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七罪女王血华录

噩梦的开始

七罪女王血华录 华舞樱飞雪见月 2429 2016-08-27 15:20:28

  夜,静极了,玉盘似的满月在云中穿行,一片安静跟着银雾般的月光洒在大地上。

与这静谧的夜晚不相称的是,此刻,某个古老的城堡中,一群恶魔正在庆祝狂欢。

“你们两个还真行,轻而易举就拿回东西了。”看着得意洋洋的德墨诺斯,洛基举起高脚杯与他碰了一下。

“哼,区区一个小偷不足为惧。”德墨诺斯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随意地和他干杯。

玻璃轻轻碰撞的声音格外清脆,也格外悦耳,至少对于凯旋归来的德墨诺斯是这样的。

“可是雪雪姐姐还是没有回来啊。”不知是故意泼冷水还是无意提醒,米奥大口咬着九分熟的黑椒牛排,一边嘟囔着。

“她回来你就等着吃素吧哈哈哈。”大概是难得地击溃了嫉妒的半神一次,平日不苟言笑的尼德霍格似乎也十分高兴的样子。

德墨诺斯轻轻摩挲着失而复得的武器,一边冷眼看着尼德霍格,唇边勾起一点不怎么引人注意的弧度。天性高傲的他心里正暗自窃喜着——本来他就是自诩七宗罪里最强的存在,除去心理因素导致的估量偏差,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非常有自信的。可是自从武器被偷后,他简直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耻辱,因为没有武器的他再怎么厉害也只能排在尼德霍格之下。

对于尼德霍格的力量,他是不否认的。可以说,在他眼里,除开那个简直在作弊的小偷——嫉妒不说,唯一能与自己匹敌的就是暴怒——尼德霍格。至于其他人,根本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而尼德霍格虽然力量有优势,说到底不过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蛋罢了。现在自己的西洋剑物归原主,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人能与他对峙。

德墨诺斯轻蔑地扫视着在场每一个人,满意地眯起眼睛。

“哈啊——”提尔穿着睡衣慢悠悠从楼梯上下来,揉揉惺忪的睡眼,“你们吵得我睡不着了。”

你到底是睡神还是懒惰之神啊,睡那么久脑袋真的不会坏掉吗!众人无语地看向他,片刻,移开目光。

“喂喂,看看气氛啊,今天我和小墨可是凯旋归来了呢。”阿尔贝罗妩媚一笑,走到德墨诺斯身边,把手搭在了他肩上。

“不要叫我小墨。”德墨诺斯嫌恶地排掉了他的手,一副“我和你并不熟请不要靠这么近”的表情。

提尔瞥一眼佩戴在德墨诺斯腰间的名剑,大致明白了什么,却仍然是一副提不起兴趣的样子,转身准备离开大厅。

“喂喂,好歹说点什么啊,这是初战告捷啊。”洛基不解地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伸手拉住了提尔的手臂。有点奇怪,今天的提尔。虽然平时也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今天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幼稚。”提尔转过头冷冷看了德墨诺斯一眼,那束目光含着轻微斥责的成分,直接地刺向了德墨诺斯。说完又准备要回房间。

“你什么意思?”德墨诺斯轻蹙眉头,站起身来走向他。什么啊那种眼神,是在戏弄我吗?不爽到了极点。这个人,这个黑发蓝眼的男人,虽然实力不及自己,但是头脑意外地很好用,经常语出惊人。不过,只有聪明是赢不了我的。

德墨诺斯面对面高昂着头看着他,提尔也毫不回避地回视他。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微妙的火药味。没人敢再多说一句话,生怕引起一场不必要的杀戮。大家都只是尽量屏住呼吸,默默关注着事情发展的动向。

“我说,能不要那么骄傲自满了吗?掉进嫉妒另一个陷阱也说不定。”提尔双手放在脑后,偏着头淡淡地说,“我以为你们把那女孩带回来了,没想到你去拿自己的剑,真是不明智的选择呐。”

“你是说我的剑还没有那个蠢女人重要吗!”德墨诺斯加重了语气,音量不大,却给人一种绝对不可侵犯的威严和压迫感。此刻他真想给提尔一点教训,小看自己,小看自己的剑是什么下场,真想让他好好记住。

“好啦好啦,雪儿那边我已经刺激过了,回归城堡也只是时间问题。”眼看气氛越来越僵硬,阿尔贝罗站出来挡在他们中间充当和事佬。

提尔向来是与世无争的,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打着哈欠继续往楼上走了。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提尔的脸上露出了未曾有过的严肃面孔。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恐怕他们的命运会往最糟糕的方向前进了。

另一边。小木屋里——

莫吟雪看到负伤累累精疲力尽的凌倒在门口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她二话不说把弟弟扶进屋里,气喘吁吁地把他拖到了小床上,查看他的情况时,看到了弟弟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心里仿佛千万根针在扎一样。

凌紧闭着双眼,嘴唇发紫,脸色苍白,还冒着冷汗。莫吟雪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抓住弟弟的手一个劲的叫他的名字:“凌……凌!醒醒啊。”

床上的少年并没有回应她,只是安静地躺着,呼吸声微弱得难以捕捉。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的脸色仍然没有红润起来。一旁的莫吟雪早已泣不成声,由于抽泣太久声音已经有一些沙哑。

现在的她,除了紧握住弟弟的手,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她不明白,弟弟只是出门一趟,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可怜的弟弟到底遭受了什么?是半神吗,为什么不放过她弟弟,目标只是她一个人不是么。

脑袋里乱嗡嗡地响着,她开始自责起来。都怪她,如果她能强势地跟他一起出去的话!哪怕,哪怕是自己受这样的伤她也不愿意看到现在这一幕。

少年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已经两个小时了,一直紧握着他手的莫吟雪惊恐地发现他的体温在迅速地下降!这是将死之人的征兆吗?

“不!不会的,你醒醒啊!”莫吟雪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压抑的情绪,她紧紧抱着渐渐冰冷的这一具小小的身体,才发现自己的弟弟好瘦啊。而她作为凌的姐姐,没有照顾好他,只会一个劲地从凌那里索取温暖,甚至还在关键时刻怀疑他!

莫吟雪的世界恐怕跟现在的夜色一样黑暗。黑色,是绝望的最佳代表色不是么?窗外漆黑一片,屋里只有微弱得摇曳着的烛光,就好像凌随时可能夭折的生命一样。

黑夜,就是黑得没有方向的全世界。

就在莫吟雪快要跌到绝望的谷底的时候,她猛然发现,弟弟漂亮的眼睫毛轻颤了一下。她不敢置信这样美好的奇迹,甚至以为自己开始出现了幻觉。

可是接下来凌的一系列动作证明她并没有看花眼。凌艰难地睁开眼睛,虽然只有一条缝,但是莫吟雪已经喜极而泣了,她努力克制着激动的情绪:“凌!告诉我,怎样才能救你。”

凌的眼神空洞浑浊无法对焦,嘴唇轻启想要说什么的样子,可是声音太小了听不清。莫吟雪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侧耳倾听。

然后她听到了迄今为止弟弟说的最匪夷所思的一句话。

“给我……你的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