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4 演戏高手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2424 2016-08-15 10:28:23

  几乎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东方家大小姐冷漠傲气,眼高于顶,二小姐却最是和善谦卑,从来都听说大小姐欺负二小姐,却未曾听过大小姐会被二小姐欺负的事情。不过这些孩子间的小打小闹从未落入东方总裁眼中,四个儿女都未成年,他自然不曾放在心上,只是偶尔会说一说二夫人卫又暖的纵容和娇惯,倒也不曾真的插手管教儿女的事,毕竟他的儿女们,上的都是帝都的贵族学校。

  因为东方总裁的态度,大家就算对大小姐再有不满也不敢发作,毕竟东方总裁都不在意了,别人就是说破了嘴皮都没有用,更何况得罪了东方家的大小姐,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不过在郁嫣然眼里,东方轻墨和东方轻舞是不同的,东方轻墨过分冷清,纵然眼高于顶,对人要求苛刻,却也是不存坏心的,毕竟她对自己的要求更苛刻;东方轻舞温柔可人,永远笑脸迎人,只是郁嫣然心中明了,豪门里长大的孩子哪里会有这么个安分的人物。

  尤其是这个时候,看到东方轻墨微微发白的脸色和稍显慌乱的眼神,她的心越发地揪了起来,东方轻墨六岁的时候就没了生母,那时候嫣然已经十五岁了,她抱着东方轻墨小小软软的身子,看着她泪流满面地缩在角落里的样子就忍不住心疼起来,好不容易看到当年那个缩成一团的小丫头又意气风发了起来,如今又看到她这般狼狈可怜的模样,教她怎么不难受。

  “东方轻舞,这是怎么回事?”也许连郁嫣然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的疑问句中带有太多的怀疑,甚至让这就本该疑问的话语变成了肯定句,仿佛是在质问东方轻舞,要她给一个交代。

  “我……我没有。”东方轻舞摇头,拼命咬唇,怯怯地退了好几步,眼眶迅速红了起来,“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冤枉我,我没有。”

  这般无措害怕的模样,泪水滑落在脸颊上的样子,让东方轻舞看起来娇弱地如一朵被摧残的小花一般,那一双饱含着晶莹泪水的眸子,像是会说话似的诉说着主人的委屈,她只是不断地重复着,“我没有,没有”

  东方轻墨靠着嫣然,抿了抿唇,看起来难过极了,“我平时虽然凶了些,可是我从没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推我……你明明知道我最怕高,你还拉我去登塔……我……”

  说到这里,竟是说不下去了。

  听到这里,郁嫣然已经明了,东方轻墨确实怕高,小时候曾经从假山上摔下来的经历让她总是不敢登高,既然是这样,又怎么会跑去登塔。

  “是长姐自己要去登塔的,我……不是我。”满是雾气的眸子里闪烁着明晃晃的委屈,她猛然举起右手,“姐姐,轻舞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推姐姐。”

  郁嫣然皱眉,这件事事关重大,她虽然护着东方轻墨,但是这里毕竟是东方家,她不能越俎代庖,只是看着东方轻墨受惊害怕的模样,郁嫣然又想为她出一口恶气,狠狠地盯住东方轻舞,见她哭得梨花带雨顿觉厌烦,“我是想把事情弄清楚,轻墨摔下塔是事实,你何必这样做贼心虚?”

  “轻舞,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爹地阿姨都没回来,如今就只有我们姐妹三人。”东方轻墨微微抬起头看着东方轻舞,蹙眉说道,“我知道你一直怨恨阿姨偏宠我,可是,就因为阿姨的宠爱就要置我于死地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东方轻舞张了张嘴,竟是说不出话来,或者该说,被东方轻墨这么一抢白,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在过去的六多年里,包括后来的三年,东方轻墨和东方轻舞的战争从未停止过,又或者该说,亲生女和私生女的战争从未停止过。表面看似乎总是东方轻墨占了上风,但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东方轻舞在气势上弱了东方轻墨许多,却赢得了更多人的怜爱。

  只是这些,东方轻墨从前未曾看透,也从未真正去计较,才会输得一败涂地。

  郁嫣然眉头深锁,这件事闹到了这般田地,以东方轻墨素来一根胫到底的性子怕是不好收场,纵然闹到了东方总裁面前,也多是粉饰太平一笔带过,可是如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东方轻墨这些事,这个天真的丫头虽然智商极高,读书能连连跳级,情商却只能说低能,压根不懂豪门里的暗斗心思,再说卫又暖如今虽然宠着东方轻墨,但是一旦东方轻墨和东方轻舞对立起来,到时候只能偏帮一个人的时候,嫣然也不知道这位深藏不露的卫又暖会帮自己的亲生女儿还是东方轻墨。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卫又暖突然来了,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便是匆匆从外面赶回来的。

“轻墨,怎么回事,好好地怎么会突然从塔上摔了下来?” 一名美貌少妇缓步走了进来,发髻整齐,身穿淡红色针织衫,下着曳地梅花浅红裙,一双眸子宛转流波,唇角带着温暖笑意,卫又暖的确美艳,可与东方轻墨端庄娴淑的妈咪一比,差了不止一截。

二夫人卫又暖掌权10多年,雷厉风行的模样颇有几分当家主母的样子,若非宁家插手干涉,她早就坐上主母的位置了,郁老夫人怕她的外孙外孙女受人欺负,因此一直让人对东方总裁施压不允许他正式续弦,宁家然在帝国的势力却是庞大的,插手区区一个东方家的能力还是有的。所以这么多年卫又暖都以东方夫人自居,东方硕却是没有和她领结婚证的,所以说东方轻舞和后来生的东方轻远,实际意义上来说,只能算是私生子。

  “阿姨……”东方轻墨红着眼眶,转投入卫又暖的怀中哽咽起来,倒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哭。

  “好了好了,阿姨在,轻墨别怕。”说话间,她厉声瞪向奶妈,“你是怎么伺候大小姐的,一个个的都不想活了是吧?”

  一屋子的佣人都跪到了地上,奶妈咬了咬牙,跪到了东方轻墨床边,“是……是我没有伺候好小姐,请……请二夫人、小姐责罚。”

  东方轻墨没有抬头,心底却冷笑起来,真是一环扣紧一环,设计她不成就来设计她的亲近的人,还真是不让她身边有心腹了是吧?

  “东方家养的就是你这种不会办事的佣人吗?大小姐娇贵得很,你有几条命能赔得起?”二夫人冷哼一声,朝门外唤道,“来人啊,把她给我赶出去,永不录用。”

  “二夫人……”奶妈惊得脸都开始发白了,身体微微发抖起来。

东方轻墨抬起了头,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幽幽地看了郁嫣然一眼,最后将视线落在了东方轻舞身上,东方轻舞早已站了起来,被佣人扶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起来同样娇弱不堪,她在心里冷笑,真会装模作样。

郁嫣然看到轻墨看她的眼神,瞬间读懂了她的意思感觉这个表妹经此一事,倒是成熟起来。轻启唇,悠悠然的说道:“卫又暖,奶妈是我奶奶指给我姑姑的,现在陪着轻墨,是你说打发就打的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