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七罪女王血华录

吃饭要守规矩

七罪女王血华录 华舞樱飞雪见月 2509 2016-08-21 19:59:53

  莫吟雪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9点多钟。没有闹钟,没有鸟叫,没有蝉鸣,什么都没有。这里就是这么一个安静得可怕的地方。不过也多亏这种极致的安静,她才能一觉睡到自然醒。以前早起打工实在是太辛苦了,每天早上都因为睡不够而乱发一通起床气。

  那个时候,凌总是笑着端来一杯热牛奶给她,那怒气瞬间就能消散一大半。面对凌,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动怒。对她来说,那时候的凌就像晨曦中的天使一样。开心的时候凌陪她一起,难过的时候凌也陪她一起,无论做什么事凌都能让她打起精神,挺过最困难的时候。

  这种美好关系的破裂的那一刹那,她的世界的唯一精神支柱轰然坍塌……

  “原来人在那种时候,什么可怕的事都做得出。”望着天花板,她自言自语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没错。无关痛痒。伤害了凌的人不该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杀了人之后,自己恐怕不再是以前凌眼中那个善良乐观的姐姐。

  突然想起德墨诺斯说的那句“果然,你有那种潜质”说不定,自己之前的善良乐观是因为有凌这个天使指路,可是他不在了,现在自己身边是一群恶魔,自己阴暗的本性说不定就要暴露无遗了。

  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么?什么人之初性本善都是唬三岁小孩的。人性是什么?有时候人性比不过一首和平美好的歌,有时候没人性,反而是一种赞美。

  莫吟雪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管是凌死了的事还是她杀了人的事都烦透了。感觉压抑得喘不过气。

  她终于烦躁地起身,拉开窗帘,让阳光流进房间。这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雪雪姐姐起床了吗?我进来咯。”原来是米奥啊,她嗯了一声表示允许。

  米奥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餐进来了,笑嘻嘻地放在茶几上:“一个人吃饭好闷,我想和姐姐一起。”莫吟雪看向早餐,顿时无语。

  倒不是黑暗料理,难以下咽之类的,客观地说这顿早餐非常丰盛讲究,开胃菜,前菜,正餐,饭后甜点都无一遗漏,颜色和香味也是能勾起人的食欲的样子。只是……

  “米奥,你确定这是两人份的吗……”莫吟雪尴尬地看着摆满茶几的食物,不禁咽了一口口水,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十个人的量。

  “不啊,”米奥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这是我一个人的量。”

  ……更加想吐槽了好吗。为什么这个小家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别人的房间里要求别人陪他而且只能看不能吃?

  “吃这么多会把胃搞坏的,姐姐帮你吃点好了。”莫吟雪坐在了米奥的旁边,此时矜持二字完全与她无缘。说没有私心是假的,饿了整个晚上,现在正是饥肠辘辘准备饕餮一顿的时候呢。

  “嗯……那好吧!”米奥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然后毫不客气地开始享用主菜——烧鹅。说是享用,这家伙完全就是狼吞虎咽啊,不用刀叉直接简单粗暴地撕下肉来啃,而且还啃完还嘬手指头。

  莫吟雪简直看不下去了,这么萌的一个小正太怎么可以毫无吃相?她举起手轻轻敲了一下米奥的脑袋。

  “好疼,雪雪姐姐你干嘛?”米奥微微皱眉,用手捂住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不许卖萌,还有,手上油腻腻的不要去碰头发。”于是他又挨了一下。莫吟雪此时已经完全将他当做弟弟来看待了,因为他吃饭的样子实在很像小时候的凌。想到这里,她又温柔地笑笑,揉了揉米奥的小脑袋:“没人跟你抢,乖,慢慢吃。”然后偶然发现,手感真好,像一团小毛球。

  “唔……知道了。”米奥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说:“从来没有人摸过我的头,雪雪姐姐可以多摸几下吗?”大眼睛水润透亮,米奥此刻的样子直接戳中了莫吟雪的心窝。

  好可爱啊啊啊啊!

  如果说人类的母亲都有伟大的母性,那么在莫吟雪身上一定有着姐性这种东西。那大概是和弟弟相处久了自然而然萌生出来的东西,看到米奥这种比自己年幼的可爱孩子,无论如何都愿意去照顾。

  “那,以后乖乖吃饭,不许狼吞虎咽也不许暴饮暴食。”莫吟雪端起一杯热咖啡,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好难啊——”果不其然听到了某人的抱怨,她假装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我会试试看的!”元气满满的声音充盈了整个房间。

  于是在莫吟雪的初次讠周孝攵下,暴食的半神居然吃饭也开始有模有样了,这要是传出去,会笑掉别人大牙的吧。可是事实就是如此。也许是她身上有种特别吸引米奥的地方,也许是米奥觉得新鲜有趣,总之他现在吃饭很乖……大概吧。

  半神们除了晚餐会聚在一起,其他时候都是自由活动。于是在今天的饭桌上,众人就看到了这样的奇妙场景——

  “慢点吃,不要老是吃肉和甜食,尝点蔬菜。”莫吟雪一边将米奥餐盘里过多的布丁蛋糕剔除出去,一边往里面加蔬菜沙拉。米奥虽然明显不怎么开心的样子,但也没有反抗,只是对着盘子里的蔬菜迟迟没有下筷。

  “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一旁的阿尔贝罗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彗星都要撞地球了。”提尔仍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这孩子以前吃饭时最贪心的呢。”洛基幸灾乐祸地笑了。

  “哼,你最没资格说别人贪心吧。”德墨诺斯一针见血地讥讽洛基,一边优雅地切割着牛排。

  “……”尼德霍格沉默地看着这一切,神奇的是居然带着一丝微妙的笑容。

  连愤怒的半神都忍不住笑了……这样真的很稀奇吗?米奥以前到底是怎么进食啊……莫吟雪回过神来的时候,米奥正偷偷夹起一大块牛排,她立马拍掉米奥的手:“不可以,你已经吃掉十块牛排了。”还没到达餐盘的牛肉就这么掉在了桌上。米奥神色立马就不对了,几乎是瞪着她低沉地说了一句:“真啰嗦。我现在很饿啊。”那种眼神和声音让莫吟雪打了个寒颤。这个米奥,好陌生。那种眼神,是饱含了怒气和杀意的。本能告诉她不要再阻止,否则他可能会把自己生吞活剥。

  莫吟雪花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不顾一切地逃离了餐桌。她跑到卫生间用冷水拼命冲洗脸庞让自己冷静清醒。然后,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狼狈极了。

  对啊,她怎么可以这么傻。米奥他本来就不是单纯的人类小孩,怎么可以用哄弟弟的方式妄想改变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被他的外表所蒙蔽。说不定,一切的乖巧都是装出来的,为了让她取悦他。

  所以刚刚那一幕有什么好震惊的。自己本来就是他们的一个玩物,随时都可以把自己杀死。因为自己,太弱小了啊!

  想到这里,她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紧紧闭上双眼,头疼的快要爆炸。然后在十几秒之后突然脑袋里什么噪音都没有了,就像束缚着自己的绳子突然崩断,她缓缓睁开眼睛,再次看向镜中的自己。难以形容的表情,难以理解的眼神。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她心中那颗黑暗而不安的种子终于,发芽了。

  “我不是你们的玩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