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8永远的小三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329 2016-08-15 10:28:23

  “给轻墨准备至少三套衣服,定制,要独一无二的。首饰也要准备三套。”东方硕继续说着:“轻扬过二天就从部队回来了,肯定赶上。让轻远也马上回来,他那什么夏令营,纯粹就是玩,早回晚回都一样……”。

这时的东方轻舞真的妒忌的红了眼。刚刚才让自己少花钱,为什么到东方轻墨头上凭什么就要独一无二的?卫又暖看从来不操心这些事的东方硕不停的安排这次宴会,心里酸酸的,而且在东方硕的眼里自己的儿女总是不及宁馨香生的,更是心里憋屈,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

东方轻墨很满意看到这样的现象。饭后主动陪着老夫人在院子里走走。

“轻墨长大了,马上要上大学了。”老夫人打开话题,东方轻墨从她深沉的眼眸中看出,她要说的话了。果然……

“轻墨,你母亲已经过世十多年,你与你大哥现在都很有出息了。”老夫人和颜悦色说的不紧不慢,轻墨就听着,也不搭话。

“你卫阿姨来我们东方家十年多了,虽然比不上你妈咪,却是精明能干的,十年来,将家里管理的井井有条,待你们不错,况且你的弟弟妹妹也都长大了,我们东方家该给你卫阿姨一个真正的名分了。你抽空去趟你外婆家,通知她知道,让她放心……”

原来都决定好了的,老夫人不是来征询东方轻墨的意见,只是告诉她一声,她要有真正的后妈了:“奶奶说的是呢,卫阿姨的确贤良淑德,我这二天就去外婆那里,和外婆好好说说……”爹地和卫又暖领证的最大原因,不是她多么聪明能干,而是她有一个刚刚做副市长的爹。不然东方硕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怎么会有领证的想法?

“老夫人,您该喝药了。”老夫人的陪护柴妈妈走过来提醒,老夫人轻拍额头,目光慈爱:“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时间……”老夫人每天定时睡觉,睡前一个小时要吃一份补药,这药还是东方轻墨开出的单子。

“奶奶身体要紧,千万不能耽搁了喝药。”东方轻墨微笑。

老夫人走后,东方轻墨松了口气,闭了闭眼睛,疲惫道:“奶妈,我累了,想休息了。”

奶妈赶紧上前二步,看着脸色发白的小姐心疼,极其小心的扶着东方轻墨回到卧室,让她躺下,盖好被子,仔细叮嘱道:“大小姐,奶妈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您直管吩咐。”

见东方轻墨点点头,美丽的小脸透着疲惫,奶妈悄声退出内室。

整个房间只剩下东方轻墨时,她睁开了眼睛,目光望向头顶帐幔,思绪翩飞:十几年前,郁馨香是总理府小女儿,与东方硕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卫又暖则是某个芝麻官家的孩子,身份低微,设计了东方硕,偷偷生下东方轻舞。

十一年前,郁馨香带着东方轻扬去度假,遭遇突发的集众暴乱,妈咪一去不回,在车底下发现受伤的东方轻扬。

这次暴乱历经大半年方才平定,东方家,总理府的人都以为郁馨香是被乱军所杀,就没有继续追究。如果东方轻舞没有告诉东方轻墨真相,她也想不到他们两人并非死于暴乱分子之手,而是被卫又暖买凶所杀。

十一年前的卫副市长只是芝麻官,卫又暖就算觊觎东方硕妻子之位,也绝不敢动母亲与哥哥。

卫又暖敢胆大包天的买凶杀人,原因只有一个:卫又暖知道那天会有暴乱,也就是说,卫又暖,或现在的卫副市长,曾是暴乱分子的人,知道暴乱的具体时间,她有足够的把握将母亲与哥哥的死推的一干二净。

据说当时,总统到现场进行演讲,有暴乱分子暗中刺杀总统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卫副市长奋不顾身为总统挡下一枪,救护有功,从芝麻官平步青云成为现在的副市长。

仔细想想,这些事情确有蹊跷,但事隔多年,就算有证据也被销毁,想查清事情真相,为母亲报仇,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上一世,在东方轻墨的宴会上会发生一件让自己名声扫地的事,也因为这件事,开始自卑,远离了交际圈和那些关心自己的人。卫又暖却因此有功于东方家,马上成为了东方家真正的女主人,东方轻舞名声美扬。

今世,东方轻墨一定要更改那件事情,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同时,绝不让卫又暖扶正!永远的小三是最适合她的。

卫又暖送东方硕去了书房,就来到了东方轻舞的房间。东方轻舞和东方轻远的房间在暖园,这是东方轻远出生后,东方硕命令新造的,在主别墅的东边。西边的是宴会厅和多功能厅,健身房。

卫又暖快步倒了暖园,坐在小客厅的桌前,饮下一杯香茶,面色阴沉。东方轻舞半躺在沙发上,穿着桔黄对襟小开衫,下着同色兰花裙,大波浪卷发嵌着粉晶蝴蝶发夹,低头玩着手机,见卫又暖面色不好,便摆手挥退客厅的佣人:“妈咪,不要生气了。我也气东方轻墨的好运气。那么高摔下来没死又没伤,就连毁容都没有。还让小公子喜欢……”

“东方轻墨……”卫又暖看着生的极美的女儿,虽然比东方轻墨小一岁,却是比东方轻墨发育还好,就是个子没有东方轻墨高,但已经1米六三了,还能长二年,或许就有东方轻墨高了。轻抚着胸口,让气更顺些。

“东方轻墨她又怎么了?”东方轻舞现在是对她恨的牙痒痒。

“她这次受伤后,好像变了,有些心机了。最近你好好上舞蹈课,不准出去玩了。不管是谁请来的,这次宴会我们都是主人家,照样可以让你大放光彩。”。

“知道!”东方轻舞口中答应着,心中却不是太相信卫又暖之前的话:东方轻墨什么性子她比卫又暖清楚,除了上课就是医学,连和其他人多说二句话都不愿意,会有什么心机……

“舞儿,最近几天你练习下正规交际礼仪,不单单是这次宴会,半月后总统府的宴会,你都要好好表现……”

“真的?我不是没满十六周岁吗?”东方轻舞的眼睛闪闪发光:结识豪门高干青年才俊可是东方轻舞梦寐以求之事。

“妈咪何时骗过你!妈咪不会让你落后那东方轻墨的。。”卫又暖自信满满:“不过,这次一定要东方轻墨出丑,才能让你替代她参加今年的总统府宴会。”她是东方家大女儿,总理府的外孙女,过人的学识,有她在,舞儿就不会受到太多人关注……

“妈咪可是有对策了?”从小到大,东方轻舞非常讨厌那个处处比她强的东方轻墨,只要东方轻墨在的地方,她永远都只能做陪衬。

“暂时还没有。”卫又暖的嘴角轻扬起一丝几不可见的冷笑:“不过,还有半月时间,总会想到办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