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七罪女王血华录

七罪女王血华录

华舞樱飞雪见月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6-08-21上架
  • 24874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酸涩与甜蜜

七罪女王血华录 华舞樱飞雪见月 2368 2017-03-30 20:10:31

  莫吟雪目送德墨诺斯回房间后,心情低落无比。长长的走廊上只有她和一旁的阿尔贝罗。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阿尔贝罗:”雪儿,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刚刚莫吟雪被关在房间里听到外面有打斗的声音。不安与焦虑侵袭着她,于是大声呼救请求有人把她放出去。而阿尔贝罗从一开始就一直关注着莫吟雪,在她的百般请求之下还是放她出来了,不过当然,是在那两个家伙打完架之后。

  自己是不是太心软了呢?刚刚小墨那个责备的眼神明显是在说自己多管闲事了吧。阿尔贝罗自嘲地摇摇头。

  ”我……“莫吟雪犹豫了一会,紧咬下唇,也不知道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最后抬起头来,“我要去找他。”

  ”谁?“

  “小墨。”莫吟雪下定决心一般,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向他的房间,淡蓝色的发丝随风轻轻舞动。

  阿尔贝罗伸出手想要挽留她,手伸在空中什么都没抓到,指尖轻轻滑过她的发尾,然后他木讷地收回手。他多想拉住她,让她不要过去找他。

  可是内心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先一步放弃了。是不是很可笑呢,从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阿尔贝罗,现在想要挽留一个小姑娘,还失败了。

  此刻的莫吟雪没有看见,她身后的男人有着一张酸涩而落寞的脸。

  ……

  德墨诺斯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是离莫吟雪房间最远的那间。轻轻踩在丝绒红地毯上,莫吟雪的步伐,可一点都不轻快。望着尽头那扇五颜六色的彩色琉璃窗,月光轻柔地泻了进来。她突然在想,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像这束月光一样,照进那个人冰冷的心底呢?

  好不容易走到了房门前,莫吟雪却没有敲门的勇气了,正在做思想斗争中的时候。房门突然开了,里面那人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把门口惊呆的莫吟雪拉了进去,然后粗暴地关上门。

  ”啊——“莫吟雪不禁惊讶地叫出了声。不用说,拉她进去的自然是德墨诺斯,只是她没想到他会突然开门,更没想到她会主动拉自己进房间。

  这个人,虽然关门有点粗暴,但是拉自己的动作,却很轻柔,几乎是牵引她进去的,完全没有把她手腕弄痛。等莫吟雪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他的房间里了。这是她第一次来异性的房间,还是被主动拉进去的……想到这里,脑海里不禁回想起不久前的公主抱,脸颊刷一下子染上淡淡的红色。

  德墨诺斯一言不发地坐在窗台边,依靠的姿势,右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仰着头,任温柔的月光刻画他分明的轮廓。莫吟雪静静的站着凝视着他,不忍出声破坏这么一副绝美的画面。这个人的侧颜,真的很美。月光洒在他银色的刘海上,高挺的鼻梁上,漂亮的下巴弧度上……

  莫吟雪想起第一次被他带到这里的时候,第一次和他拌嘴的时候,第一次打他耳光的时候,第一次被他救下的时候,第一次被他公主抱的时候,还有……第一次被他拉进房间的刚刚。原来我们已经有过这么多的第一次,虽然有些,酸涩到她无地自容。

  当初被嫉妒的半神利用的时候,自己践踏了德墨诺斯来寻找自己的一番好意,还扇了他一耳光……他会怎么想自己呢?蠢女人?讨厌的女人?最开始的时候她确实对这个银发自大狂没什么好感,但是现在,她真的不希望被他讨厌。

  这么想着的莫吟雪,不禁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我说过不喜欢听你叹气。“

  莫吟雪讶异地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他并没有转过头来看她,甚至目光都不在她身上,但是刚刚那句话,莫吟雪是是实实在在听到了的。

  ”你什么时候说过?“她感到奇怪地回了一句。

  “刚刚。”声音的主人似乎学会了跟她开玩笑。

  噗嗤。不知为什么,德墨诺斯这样逗她玩,让她觉得有点开心,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她走近德墨诺斯,看见他左胸口那团鲜艳的红色。难道,这个家伙就这么放任伤口不管吗?

  ”你的伤,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莫吟雪眼里尽是担忧,指了指他的胸口。

  ”很麻烦。“

  “喂,耍什么小孩子性子啊!至少得止血吧!”莫吟雪听到他的回答差点气的吐血。

  “那你来。”

  “……”

  ”不愿意,就给我出去。“德墨诺斯终于回过头看她,紫色眸子里藏着一丝笑意。没错,他就是故意的。刁难这个蠢女人,是他目前最大的乐趣。谁让她当时打了他那一巴掌呢?这一巴掌,够他捉弄她一辈子了。

  莫吟雪想了一会,果断地回答了一句“好”,德墨诺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答应了,脸上闪过一丝扫兴的神情,却想看看她接下来怎么做,好奇地盯着她。

  莫吟雪一言不发地跑出房门,不知道过了多久,德墨诺斯都差点以为自己被耍了的时候,她气喘吁吁地回来了,手里捧着一个医药箱。这种东西,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一想到这个女人为了自己跑遍整个城堡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一种名为满足的心情悄悄充盈着他的心房。

  ”我来了……给你……包扎一下。“莫吟雪顾不上擦拭自己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也没有整理湿透的鬓发,开始拿出包扎需要的绷带和药水。

  德墨诺斯愉悦地看着她慌慌张张的样子,慢慢脱掉了被血弄脏的白西装和里面的白衬衫。

  等到莫吟雪准备就绪,她一抬头就看到德墨诺斯赤裸着上身,差点大叫流氓。

  “啊你干嘛脱衣服!”

  德墨诺斯以“你傻啊”的表情示意她快点开始。莫吟雪这才反应过来,额,上绷带肯定要脱衣服啊,是自己反应过度了吧。

  “那……我开始了。”莫吟雪有点紧张,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德墨诺斯一直盯着自己。

  她张开沾好药水的绷带,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她突然就愣住了。

  那道伤口,真的是有一点深。深红的口子就像刺在她心口上一样,让她的心隐隐作痛。恰到好处的肌肉纹理,姿态利落,不说废话,视线微微下垂,肤白貌美…只是那道伤痕太刺眼,让她有点想移开视线。

  ”这道伤是因为你弟弟。“他没来由地来了这么一句。

  “……”

  “然后我把他打了个半死。”他继续补充着。

  “……”

  “有一半的原因是你”最后这一句,德墨诺斯没有说出口,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莫吟雪颤抖的指尖快要碰到自己的胸膛。

  这时候,非常破坏气氛的一个家伙出现了——米奥。“雪雪姐姐回来了吗?”一个幼稚天真的男声回响在走廊上,然后下一瞬间,房门被用力打开,吓得莫吟雪差点没拿稳绷带。

  “你们……在干嘛?”米奥显然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到。傻眼的只有米奥和莫吟雪两个人。

  德墨诺斯冷淡地扫视一眼来人。

  嘁,臭小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