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七罪女王血华录

起点?

七罪女王血华录 华舞樱飞雪见月 2006 2016-08-21 19:59:53

  世界是不公平且残忍的,这里不仅有彩虹,它同时是一个非常肮脏粗鄙的地方。

  有人生在天堂之中,有人活在地狱边缘。纠缠这华美凄艳的命运,她再一次被推到了十字路口。

  原本,那应该是个幸福的家,是啊,原本。

  “你们为什么不救我弟弟!为什么要袖手旁观!”

 在看到从高楼摔下最后躺在血泊中的那具小小的尸体的时候,少女不禁嘶声竭底,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望着眼前灰暗的一幕,大脑开始像放电影一样把往事高速回放。

  弟弟,姐姐,父亲,母亲,他……

  先是母亲在外面有了夕卜遇。

  “这种贫穷的日子我再也过不下去了。”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去。

  虽然日子不富裕,难道一家人在一起不是最重要的么……

  然后父亲整日酗酒,打骂姐弟俩,消沉度日。

  “留下这么两个拖油瓶,没用的东西!”家庭的不幸为什么要迁怒于孩子呢……

  最后自以为深爱自己的他也背叛了。

  “我喜欢她,有什么问题么?”

  没问题,我不需要你这种人。

  可是,可是只有那个纯洁无暇的弟弟,是她唯一的牵挂。

  “姐姐工作好辛苦,等我长大了我养你。”

  因为贫困不得不辍学打工,带着一身疲惫回家后却是弟弟热情的拥抱,她几乎快哭出声来。

  “姐姐,以后我们结婚吧,把你交给其他人我不放心。”这个16岁的少年认真地说。

  “凌。不可能的,我们是姐弟……”

  还没等她说完,少年打断了她,眼神里露出一丝悲伤:“可是,我们不是亲姐弟,不是么?”

  是啊,因为凌是捡来的孩子。他已经够可怜了,可是依然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思绪一瞬间回到此刻,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回了家,然而家中弥漫着一股可怕的,令人厌恶的气息。

  没有开灯,没有抬头,在夕阳的余晖中,她的声音冷得刺骨:“凌为什么会死呢?”

  中年男人一边吐着烟圈一边狰狞地笑了:“我推他下去的,不过他可是自愿的。”

  紫红色瞳孔一刹那扩散,紧咬唇瓣,几乎是一字一句挤出来几个字:“为什么。”

  “你以为你赚那点钱够支撑起这个家么?只要凌死了,我们就有一大笔保险赔偿呢。”

  毫不在意的,贪婪无度的语气,令人作呕。

  这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陌生了呢。

  “所以你就!”抑制不住心中不断攀升的火焰,她冲到阳台紧捏住他的衣领。如果怒火可以具现化,那么一定可以将他在一秒钟之内变成灰。

  “我是你爸!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亲生的我连你一起推下去!”中年男人不耐烦地给了她重重一巴掌。

 脸上一阵刺痛,心里被怒火灼烧,好热,好难受。

  她捂住微肿的一边脸:“对不起,爸……”被淡蓝色头发遮住了眼睛,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好像是在哭?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继续趴在阳台抽烟。她默默走开,不一会儿轻手轻脚回来:“爸,你看。”

  男人慢慢转过身,正准备不耐烦地说怎么了,可惜一个字还没说出口,腹部就好无防备地被刺了深深的一刀。男人惊恐地睁大眼睛,还没来得及挣扎又被刺了好几刀。

  “你看,你今天流的血,就是我明天收到的钱哦,”她抬起头,眯起眼睛,浅浅地笑了,把刀在他体内转动着,“爸,你也有保险对吧?怎么了,教会我这招的,不是你吗?”

  男人因痛苦而狠狠皱眉,嘴里发出不成声的悲鸣,双手轻微抽搐着。

  “吵死了。”少女脸上的笑意突然消失,用力把这个将死之人推了下去。

  “砰”地一声巨响,过了一两分钟就开始人声嘈杂。少女没有下楼,也没有逃走,她静静地躺在沙发上,看着溅上血的手指,自嘲地笑了:“一连死了两个人,警察肯定马上会到吧。”

  “不逃走等着被抓么,愚蠢。”一个自大的男声在某个角落响起。

  “谁?”她警惕地站了起来,捏紧手中的水果刀。

  “你还真是迟钝啊,这么久才发现屋里有别人。”男人双手抱胸从暗处走了出来,带着一丝不屑。

  什么啊这种唯我独尊的语气,真是让人火大的男人。不过,好像是精品级的美少年?银色的发丝,闪着妖异光芒的紫瞳,修长的身形,穿的是……类似帝国皇帝的服装?

  “那是什么?cosplay?”她打趣地说着,翘起了二郎腿。轻松日爱日未的氛围,实在难以想象她刚刚了结了一个人的生命。

  “真无礼啊你。”银发少年靠近了她,用手捏起她的下巴,戏谑地笑了。

  好近,好危险。她的本能告诉她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他有可能下一秒就捏碎她的头骨。

  这个人,绝非善类,不,甚至可能不是人类。想到刚刚杀完人的自己又算什么善类呢,居然还担心遇到恶魔?不过是两个恶魔的较量罢了,这里从一开始,就没有好人。

  于是她微眯起眼睛与他对视,捕捉到了对方眼里的一丝惊讶。

  “果然,你有那种潜质,”银发少年松开手,高昂起头,“初次见面,我是傲慢的半神——德墨诺斯。”

  这个男人,连自我介绍都要那么傲慢吗?真令人不爽,啊不对,他刚刚说了他是傲慢的什么来着?

  少女正准备回话,却听到楼下一阵警笛声,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虽然还有些事未确认,现在先带你回去好了。”少年不由分说地抱起她,突然腾空一越,踩在阳台的栏杆上直接飞了出去。

  “哇——”动作快得吓了她一跳。

  “别吵,不然把你丢下去。”银发少年面无表情地说。“虽然完全没有把我丢下去的意思……”她小声嘟囔着。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讨厌这个突然出现的自大狂。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望着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她预感到,也许她的命运会就此逆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