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对不起,我没义务帮你

对不起,我没义务帮你

芥末烤雨

  • 短篇

    类型
  • 2016-08-09上架
  • 3668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要不这样,你当我死了吧

对不起,我没义务帮你 芥末烤雨 3668 2016-08-09 16:12:48

  要不这样,你当我死了吧

大概每个人都被别人麻烦过,也麻烦过别人吧,九年义务教育告诉我们,要乐于助人。

可是年纪越来越大,愈发觉得帮人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甚至会影响到自己的日常生活。

我本性是个很淡漠的人,一向认为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别麻烦别人,并且也不怎么爱帮助别人,而在我大四实习时,跟我同时进公司的另一位实习生小阳则正相反,十分爱向他人求助。

小阳相貌甜美可爱,家境优越,据说是公司某个副总的远方亲戚,身上带着娇生惯养长大的女孩典型的公主气,特别喜欢微微蹙起好看的眉眼,睫毛忽闪忽闪,带着哭腔说,“XX,你帮我一下好不好。”

我们实习的公司规模不大,因而同期的实习生只有我们两个,或许是从小被宠爱关了,小阳理所当然的就开始依赖起我来。

上班第一天午休,小阳蹦跳着穿过过道到我身边,十分熟稔地拉住我的手,“包包姐,我们去楼下吃韩国料理好不好。”

我犹豫了一下,想起了上班前老妈千叮咛万嘱咐的,‘待人友好一点、多个朋友多条路’,应了下来,但我委实不习惯跟人靠的太近,不着痕迹地甩开她的手,一起去了楼下吃韩餐。

然而因为吃了这顿饭,小阳似乎觉得我们两个已经亲密无间到了可以换着穿bra的关系了,对我开始肆无忌惮地求帮忙。

实习生的工作无外乎是复印、打印资料,装订资料贴发票,买饮料之类的无关痛痒技术性不强的工作,然而就是简单的复印资料,小阳也出了bug。

当天下午我正替顶头上司整理第二天开会的资料,三个季度全部销售额清单,分析数据忙的焦头烂额,小阳忽然地出现,大大的眼睛红彤彤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吓的我以为她出去买饮料遇到劫奶茶的了。

“怎么了啊?别哭啊。”我安慰人不十分有经验,只能凭着直觉递上两张纸巾。

“打印机卡纸了…我不会弄,包包姐你能帮我一下吗?”

我愣了片刻,生平头一次见到因为打印机卡纸就眼眶通红的人,也是当下就一脸懵X,下意识地回答,“额,好吧。”

我对于复印机的构造也不十分熟悉,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个东西叫度娘,把问题和复印机机型输进搜索框,跳出来的第一个搜索结果就是‘是不是没纸了。’

按着网上的说明步骤把侧厢打开,果然是没纸了。

“没纸了,把纸放进去就行了。”

刚想走,手腕就被人拉住,“包包姐打印纸在哪里啊?”

恰好早晨看到财务处的小刘从杂物间拿出来过A4纸,就取出来交给小阳,“给你。”

说完刚想转身回去接着忙我的报告,可却被人拉了住,“包包姐,怎么放进去啊……”

我当下,只觉得天雷滚滚。

侧厢我都打开了,她只要把上层的黑塑板抬起来就行了。

“其实你……”不如百度?

刚说了三个字,再次想起我妈的‘待人要友善’,于是生生咽下了后面几个字,认命的拉开黑塑板,当着小阳的面将纸张放了进去。

再想离开,一道大力从衣服后脚袭来,拽的我踉跄了三步。

我抚额叹息,“又怎么了大小姐?“

“包包姐你能把复印机再安回去吗?”

我,“……”

因为着急回去继续忙我的事情,于是也懒得跟她费口舌,于是只好认命地又合上复印机,不过是打开的步骤颠倒个顺序。

那天因为工程量实在巨大,我一直在办公室加班到十点才终于把项目做得接近尾声,刚稍微放松一下,忽然看到中午刚加了好友的小阳发来一条消息。

“包包姐,你忙完了吗?”

“快了,怎么了?”

“那个……库存分析我上司说要用建模的方式分别将销量和款式、顾客年龄层、区域、季节四个方面立体分析,我不会,包包姐你可以帮我吗?你的模型应该已经建出来了吧。”

我跟小阳分跟业务部的两个王牌销售做助理,第二天两个人都要同时参加一个西南地区的分区会议,所以小阳也要替她家boss整理与会资料的,但小阳下班就准时走了,我以为她效率出奇的高,还暗自感叹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弱了。

但看到小阳这句话的时候,我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吐血。

小阳说的建模十分复杂,因为并不是四个因素分别对应销量,而是一个立体式分析,十分复杂,为了找一个合理的模型光是初稿我就打了七个。

我的眼前飘过三千个省略号,没错我的模型是建好了,可是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么问摆明了是想让我把我的模型直接给你用?

并且我们两家的boss是竞争对手,都拼了命的想踩对方一头,我加班到深夜也不过是想尽力完善数据支撑,能让自家boss第二天省力一点。而整个报告中最出彩的部分莫过于数据分析了,这么一个我加了三四个小时班才赶出来的模型,就这么直接给她?

显然不可能,这种时候纵然我妈的教诲再怎么不绝于耳,也没办法压制我淡漠的天性了。

但毕竟还要相处一整个实习期,我也不好直接把话堵死,“那个模型我做得不是很完善,你用了可能会被你上司骂,那我多不好意思,你还是自己做吧。”

“没事的没事的,做不出来才要被骂,包包姐你就帮我一下吧!拜托了拜托了~”

我叹口气,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选了初稿淘汰掉的六个模型里相对比较好的一个发给她了,“我发你邮箱了,你接收一下吧。”

“好的好的,谢谢包包姐。”

我发了个高冷的颇高冷的:)过去,其实十分后悔干嘛要加她。

刚准备关电脑,小阳的消息又来。

“包包姐,这个模型好复杂,我找不到输数据的地方,要不你帮我把数据直接输进去吧?反正模型是你建的你肯定知道。”

我直觉觉得一股血气从丹田翻涌而起,直冲脑门。

几乎是咬着牙,“我给你传的是压缩包,里面的文档里有怎么操作,你对着学吧。”

“可是已经这么晚了,人家想睡觉了,包包姐你就帮帮我吧,我学会怎么着也得半个小时,你只要五分钟就能解决了嘛,拜托拜托。”

Bullshit!F**k!

我当下就爆了一连串的粗口,但看在她那位远方亲戚的份上,还是改了数据又发给了她。

发完我就手机电脑同时关机,坚决再杜绝跟这位大小姐再有任何交流。

第二天销售们开地区会议的时候,作为助理的我们随时在一边stand by,谁的咖啡需要续杯,不同级别的代理手里资料的不同,每个不同销售经理上场的时候对应的资料分发……看似没有直接参与会议,实际上忙的不可开交,也间接上来说维系了整个会议的流畅性。

只有我和小阳两个实习生资历最新,因而这种端茶送水递资料的事情毫无疑问地交给了我们,因为当天的会议涉及到地区代理重新洗牌,销售片区的大换血,极端重要,所有的代理和销售经理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在开会,满眼迸射着抢钱的兴奋光芒,因而准备的资料都十分多。

因为小阳的外形条件要更好一些,所以小阳负责倒水,我负责发资料。

总助在前一天的四点已经把所有与会者的喜好发给了我们两个,要求背住,比如总经理咖啡因过敏只喝龙井,副总生完孩子以后腰上的赘肉多了一圈因此绝对不喝高热量的东西,诸如此类。

但是小阳开会前完全没有做准备工作,对于每个与会者的饮品习惯一点都没记住,于是小阳立刻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指着一整桌的咖啡、红茶、绿茶包……

“包包姐,等下续杯的时候我怕倒错了你能帮我吗?”

Excuse me?我放下手中刚清点排序过的第五位发言经理的资料,抬头、微笑,“桌子上都有铭牌,你稍微记一下就行了。”

“我记性很差的,记不住啊,哎呀包包姐你就帮我一下嘛,反正等下你的资料整理好了你就不忙了嘛……”

我深提一口气,刚打算拒绝,总助从里面探头出来,“磨叽什么呢,还不赶紧把饮品和资料上上去。”

于是我们俩赶忙上饮料的上饮料,上资料的上资料。

然而在小阳先是给总经理上了一倍美式浓缩,又给副总上了一杯热可可之后,总助几乎是生无可恋地然我们两个换了工作顺序。

会议散场的时候,小阳似乎有些不高兴,在门口堵住我,“包包姐,刚刚你为什么不帮我。”

“我帮的了你一次,帮不了你一辈子。”说完绕开她,直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本以为经过这件事情以后,小阳应该不会再找我帮忙,没想到第二天早晨她就又跑来找我。

“包包姐,复印机又卡纸了。”

我家顶头上司在前一天的会议里浴血厮杀,抢到了三个省份的代理权,因而我正忙着替她规划行程顶机票,头都不抬就回答,“你确定不是没纸了吗?”

“额……我没看,但是应该还有吧,包包姐你帮我看看吧。”

“我那天不是已经给你演示过一次了吗。”我啪的一声撂下手上的鼠标,黑着脸抬头看她。

小阳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我的不耐烦,继续抱着资料本,四十五度角望天一脸纯真可爱道,“啊,我那天看了,但是没特意记,你知道的我记性不好……”

我彻底对她失去了耐心,停下手中的工作,十分好笑的看着她,“你记性不好关我什么事,难不成每次复印机没纸了你都要来找我吗?”

显然小阳并没有料想到我会如此强硬的拒绝她,眼泪眼看着又要掉下来,“包包姐你太过分了,我不就是找你帮个小忙吗!”

我又好气又好笑,“要不这样,你就当我死了吧。”

“你!”小阳气的在原地猛跺了几下脚,气哼哼地走开,又去了隔壁不远处一个早我们大概两月进公司的男职员旁边,又是熟悉的开头,“小南哥,你能帮我个忙吗?”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几乎所有职员都不愿意再搭理小阳,不出所料,没过实习期小阳就被辞退了,连他那位远方亲戚都一句好话没替她说。

小阳是我活了二十几年遇到的一个最极端的个例,生活中其他开口帮忙的人虽然不会这么夸张,但架不住人多次数多啊,俗话说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可是这种靠帮朋友忙维系的友情很多时候会影响到我们本身的生活。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贯彻,“能用钱解决的就别麻烦别人、能百度解决的就别问别人、能自己解决的就别找别人。”

所以,在遇到小阳这种人的时候,回复一句,“要不这样,你当我死了吧。”甚是过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