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七罪女王血华录

女王与蓝色蔷薇

七罪女王血华录 华舞樱飞雪见月 2493 2016-08-21 19:59:53

  这句话宛如一枚深水炸弹,让室内温度一下子降到了0度以下。虽然夸张了点,但是莫吟雪感受到的就是这样微妙的寒意。所有人面面相觑,默不作声,似乎对这个问题想要一致无视下去。

  这难道是什么不可以问的秘密么?

  察觉到这一点的莫吟雪本该不再提起,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按捺不住心中那股想要一探到底的欲望,于是她又故作镇定地补了一句:“嫉妒,不在呢。”这一句说出口又会发生什么呢?此刻的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潜意识里一直有个声音萦绕着,催促着她了解。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奇怪。

  “呵,以为你只是个迟钝的女人,没想到意外地敏锐嘛。”最先开口的是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令她意外的是,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之前一直闭口不言的提尔。

  “那么嫉妒的半神是谁?”她丝毫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和迫切,说不上来原因,她的第六感告诉她,那位嫉妒的半神也许对她很重要。

  提尔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用手捋了捋睡乱的额发,打了个哈欠,毫不理会焦急的莫吟雪,卖了个关子又沉沉睡去。

 ……

  “我可以揍他吗?”莫吟雪黑着脸说。

  旁边的米奥漫不经心地接了一句:“雪雪姐姐最好不要去深究比较好哦。比起这个,还有更重要的事不是吗?”

  更重要的事?对了,从到这个陌生的环境起她就一直身份不明,安全得不到保障,而且刚刚他们还提到了……

  女王候选人。这无疑是个关键词。

  “是说成为女王的事吧。”她试探性地说道。

  “虽然只是个卑微的平民,脑筋却转得快呢。还是说,现在仍然沉浸在杀了人的快感之中?”德墨诺斯故意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嘲讽的语气中夹杂着威胁的意味。

  意思很简单。她已经杀了人,有了这辈子都洗刷不掉的污点,是回去坐牢还是呆在这里乖乖任他们摆布。真卑鄙。不过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期望了,凌已经不在了,她最重要的人不在了,当个傀儡不算什么。

  “原来已经杀过人了,不过要成为女王,这女人还差得远吧。”尼德霍格甩了甩手里的鞭子,玩味地笑了。

  这个人,肯定已经杀死过无数人了吧,追求血腥刺激和残忍的手法,这一切都写在他的眼神里。

  不要和他对视太久,否则可能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

  莫吟雪胡思乱想着,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淡淡地说:“所以得有人来说明一下吧,半神究竟是什么?为什么需要女王?”这时,洛基走到她身边,把一切告诉了她……

  半神是拥有神的力量,却不被神界承认的存在。作为被天主教视为邪恶之源的七宗罪,他们的力量来自全人类的欲望,欲望无止境,他们的强大就无上限。渐渐地,他们的力量越来越强大,甚至威胁到了神界,自封为半神。

  神界对此很是恼怒,他们觉得七宗罪玷污了神的称号,同时又惧怕着七宗罪的力量,于是联名申请消灭七宗罪。可是七宗罪存在之久,力量之大,就连主神宙斯都没办法完全消灭他们。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神和人都不可避免地给七宗罪制造最好的养料。最后众神集结了所有神力,将七宗罪的力量削弱了大半,并把他们约束在一个威胁不到神界的规则里。

  这个规则就是:除非他们与一个自愿和他们氵冗氵仑在深渊的特殊女孩子相爱,否则他们的力量上限永远不会恢复。

  宙斯给七宗罪们开了个有趣的玩笑,也是给他们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他们不可能找到那个万里挑一的特殊女孩子,更不可能会有人愿意和他们一起 生活,就算前两个条件都符合了,他们也不可能爱上她。因为七宗罪,是没有感情的,他们只是欲望的化身。

 ……

  “噗嗤。”了解了一切之后,莫吟雪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捂嘴笑。

  “平民,有什么好笑的。”德墨诺斯不满地瞥了她一眼。

  “你们都是顶级帅哥没错啦,可是相爱什么的也太天方夜谭了吧哈哈哈。”莫吟雪故意笑得特别大声,虽然面对的是这么一群危险分子,但是她现在却毫无紧张害怕的感觉,好像很快就融入了这里的气氛一样。

  “真过分呢雪儿,我可是对你一见钟情了。”阿尔贝罗朝她眨眨眼睛,像变魔术一样从袖口掏出一支蓝玫瑰,“送给未来的女王陛下。”

  蓝玫瑰在亮丽的灯光下更加迷人,带着几滴微润的露珠,就这么递到了莫吟雪手里。她不禁有点脸颊发烫,自己故意调侃没想到他还认真地送了这么漂亮的花。话说回来不愧是色谷欠的半神,能够巧妙地把握时机俘获姑娘的芳心,全世界的男人都该向他学习。

  等等,突然回想起刚刚这人还轻浮地贴上来……额,果然还是不要向他学了!

  “雪雪姐姐不要听他胡扯,他对每个女孩子都那么说,”小正太米奥小声抗议着,然后对她绽放了一个天使一般的笑容,撒娇地说,“姐姐今晚陪我睡好不好~”

  这世上最可怕的恶魔披着小正太的皮囊露出天使的招牌笑容……让人怎么拒绝呢可恶!看见他就想起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凌……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想把他暂时当成凌的替代品。

  不不不,凌比他善良多了,凌是不可替代的!是我最珍贵的人……就算再痛苦,也不可以做这种饮鸩止渴的事。

  她恍惚地摇摇头,委婉地拒绝了这个提议:“我想我还是习惯一个人睡。”米奥失望地嘟了嘟嘴巴,又满不在乎地走开去烤曲奇了。

  “那么,时间不早了,我带雪儿去客房休息。”阿尔贝罗微笑着朝她示意,莫吟雪简直感动得快哭了。这个人为什么如此体贴!如此会打圆场!如此情商高!事实上,今天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她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身心疲惫,很想躺着闭目养神,把一切烦恼抛之脑后。

  于是乖乖地跟在他身后,绕过了几根圆柱,走过螺旋楼梯,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

  “请进。”阿尔贝罗颇有绅士风度地拉开房门。

  这是一间大小适中的典雅房间,豪华的梳妆台,纯银的烛台,高级玫瑰香薰,蚕丝缎带交接错落在天花板,还有一张酒红色被褥的双人床。她缓缓走进房间,来到落地窗前,正想要将窗帘拉上睡个好觉,突然发现绮丽的美景。

  那是一整座蓝玫瑰花园!她一时忘记了疲惫,目不转睛地盯着月光下熠熠生辉的蓝玫瑰。

  “喜欢蓝玫瑰么?”阿尔贝罗来到她的身侧。

  “嗯,很漂亮。”

  “看来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诶?这个花园是你种的?”

  “是啊,我也很喜欢蓝玫瑰,不过,可能跟你喜欢的原因不一样呢。你知道蓝蔷薇的花语吗?是——不可能的爱情。”

  ……

  在阿尔贝罗道晚安离去以后,莫吟雪独自伫立在落地窗前望着楼下簇拥的蓝玫瑰,在清冷的月光下凝结了露珠,看起来好寂寞,像在风中哭泣的人儿。

  一阵微风拂过,妖异的蓝色蔷薇随之摇曳,沐浴在如梦似幻的银色月光下,看起来像缥缈的海市蜃楼。

因为美得不真实,让人不禁想要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去试探,爱情,不也是这样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