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丁香念

第六章 红色荆棘,痛不欲生

丁香念 怜秋雨 2215 2016-08-17 20:15:11

  黑色的天空,黑色的云,黑色的葬礼。顾念被搀扶着走进祭堂,看着自己父亲笑得安详的照片,与母亲抱头痛哭。

他后悔,为什么那一晚不也去看热闹,这样才能见父亲的最后一面。他只记得,那一晚他和许丁香在公园里散步,还聊得很开心。所以当母亲质问自己在哪里的时候,他沉默不语。

葬礼很快结束了,人们陆陆续续地退去,但是顾念留在祭堂里,一遍遍磕着头。他的眼泪顺着棱角分明的脸部滑下,在地上绽放出美丽而残酷的花朵。他的额头磕出一片淤青,但他还是不停地磕着头,好像疯了一样。这时,他的手机响了,短信显示是许丁香发来的:“你还好吗?我想见你。”

他冷笑着,脆弱的心脏刹那间碎得彻彻底底。这个女孩,害得自己没有见自己父亲的最后一面,她就是一个祸害精!在输入了几个字后,他狠狠摔下手机,屏幕上显示“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分手吧。”

他终于在一个小时后离开了祭堂,但是没有去平时呆着的画室,而是去了平时厌恶至极的酒吧。灌下一杯啤酒后,他已经开始有些意识模糊了。但他依然感觉心口传来阵阵刺痛,于是灌下了第二杯,第三杯。终于,他感觉不到了心口的疼痛,而且什么也感觉不到了,整个人瘫倒在吧台上,被送入了医院。

“丁香,你快来啊,顾念酒精中毒送医院了!”叶恬然焦急地喊道。正在看书的许丁香一愣,下意识起身穿衣服,但是一秒后重新坐下了:“不去了,他不希望看到我的。”然后挂了电话。一个人抱成团,把空调调制冷风,直吹自己,冷到心房。

叶恬然挂了电话,对吴帆天摇摇头。吴帆天一拍大腿,生气地说:“怎么会这样呢。这个许丁香,真是过分,害得顾念失去父亲不说,又不来看望,她真是个祸害精!”

“你说什么啊,说不定丁香是有难言之隐的,你有必要全把责任推到她的头上吗?”叶恬然不甘示弱。

“两位,请你们安静好吗,这里是病房!”护士不耐烦地打断了两人的拌嘴,两人只好赔罪说抱歉。

“算了,这个时候说什么丁香都不会来的,她是个倔驴你也不是不知道啊。”叶恬然耸耸肩,“顾念的妈妈来了,我们可以走了。改天送点补品来,听到没有?”

“哦,你不说我也会办的。”吴帆天犹豫了一下,问,“能不能跟你单独聊几句?”

“不用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叶恬然把那张入职表格还给吴帆天,“谢谢你们全家的好意,但我不想去,尽管上我父亲的那个大学会尴尬一点苦一点,但是我还是要去。”然后抛下问“不再考虑一下”的吴帆天,快步走出病房楼。

暑假过后,大学就要开学了。许丁香确实上了A大,但是现在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她和顾念形同陌路,见到也会很尴尬,互相不理。叶恬然去了她父亲的那一所大学,不常碰到自己的父亲,所以过得还好。吴帆天还是那一个逍遥公子,整天下了班就叫上叶恬然泡吧,出去玩,总之不会闲下来。

关于陆辞,这个超人类的总经理当然过得不错,但是他的姥姥就过得不怎么好了。四月,他的姥姥被查出得了肺癌,活不长了。她的最后的心愿就是看到两个孙子成家立业。立业已经完成,关键还是在于成家。

这一病,吴帆天整日整日忙于姥姥床前,也没有空去玩了。他四处寻医,相信会有人能让姥姥好起来。关于成家立业的问题,他心里也浮现出一个熟悉的影子,只想征求她的同意。

“你要跟我交往?吴帆天你是不是有病啊!”叶恬然当场大叫起来。很多人把奇怪的眼神投向这里,他们只好压低了声音。

吴帆天耐心地解释:“我的姥姥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她的最后一个心愿我一定得完成。求你了,恬然······”

叶恬然唯一的缺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看到吴帆天来软的,她也心软了。在说好“完成心愿后立刻分手,并且给予我赔偿”后,他们成为了正式的男女朋友。

叶恬然本以为熬到吴帆天姥姥走就好了,没想到又闹出一个事情。陆辞突然约自己吃饭,并且她在红酒杯里发现了一枚戒指,戒指!陆辞面无表情地说完了与吴帆天同样的话,只是没有来软的恳求。叶恬然表示自己已经是吴帆天的男朋友了,就要离开,没想到被陆辞拦住了。

“不碍事的。”陆辞说,“我们分开去见姥姥就行。”

“不行,你以为姥姥傻是吗?一个人去两遍!这个多情少妇的名头我可不当,要当你找人当。”叶恬然立刻拒绝,然后拎起包包就要离开。

“我给你十万怎么样?”陆辞起身整理一下风衣,说,“怎么样,比小天划算吧?”

“我帮助吴帆天是因为他诚心求我了,不像你,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以为我是那种小姐吗?给点儿钱什么都可以做?”叶恬然转身就走。

陆辞勾起嘴角,本来他是随便找一个人就可以的,但是现在,他可是改变主意了,非这个特殊的女孩不要。至于吴帆天,他们之间的故事叶恬然并不知道,以后也不需要知道。

“帮我订九十九朵玫瑰花,立刻就要。”陆辞打电话给秘书。秘书吓了一跳:“陆先生,我多嘴问一句,您要干什么呢?”

陆辞面不改色,但是语出惊人:“表白。”

陆辞慵懒地倚在车上,打了个哈欠:“好了吗?”

工人毕恭毕敬地回答:“好了。”

然后我们尊贵的陆辞先生拿起二十块钱的大喇叭就开始喊:“叶恬然我喜欢你叶恬然我喜欢你······”

我们暴脾气的叶恬然小姐也穿着加菲猫的睡衣就出现了:“请问亲爱的陆辞先生,您这么晚到我们楼下喊我,是找死还是找死?”

“表白而已啊。叶恬然小姐还没有男朋友,我看就是因为缺少这种头脑吧!”陆辞打趣地说,心里却希望对方注意到自己的西装。

“我说呢,你穿得和个人似的,来这里干嘛。好了好了,不答应,你可以滚蛋了,不用谢。”说完这句话,叶恬然就打着哈欠离开了案发场地,还不忘带走几枝玫瑰花,“借我几枝花,我查花瓶里好看。”

陆辞露出一个深深的笑容,很有意思,竟然已经期待与她的相处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