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战争史上的奇葩,撩妹界的王者

战争史上的奇葩,撩妹界的王者

芥末烤雨

  • 短篇

    类型
  • 2016-08-09上架
  • 4226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战争史上的奇葩,撩妹界的王者

  丧心病狂的撩妹狂魔,意呆利人

01

你要是问我偌大这么个地球,哪个菜系最好吃,我可能回答不上来,但你要问我这么多个人种,哪个最会撩妹,那一定非意大利男人莫属了。

第一次感受意大利男人撩妹狂魔的属性并不是在意大利本土,而是在澳门,澳门有个叫‘The Venetian’赌场,赌场并不全是赌钱的地方,还有自带的酒店、餐厅、购物中心等。

The Venetian的购物中心最具特色,其中有条人工修建的室内运河,仿造威尼斯大运河建成,湛蓝的池水上飘摇着头尾尖尖的贡多拉,摇桨摆渡着‘贡多拉’的小哥中,有不少是意大利人。

彼时我刚高考完,老爸单位组织旅游,顺便捎带上了我。那个团里大部分是南方电网的职工,清一色全是男性,旅游团附送了坐贡多拉的项目,一整个团队都在运河口处排队等船。

赶上那年暑假去澳门旅游的人出奇的多,排了半个小时的队站的我头眼昏花,像条小狗一样瘫挂在栏杆上。

一个正悠悠哉哉唱着美声‘o sole mio‘的小哥路过我时忽然停下,抬起头,远长于亚洲人的睫毛扑闪扑闪带着笑意,比雪还剔透白皙几分的皮肤,好看的唇说着流利的英文,“Beautiful girl,are you alone?”

我一愣,左右看看,好像只有我一个女性生物,摇摇头,“No,I come with my father。”

小哥顿了顿,十分真挚地看着我,“Is him god?”

什么?!我猛烈摇头,“Of course not。”

小哥一脸不信,“No,he must be god,and made you by the most beautiful flower of the world!”

小哥扯了个感觉比壁顶蓝天白云油画还要灿烂的笑容,有一种让人不得不相信他的鬼话的魔力。

天晓得那天我就扎了个歪歪斜斜的马尾辫,一张没擦防晒霜的脸被澳门的海风吹得快比上菲律宾人,还穿着土里土气的T恤和运动鞋。就这么副尊容,小哥居然能一会儿一个形容词夸得眉毛都不带皱的。而且还十分热情洋溢地让我插队到最前面去,理由是美丽的姑娘怎么可以排队!

我看一眼我爸,我爸一脸快去快去的表情。

然后我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插了队,意大利小哥专门划到前面去等我,上船时朝我笑的眉眼弯弯,“小心点,红宝石一样的小姐,别让河水打湿你美丽的脚。”

一顿beautiful 、pretty夸得我差点飘飘乎一头栽倒运河里。

就是在船上看着那个面容精致的意大利男孩一边放电一边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的一瞬间,我决定等以后,一定要去一次意大利!

02

终于成行时是和在美国交换时的室友Claudia一同去的,我们俩听闻意大利遍地是帅哥的传闻已久,吭哧吭哧在快餐店打了三个月的工攒够了路费,第一站就直飞了威尼斯。

威尼斯除了是座名副其实的水上城市以外,街头艺术也特别丰富,路边经常能看见在画油画、拉小提琴或者弹吉他的街头艺术家。

我和Claudia拎着箱子往定的酒店走时,路过一座金碧辉煌,十分宏伟富丽的圣母堂,忽然就被一个长得十分可爱,拎着一篮玫瑰花的小正太拦住,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递给我和claudia一人一人一枝花,“Are you angels?”

被这么漂亮的小男孩赞美,我也不自觉得口吻变得极轻柔,“No,we are not。”

小正太特别认真地说,“No,you are my angels!”

这么小就会用撩妹的手段营销,以后还了得!

然后我俩就很自觉地准备掏钱包,小正太立马摇头,“Mom told me ,roses are presents for beautiful girls!”说完顿了顿,又纯真又狡黠的一笑,“So,one kiss one flower?”

这孩子,以后一定是个祸害,不能纵容他这种歪风邪气!

然后我和claudia十分开心的一人亲了他滑嫩的小脸蛋一口。

亲完之后,小家伙指了指旁边一个正拿着画笔冲我们笑的帅哥,“其实玫瑰花是他送的,今天我赚到了两个天使的吻,好开心!”说完飞快的跑开了。

我们回头就看见不远处一个画油画的小哥,握着画笔的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帅的人神共愤的脸上挂着无比温柔的笑容,“我本来觉得这幅画画的很好,直到两个缪斯一样美丽的姑娘出现,让我的画黯然失色,我可以把你们画进去吗?”

小哥可能是个混血,一双眼睛是挪威人特有的美丽冰蓝色,像二次元动漫里的人物一样美的惊艳,特别清澈真挚,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抖动。

我倒吸一口气,看一眼也是一脸七荤八素的Claudia,又看了一眼华美异常的圣母堂,恩,这肯定是个骗子!

然后俩人撂下箱子就开始摆pose,“Is it ok?”

帅哥一脸特别做作的惊为天人的表情,一连串的感叹词,“Amazing!Wonderful!You are so gorgeous!”

说实话傻子都能看出来其中的表演成分,但是配上那么一张帅的无可挑剔的脸,明知道是假话依旧听得很开心。

小哥画完之后特别温柔的看着我俩,“只有一幅画,可是有两个缪斯,这该怎么办呢?”

我和Claudia掏出手机,“没关系,你保留原稿,我们拍下来就可以了。”

小哥严肃的板着脸,“这怎么行!把电话和地址留给我,等我再画一幅,寄给你们。”

留地址时我们完全报着玩闹的心态,以为只是搭讪要电话的手段而已。

可是后来小哥居然真的把画寄了过去,还附赠一个飘着Jo malone Assam香味的note,“I love you。”并且附了个以唇印为基础的缪斯画像在末尾。

03

意呆除了帅哥,另一个闻名世界的就是咖啡了,意呆街头有许多咖啡店,每一家都极具特色,采用的咖啡豆,烹煮方法甚至都不尽相同。

在米兰时,我和Claudia随便挑了家门口窗棂上放着漂亮盆栽,藤制的木椅上还闲闲躺着一只小白猫的咖啡店就进去了,店里面没什么人,前台三个180+,宽肩窄腰大长腿,脸也帅的一塌糊涂的店员使劲儿冲着我俩笑。

杀伤力,大概50吨TNT上下。

我平时睡眠比较浅,不太敢喝咖啡、茶之类含咖啡因的东西,因此对咖啡不是很有研究,看着哗啦啦一整张各式各样咖啡,有些发蒙。

因为店里顾客很少,三个店员里有两个都跑过来帮我们点单,我点的慢了点,其中一个也不急,直接从旁边拖了把椅子来,坐在我旁边,特别认真的托着雕塑一样的俊脸,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

我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两下,“不好意思,我不太常喝咖啡,不晓得点哪个,是不是点的太慢了?”

帅店员棕色的眸子神采奕奕,摇摇头,“不慢,这么漂亮的小姐,看到太阳落山都可以。”

我的脸哗啦一下烧起来,慌慌张张随便指了一杯Espresso,小哥诧异了一刹那,“你确定要喝这个?”

我那会儿脸特别烫,满脑子就想让这小哥快别看我了,晕乎中飞快地点点头。

帅店员耸耸肩,嘟囔了一句,“好吧。”

直到咖啡端上来我才晓得帅店员为什么要再次跟我确认一次。

苦啊,太他娘的苦了!一口下去我眼泪都快飚出来了。

帅店员在旁边看着我直笑,又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杯飘着奶泡笑脸的卡布奇诺和两块儿cupcake,“就知道你喝不了,喝这杯吧。”

结账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下账单,上面只有两杯咖啡,我特别奇怪地问他,“怎么只有两杯?”

帅店员笑着朝我眨眨眼睛,特别熟练自然的握住我的手,一脸真挚,“剩下的都是对美丽小姐们的款待。”

付完单帮我们点单的两个帅哥非要送我们出店门,送出店门还不放心,又送到了街口,之后干脆直接把我们送回了酒店,说是,“路上的咖啡店太多了,不能让你们再有机会去别的家。”

04

法国普罗旺斯正好在和意大利接壤的地方,因此我和Claudia也顺道去了一趟普罗旺斯,那个时候天气正热,我俩也没多想,觉得薰衣草田里肯定没蚊子,一点防蚊虫的准备也没做,穿着短裤吊带就去了。

薰衣草是可以防蚊子,可备不住它有其他吸血的小虫子啊,我俩进去没十分钟,就感觉两条腿过敏一样痒的不行,一挠就看见七八个正在慢慢变大的蚊虫叮咬包。

“oh no!”我俩默契地同时惨叫,恰好在我们隔壁田埂上有五六个年轻的意大利帅哥,但似乎不太会说英语,只是十分友善地看着我们,用意大利语叨咕了一串话,我猜可能是在问,“发生了什么?”

我们俩哭丧着脸指指花田,又指指自己的腿,还特意把腿翘起来,努力地指给他们看,白花花的腿上赫然的一个一个大包。

几个帅哥互相看了看,用意大利语互相交谈了什么,忽然间几条大长腿同时迈开,借着长腿的优势,直接跨过了挡在之间的薰衣草,走到我俩跟前。

我和Claudia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几个帅哥忽然七手八脚的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这这这……大白天的不好吧!

几个帅哥把上身唯一一件短袖脱了下来,递给了其中两个人,两个帅哥伸手把衣服递给我俩。

我俩不明就里的看着他们,表情大概是黑人问号脸,两个帅哥叹口气,比手画脚地说了一串意大利语,我一句也没听懂。

两个帅哥叹口气,抚了抚额头,决定放弃沟通,直接动起手来,弯下腰,十分绅士认真地替我们把T shirt绑在腰上,阳光打在帅哥线条分明的背部肌肉轮廓上,外加他俩后面一排光着上身,腹肌、胸肌分明的帅哥,看的我和Claudia动作统一的咽口水。

帅哥们的个子很高,所以两个人的T shirt差不多能把我们俩的腿包一圈,每个人还多出来了几件,于是帅哥又直接上手往我俩胳膊上裹,几乎是把我们当阿拉伯人裹,所有能露在外面的皮肤都给裹了起来,造型活像两个木乃伊。

木乃伊工程竣工后,两个木乃伊感激地看着帅哥们,连连道谢。离我近的那个朝我挤挤眼睛,指指自己的俊脸,笑的灿烂,“kiss?”

后来那一群光膀子的帅哥就陪着我们两个木乃伊逛完了普罗旺斯,期间不断有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俩,每当这个时候几个帅哥就特别认真地把我俩围住,特别凶狠地回瞪回去,听口气可能是在说,“看什么看!”

那种被一群帅哥保护的感觉,简直幸福到流泪。

05

走的那天,我和Claudia的航班是早晨十一点的,走的前一晚我俩跑到酒吧里喝酒,被帅哥们不断的搭讪,导致每个人都喝得有点多,以至于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

我俩飞奔着出去打的,好死不死就是没有空车,我们两个急的直跺脚。

忽然一辆警车停下来了,一个大约二十八岁左右的年轻警官特别友好地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打不到车吗?漂亮的东方小姐。“

我们俩狂点头,警官拉开车门下车,特别积极主动地把我俩的行李放到警车的后备箱里,又十分绅士地拉开车门,“去机场吗?我送你们啊。“

其实外国的交通状况也并不是都很好,尤其是意大利之类的历史比较悠久的城市,古老的街道狭长崎岖,特别容易遇到大塞车,屋漏偏逢连夜雨,好不容易遇到好心警官搭我们,结果又碰到塞车。

眼看着都已经十点十分了,我俩在车上焦急地坐立不安。

警官看看我俩,又看看手表,开玩笑道,“看来意大利不想让这么漂亮的姑娘们离开啊。”

我和Claudia苦笑一下看着他,帅警官看我俩真是急了,忽然拿起对讲机,用意大利语说了一串什么。

过了五分钟左右,来了两个骑小摩托的警察,带着头盔,长腿配警靴,帅的我俩差点都忘了要误机了,两个帅警官朝我俩招手,“上车。”

愣神的片刻,原本载我们的警官已经替我们拉开车门,“行李放不上去了,不过没关系,把地址留给我,我替你们办邮寄。”

那一刻简直感动的要哭出来,只知道说,“Thank you so much~”我们要把邮寄行李的费用给他,帅警官死活不收,特别的义正言辞,“帮助这么可爱的小姐怎么能收钱呢?”

对于意大利人这个种族来说,嘴甜是天生的,撩妹是骨子里的,我大学的英语老师曾说,中国的男人从小没有被教导如何成为一个绅士,想感受一个lady应有的待遇一定要去欧洲,那么我想,体验如何被撩到神智丧失,一定要去意大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