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5看透人心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161 2016-08-15 10:28:23

  上一世,东方轻舞将过错推到了奶妈身上,甚至连东方轻墨都将自己的狼狈怪罪到了无辜的奶妈身上,这个打小伺候她的奶妈就这样被送走了,后来还是外婆让人把奶妈送了回来,那次的事让他们主仆二人产生了间隙,以至于后来许多事情,奶妈明明看透了,也不再和轻墨说了。

  这一回她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算盘,又岂会如他们所愿,让事情这般发展下去呢?

  奶妈跟在东方轻墨身边多年,她从前不懂得利用手里的资源,但是现在已经和从前不同了,她早就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教唆挑拨的东方轻墨了。

  “卫又暖,你当郁家人是摆设吗?”郁嫣然倒不是为奶妈求情,反而她对东方轻墨刚才的那一眼很感兴趣,她一直以为东方轻墨极为单纯,没有九曲八弯的心思,但是刚才那一眼却推翻了她对东方轻墨的认知,她很确信东方轻墨在暗示她出手救奶妈。

  她为什么不自己救人,反而要迂回地让她来开这个口?郁嫣然心中略有疑惑,淡淡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奶妈,这是个极为忠心的人,为了陪伴姑姑,至今未嫁人,无儿无女,一直把轻墨和轻扬当成亲生儿女对待。

  “表小姐为什么这么说?”卫又暖纵然是半个主母,却到底不是当家的,在身份上依然是个外人,郁嫣然是郁家女,身份地位等同于代表了郁家人的立场,在郁嫣然面前,她半点都不敢露出平日里的干练精明,反而慈爱地望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轻墨失足跌湖,如今解雇从小陪伴她的奶妈,若是这件事传扬出去,外面的人必定会说东方家大小姐心狠手辣,连伺候自己多年的奶妈都不放过。再过几个月东方轻墨就要进入医学院了,这样的流言蜚语对她的名誉损害极大,所以此事,还是低调处理为好。再说了,轻墨她们上塔时,奶妈她们肯定不会跟在身边,如何就能发难于奶妈?”郁嫣然平静地看着卫又暖,语气不卑不抗,没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反而落落大方地侃侃而谈,言辞利落,一针见血。

  卫又暖神色一顿,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东方轻舞,又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奶妈,眸光流转间淡笑浮起,点了点头,“还是表小姐思虑周全,那么以表小姐来看,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既然是轻墨的奶妈,就算出错,也等轻墨身子好了再自己处理吧。”郁嫣然微微偏头想了一下如是回答,随后又对东方轻墨说道,“表姐这样做,轻墨你觉得如何?”

  无人知晓东方轻墨的心思,长长的刘海将眼底的阴影敛去,过了一会儿她才点了点头,“表姐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大小姐如今不惩罚你,并不代表你没有错,扣三个月的工资,好好反省。”郁嫣然挥挥手,奶妈便满口感激地离开了东方轻墨的卧室。

  东方轻舞坐在一旁,抿紧了唇,眼神十分复杂,时不时地抬头望一眼东方轻墨,又望一眼郁嫣然,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若是从前的东方轻墨哪里会这么简单地任人粉饰太平,她的性子素来霸道,别人敬她一尺,她必还人一丈,从来都不是肯吃亏的主,尤其认定是自己推的她,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

  不过不管她心思如何纷乱,东方轻墨都一脸淡然,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想法。

  东方轻舞第一次发现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竟然会有一天让她看不透猜不懂,这样的感觉令她心惊肉跳,总觉得有些事已经在慢慢地失控,脱离轨道,可是她却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有些头晕。”东方轻墨抚了抚额头,面色难看,似乎真的很不舒服。

  “那你好好休息,等你睡醒了再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郁嫣然心疼地扶着她躺下,为她掖好被子,温和道,“你再睡一会儿吧。”

  只一会儿,东方轻墨便进入了梦乡,二夫人和东方轻舞一起离开了内室,倒是郁嫣然若有似无地扫了一眼沉睡的东方轻墨,眼底闪过一抹狡黠,最后也同她们一起离开了她的房间。向老夫人告别回去了,虽然没看懂,但感觉现在的东方轻墨不会吃亏了。

待他们走远,东方轻墨才睁开了眸子,望着床帐看了许久,像是在思索什么。渐渐地,她突然想起了她娘过世时同她说的话了,她说,“看人,要用心,不要用眼睛。真正对你好的人,是出自内心,而不是表面功夫,在这大宅门里生存,最重要的,便是看透别人的心。”

自己用了一世的悲惨,搭上了自己和孩子的性命,才看懂身边人。这一世不会了。东方轻墨起身,走到书桌旁,看到上面满满的医书,这是上一世自己倾心所学的东西,也是傲然一世的资本,最后没有好好的为好人做些事情,却是为了那个狼心狗肺的左问天利用,成为他欺世盗名的工具。后来外婆病重,自己没有为她好好医治,只为了左问天一个重要上司调理身体,为什么上一世的自己如此的愚蠢?

东方轻墨摇摇头,再也不会了。不再想,拿起角落的一本《厚黑学》,这是哥哥轻扬送的,他说自己太不懂人情风俗,总有一天会吃亏,特地买给自己的。上一世,自己不屑一顾,搁在书架上,就从没拿起过。这一世,应该好好学习了。

所幸,现在哥哥还好好的,突然好想哥哥了呢。暑假他总是参加大舅舅部队里的特训,眼看快要开学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想到上一世,哥哥在一次任务中牺牲,竟然查不到原因,只当是意外,最后不了了之。若不是最后东方轻舞告诉自己,都不知道竟然是他们母女设计让哥哥死的。这一世再不会发生了。哥哥,外婆家一家人,都是自己守护的对象。这一世,一定要保护他们平平安安。

还有自己的义诊室,过二天一定要去了,这是外婆给妈咪在军医总院留的一间义诊室,妈咪走了之后,大舅妈在打理,后来是嫣然表姐。14岁起,东方轻墨就去坐诊了,一直到嫁给左问天。这一世不会了,这一世这个义诊室,一定要好好打理,一直到自己生命结束。就当为上一世刚刚出生的孩子积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