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官场沉浮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2重生十七岁

危情诱爱:军长大人轻点宠 闲情漫步 1596 2016-08-15 10:28:23

  重生十七岁

喉咙灼热难耐干渴的难受,头疼欲裂,全身的骨头如散了架般疼痛难忍,东方轻墨忍不住轻咳几声。

“小姐,你醒了!”惊喜的女声在耳边响起,东方轻墨强撑着疲惫,慢慢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可奶妈不是被左问天踢了一脚,生死不明吗?

难道奶妈重伤不治,也离开了人世,她们在阴间相见?

“奶妈”东方轻墨翻身坐起,紧握住奶妈的小手,眼底泪光闪动:“对不起……你不该为我去求那个卑鄙小人的,他根本就没有人性……”

一切事情都是他设计的,是她没用,识人不清,才害奶妈无辜枉死。

“小姐,你在说什么呀……”奶妈满头雾水。

东方轻墨正欲解释,可是嗓子因为太干似乎发不出声音了。

奶妈转身端也一盘食物,面目慈祥,眼带笑意:“小姐刚刚醒来,这药刚刚凉好,而且蜜饯买来的正是时候,小姐喝过苦药,再吃蜜饯,就不会觉得口苦了……”

“奶妈……”望着奶妈温暖的笑脸,听着她关切的声音,东方轻墨眼中的泪忍不住溢了出来:到了阴间,奶妈竟然还记得她不爱喝苦药,需要蜜饯去苦味……

“小姐,你怎么了?”看到东方轻墨流泪,奶妈不解的同时也心疼不已,将盘子放到旁边的桌上,快步走到床边,张开双臂将东方轻墨揽入怀中:“小姐不哭,奶妈在这里。”

奶妈轻拍着东方轻墨的后背,轻声安慰:“小姐,可是身体还在疼?唉,从那么高的塔上摔下来,险些伤及肺腑,小姐能够平安醒来,真是万幸……”

“啊!”东方轻墨顿时愣住,眼泪也忘了流:从塔上摔下来,她不是死了吗,究竟怎么回事?

东方轻墨抬头打量奶妈,这才发现,奶妈头发墨黑,根本没有白发,模样也比她记忆中的年轻许多,下意识的伸出自己的胳膊和手,白皙、细嫩,,似乎还是年幼时的样子,目光望向他处,柔软舒适的雕花大床,浅蓝色的轻纱帐幔,漂亮的格子窗,鼻端弥漫着久违的淡淡栀子花香。

一切的一切无不表示,这里是她年轻时候的房间,她重生了!呆滞许久,或许只是梦一场吧,只是梦中情景太过真实,让人心痛!

“小姐,你是自己不慎掉下塔,还是二小姐故意将您推下来的?”事关重大,奶妈问的十分小心。

东方轻墨想起,自己十七岁那年,的确坠过一次塔,当时几个发小一起游玩,后来因兴致所致,登上了一个登高塔,当时,在同层高的塔内除了她之外,还有东方轻舞。

前世的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不慎坠落,但现在想想,虽然当时自己站上塔门,但那塔门十分宽厚,且那地上铺的青砖因上塔的人无数,已经磨出脚印子,不针打滑,而自己也是非常小心,根本不可能无缘无故坠落。

东方轻舞只比东方轻墨小一岁,应该还没有那么多害人的心思与高明手段,她身后一定有人主使,至于主使人,不用想也知道定是她的生母卫又暖!这时的自己才刚刚考上军医大学,还未有一翻成就,她就想到除掉自己,如今想来,她可真是用心良苦了。

游轮上,左问天的冷心绝情,东方轻舞的不屑嘲讽,婴儿的凄惨可怜一一浮现在她面前,过去的点点滴滴涌入了脑海,她用尽全力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如今的她早已不是从前的她了,那日所受的屈辱和折磨让她看清了很多事,说是脱胎换骨都不为过。东方轻墨低下头,慢慢握紧拳头:既然上天给她机会,让她重生,那么她要为母亲,还有自己那可怜的孩子报仇,守护属于自己的一切,让所有害她的人生不如死……

“是我自己不小心才会坠落假山。”许久,东方轻墨抬头看着奶妈,轻轻说道。前世,东方轻墨是这般回答的,坠塔之事告一段落,想置她于死地的恶人逍遥法外,今世,她也是这般回答,但事情,绝不会轻易了结。

“小姐,你怎么了?”见东方轻墨低头沉默不语,奶妈心中担忧。

“没事,奶妈,这些年,多谢你一直这样照顾我!”东方轻墨握住奶妈的手,看着奶妈,目光中透着坚定与犀利,奶妈微微一愣:小姐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门外佣人禀报:“大小姐,二小姐来了!”

“姐姐醒了么?我和嫣然表姐来看姐姐。”忽然门外传来了东方轻舞的声音,带着几分暖暖的温和,让人打心眼里听着舒服。

 东方轻墨低头勾唇浅笑,找个舒服的姿势躺好,真好呢,这么快就见面了呵,她最亲爱的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