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丁香念

第五章 金色的光,青春的想

丁香念 怜秋雨 2378 2016-08-15 11:40:55

  “你来这里干什么?”叶恬然指着陆辞,声音颤抖着。

陆辞很优雅地喝了一口香槟酒,然后回答:“小朋友,来这里都不看邀请函吗?这里的经理可是我哦,亲自招待你,不开心啊?”

叶恬然看了看一边的吴帆天,已经若无其事地转过去,搭讪周围的熟人去了。陆辞拍了拍身旁的沙发,示意叶恬然坐在那里。叶恬然只好不情不愿地坐了过去。

“喝这个,这个没有酒精,适合你们刚刚踏入社会的小青年儿。”陆辞打趣着说。叶恬然气得恨不能抽他一巴掌,但还是客气地说:“叔叔,我不用了,一会儿就走了。”

还叫叔叔!陆辞的眉毛紧紧皱了起来。明明自己才二十,强调了多少遍,这里这么多熟人,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自己被叫叔叔,那是多么丢人的一件事!于是,陆辞果断地把手中的饮料泼到了叶恬然的身上,然后又故作淡定地说:“哎呀,恬然,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走,我带你去清理一下。”无视了吴帆天询问的眼神,陆辞直接拖着叶恬然走了出去。

“你是不是神经病啊!”叶恬然一出包间就甩开了陆辞,“不要泼我好吗?怕丢面子就不要惹我啊!”

“要不是姥姥对你很满意,我才不会邀请你来呢。”陆辞翻了个白眼,掏出一张名片,“你看,这是我们公司的名片,还有一些资料我发到了你的邮箱,来我们公司吧,和小天一起上班。”

我呸!这是早早就把自己嫁出去的节奏啊!叶恬然虽然不知道吴帆天和陆辞的姥姥哪里来的这么多奇葩想法,但是一听就很不靠谱。自己计划的是寻找一个自己爱的白马王子,才不是这种坑自己千百遍的人!于是她果断拒绝:“才不要呢,我已经要考上大学走了,才不会直接上班呢。”

“是吗?”陆辞弯下腰去,似笑非笑地问,“那如果我告诉你,你考上的大学是你父亲的大学,会怎么样呢?”

“我父亲?”叶恬然一愣。她的父亲在她三岁的时候打了母亲,然后逃走了。不过因为受过高等的教育,这几年混得还算不错,在一所大学里当起了教管。不过名声也不是很好,听说跟女校长有某种联系。叶恬然的心中,父亲一直是一个可怕的恶魔,脑海里存着的一直是父亲打母亲时那恶狠狠的眼神,没有丝毫的爱与怜惜。她摇摇头:“不会的,我没有报那个大学。”

“不会吗?你知不知道,你的第一志愿没有录取,你妈妈狠狠心才让你上了那所大学!”陆辞冷笑了一下,拍给叶恬然几张照片,“这个是证据,你自己看看!”

叶恬然翻看着那几页黑白的纸张,心里五味陈杂。许久,她抬起头来:“你怎么知道?我们可是今天才考完的啊,不可能出成绩的。”

“我母亲跟那所学校的校长认识啊,跟教育局的局长也认识啊。同学,难道你不知道人与人是有差别的吗?”陆辞靠在瓷砖的墙上,无所谓地耸耸肩,但却不知道叶恬然的心里有多么难受,“其实让你来公司也不是姥姥一个人的主意,小天也是支持的。这份表格填了,你就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了。想好了啊,我们公司平时要求的最低学历是硕士,但你连大学都上不了!”

“够了,够了!”叶恬然抱住头,蹲了下去。自己的毛病就是太高估自己,本来以为根本没问题的考试,竟然没有被第一志愿录取,还让母亲那么费心。又过了半晌,她抬起头,回答:“给我表格吧,我跟丁香谈谈。我的好朋友。”陆辞默认了,然后丢给她一摞纸张,就回包间了。

叶恬然没有在意吴帆天的挽留,执意背起包包,走出了金灿KTV。半个小时后,她已经和许丁香面对面坐在星巴克里了。许丁香抿了一口奶油,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你没有考上好的大学,所以只能去你爸爸的学校?”

“是的。”叶恬然脸色苍白,丝毫没有原先活泼的样子。也许平时她非常开朗,但是害怕的人总是用活泼和起哄伪装自己,让自己不那么可怜。“我该去吗,丁香?”叶恬然询问。

“我当然不能帮你做决定了。”许丁香摇摇头,“但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如果你选择现在步入社会,也许以后你会后悔,会吃亏,但也有好处,就是可以和吴帆天在一起工作,有困难可以问。”

“算了,我已经决定了。”叶恬然握住拳头,“既然你说我会后悔的,那我就一定不能后悔,所以,我还是去上大学吧,哪怕苦一点,尴尬一点,但是我只要努力熬出四年来,就没问题了。谢谢你啊,丁香。”

许丁香笑了一下,握紧了手里的咖啡杯。今天已经是第二次来星巴克了,早上的时候,自己就是在这里和那个人见的面呢。想到这里,她害羞地低了一下头。这一下就被叶恬然捕捉到了,兴奋地说:“是不是顾念?是不是顾念?”

“别大声喧哗了啊。”许丁香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不过也就是普通地聊聊而已,别想太多了。”

“怎么不想太多,你们这小两口真是神奇了,莫名其妙在一起,莫名其妙那么甜蜜。算了,我还得打电话给那个死陆辞呢,先告辞了。祝你们圆圆满满,幸幸福福,早生贵子!”叶恬然恢复了往日嬉笑着的伪装,却让许丁香感到格外心酸。叶恬然走后,就只留下丁香自己一个人喝着苦涩的抹茶咖啡,看着街景。

“怎么了?今天怎么又来了?老是喝咖啡对身体不好的。”顾念接到了许丁香的电话后就赶过来了,坐在原先叶恬然的位置上。许丁香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顾念点了点头:“真是看不出来呢,本以为她是一个多么活泼的人,没想到还有这一段故事。”

“是啊,真让人心疼。也许很多人外表的华丽都是武装吧,褪去之后,还不知道会剩下什么东西呢。生活就是这样,在苦难中把我们的外衣一层层剥去,露出残酷的现实。”许丁香叹了口气,低下头看着空掉的杯子。顾念有点儿心疼,摸了摸那个女孩的头:“别担心,有我呢。”

“嗯。”许丁香坐在了顾念的身边,把头轻轻埋在男友的肩膀上,“有你我就放心了。”

正在两人泡在幸福里时,不远处传来“嘭”的一声。虽说声音很大,但是并没有人关心,只不过是爆炸了什么的,自己没事就好了。冷漠的社会把所有人都同化,变得如同冰块儿一样。但是继而有不计其数的消防车赶到,才有人慢慢重视起来,渐渐有人跑过去看热闹。

顾念不愿意去凑热闹,拉着许丁香离开了咖啡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件事情的发生,改变了他的命运。因为爆炸的那家工厂,是他父亲值班的工厂,那夜,正好是他的父亲值班巡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