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七罪女王血华录

一样的眼神

七罪女王血华录 华舞樱飞雪见月 2716 2016-08-21 19:59:53

  “凌,等一下啊,不要走。”莫吟雪一边急促地呼吸着一边加快脚步。可是无论她怎么拼命追上去,凌的身影都是那么遥远,仿佛她松懈一下就会再也见不到他。这种可怕的错觉让她不敢停下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来,现在的她却根本没那个闲心去擦拭。

  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为什么那么冷漠好像另一个人?那个人,真的是凌吗?心里千万个疑问徘徊着,缠绕在一起,成了一个巨大的谜题。

  终于,少年在一个小木屋前停下。她撑住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凌……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的是少年嘲讽地大笑了起来。莫吟雪瞬间感觉汗毛都竖了起来,不禁屏住呼吸盯着他。

  少年慢慢地转过身来,眼角尽是冰冷:“真的追过来了呢,姐姐。”少年表情很复杂,似悲伤又似愤怒。莫吟雪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的弟弟?为什么那副样子那么陌生,从来都没看到过的他。可是这股气息不会错的,是她绝对不会认错的,凌的气息。

  “凌?”莫吟雪仍然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慢慢靠近,举起那颤抖不已的手抚上他的脸庞。这种跟以往一样的玫瑰质地般的触感,和温热的触感,太熟悉了,毫无疑问就是她那个天使一样的弟弟啊。她的眼角有氤氲的水汽在堆积,“是凌没错吧。”

  “是我哦,姐姐。”少年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享受似的眯起眼睛,纤长的睫毛在眼窝留下浅浅的阴影。那一刹那莫吟雪再也控制不住泪腺,几乎是嚎啕大哭地扑上去抱住了他:“我不管这是奇迹还是什么,不要再离开我了!求你了……”歇斯底里地哭着,嗓音里带着一丝嘶哑,双手紧紧环住他,好像不这么做的话,他就会再次消失一样。

  “姐姐抱得太紧了,有点……喘不过气。”少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爱哭鬼姐姐,只好把头靠近她的颈窝。“我不会放开的,直到让你难受得哭之前都不会松手的。”此刻的她就像一个耍赖的小孩子,把少年越抱越紧。

  “那,和我一起去往地狱吧。”少年突然改变了温和的语气,带着浓浓的敌意,在她耳边轻轻吐气。没等莫吟雪体会完这句话什么意思,侧腹就一阵钻心的刺痛,接着,什么热乎乎的液体涌了出来。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推开少年,看到的却是自己腰部被刺了一刀的伤口,鲜血正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这一刀,看得出来,非常狠,是带着杀意的一刀。

  莫吟雪呆呆地站着,捂住伤口,竟然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因为,当她抬头的时候看到的是自己的弟弟得意地舔着匕首上自己的血,一边森森地笑了……再后来,头部受到了重重的一击眼前一黑,暂时失去了知觉。

  少年抱起了晕倒的莫吟雪,怜爱地看着怀中的她:“可怜的姐姐,好好睡一觉吧。”慢慢走进小木屋,关上了门。外面依旧月光如水。

  莫吟雪做了一个梦。梦见昔日最疼爱的弟弟掐着自己的脖子狰狞地问“为什么死的不是姐姐,死的是你就好了啊”。一直循环,一直循环,那句话宛如一根毒刺深深扎进她的心脏,每呼吸一次就疼痛难忍,仿佛是在提醒毒刺的存在一般。

  “不……不是……”迷糊中她紧皱眉头,不停摇头,脸上渗出了一层薄汗。少年坐在床头靠着微弱的烛光打量着她的表情。她越是露出痛苦的样子他越是兴奋不已。然后,少年伸手在她额头上方舞动着,一团诡异的萤绿色光晕围绕着她的头,这个过程几秒钟就结束了。

  “大功告成。”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莫吟雪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模糊的视线不断变换,睁眼好几次视野才变得清晰起来。她看见窗外灿烂的阳光投了进来,想要起身,头部却一阵剧痛,就像一千根针在扎似的,一阵眩晕,她放弃地躺了回去。

  “姐姐你醒了吗?”少年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关切地凑近,“现在头可能还会有点疼,等会再起来吧,我为你做了你最爱的三明治。”墨绿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和关心。

  “谢谢你,凌。”她欣慰地笑了。从她和凌逃到这里生活已经过了一周多,他们终于逃离了令人绝望的家,私奔了。其实过得并不怎么样,昨天还非常不走运地被几个半神袭击。那些半神好像是要利用自己达到一些什么目的……真是不择手段的恶魔呢。

  “姐姐,怎么了?”看见她紧咬嘴唇好像在沉思什么的样子,少年不安地问。

  “没事,就是昨天的事真是心有余悸……我怕……”话音刚落,马上被少年拥入怀中,温柔而坚定的声音萦绕在耳畔:“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姐姐的,一定。”莫吟雪贪婪地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感觉幸福无比:“凌身上,好香……好喜欢……”

  少年不好意思地放开她,扯着衬衫的一角,脸上有几丝红晕:“因,因为刚刚洗了澡。”莫吟雪恬静地笑了:“过来,再让我抱抱。”

  “嗯。”他点了点头,露出两颗小虎牙,张开手轻轻搂住她。莫吟雪把脸埋进他的胸膛,轻轻啃咬着弟弟漂亮的锁骨。好干净,无论是衣服,肌肤,头发,都好纯净的味道……让人想要去玷污,去占有,去守护。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弟弟有这种想法的?她也不记得了,反应过来的时候眼睛里只注视着他。

  “姐姐?……”少年不解地看着她,眼睛里全是无辜和信任。

  就是这个眼神,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我……至少不会让我那么有罪恶感。“我喜欢你啊,凌,我想和凌接吻。”再次把脸埋进他怀里,莫吟雪小声嘟囔着。一定会被拒绝的吧,说不定还会被推开,被骂。莫吟雪紧紧闭上眼睛,等待着预想中的一幕。然而,一分钟过去了,对方似乎毫无反应。

  就在她觉得奇怪,抬头想要确认情况的时候,嘴唇被堵住了,少年俯身蜻蜓点水似的在她嘴上轻啄了一下,然后害羞地挠了挠头:“……我也喜欢姐姐。”莫吟雪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希望这个幸福时光延长,再延长。

  “啊不好,我该去采药了。”也许是故意掩饰羞涩,也许是真的想起了要做的事,少年匆忙地拿起药篓子出门了,“姐姐等我回来!”莫吟雪欣赏着他慌慌张张的样子,打从心里觉得他可爱极了。

  那么我也出去走走吧。阳光这么好,散散步心情也会更好,还有利于身体恢复。心里这么想着,她缓缓起身,将旁边的那杯牛奶一饮而尽,慢悠悠地出了门。

  森林里稀稀疏疏的树影,灌木丛上结的野果,路边开的不知名的小花。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到舒适无比。莫吟雪一边哼着歌一边往一条小径走去,没走多久就看见不远处摔倒在地上的凌,还有……旁边一个衣着华丽的银发男人……啊!那是半神!

  莫吟雪一边焦急地想着怎么办一边注视着那边的情况。看见那个半神用脚踹着弱小的凌,一边咒骂着什么。那一秒钟,她紫红色的瞳孔扩散了,体内的血开始急速升温,抑制不住的愤怒直冲头部,她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混蛋!放开他!”

  银发男人错愕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失踪者,不耐烦地说:“你知不知道找你找了……”还没说完,就被她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嘴角破了一点皮。他震惊地打量着她,随后明白了什么似的把锐利的目光投向草地上的凌。

  “警告你,不要再打扰我们。”莫吟雪扶起地上的凌,歪着头瞪着银发男人,眼神空洞而诡异。男人不禁想起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亲眼目睹她杀死父亲的时候,一模一样的眼神。

  “啧。”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