道的。”

卫又暖明白其中的意思,现在自己已经知道是在军医总院,这里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人,闹大了首先就是对自己名声不好。就止住了哭泣,可怜巴巴的看着东方硕。

东方硕看到卫又暖不哭闹了,就把手放了下来。打字:“我把手洗洗过来,坐这等我!”

卫又暖点点头说:“好。”可能因为失聪,卫又暖现在说话的声音特别响亮,吓了东方硕一跳。

二个保洁人员工作十分高效,东方硕还没有回来,就打扫好了,并换了新的床单被套。二个人出来只看到卫又暖,因为只是保洁护工,她们并不知道每个病人得了什么病,二个人微笑打招呼:“卫太太,房间打扫好了,您请进。有其他需要时,您按铃就好!”

卫又暖看着她们,不知道她们说的什么,看到二个护工年轻漂亮,还笑的那么灿烂,这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你们俩个,事做好了就走,在我面前晃悠什么!”

二个护工也是吓到了。

“不好意思,我太太受伤,心情不好,谢谢你们!”东方硕回到走廊就看到这一幕,小跑了几步过来解围。

“谢谢东方先生,我们先走了!再见!”护工两人感激的谢过东方硕,推着车就走了。进来的人脾气大的人多了去了,不过一直听说东方家的夫人温婉优雅,没想到也是这样的,啧啧

这时的卫又暖看到东方硕对二个小姑娘和颜悦色的样子,心里更是生气了。可是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握握拳头压了下去。

东方硕拉了拉卫又暖,让她跟自己进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