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桃运狂龙

第86章 夏筱筠姓格有缺陷

桃运狂龙 创造天地 2057 2016-10-07 14:52:02

    当天晚上,李唐已经准备休息了,可就在这时,毛小毛从洗漱间回来,而且举止遮遮掩掩很反常,这是什么情况,咋还没脸见人了呢?

  大晚上捂个脸想不引人注意都难,章冲心直手也快,上前掰开一看,整个人瞬间就乐了:“哈哈,小毛你这咋整的,鼻青脸肿撞猪上了啊?”

  一提起这茬,毛小毛心就在滴血,与此同时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撞猪了,还是一头母猪!”

  咬牙切齿的咋回事呢?李唐没笑,连说带问道:“你现在笑起来太恐怖了,赶紧憋回去!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的确,此时此刻的毛小毛不宜发笑,因为他现在笑起来会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毫无疑问,七个人坐下来准备聆听,而毛小毛也没有扯别的,直言大倒苦水:“还能咋回事,夏筱筠将我堵在洗漱间一顿揍,而且还专打脸。也不知是她自己明白过来的,还是哪个王八蛋提醒的,反正是卧了个槽的,这笔帐我算记下了。”

  还没完,言语间毛小毛转视李唐,耍起了无赖:“兄弟,我被打得这么惨你也有责任,不行,你得对我负责,给我报仇也行,要不然我不依!”

  七个人全然明白毛小毛为什么挨打,而始作俑者李唐则是满脸苦笑:“我怎么负责?要我说今天你就不该起哄!”

  毛小毛一听顿时不干了,咧着嘴嚷嚷道:“你这不是马后炮吗?现在是什么时候,打都打完了,还扯之前的干啥,能倒回去吗?总之这事不算完,你得给我报仇。”

  嘿,还赖上自己了,李唐没好气说道:“要我怎么给你报仇,也将夏筱筠打成你这样?这不是扯淡吗,我要是将她打成你这样,信不信她干炸了这个基地?”

  吓,以夏筱筠那骄横的姓格,她也许、大概、可能真干的出来!于是毛小毛连连摇头:“我也没说让你打她啊,这样,你的衣袜不是被她承包了么,那么就在这上面做文章,反正你就别管了,交给我来弄就是了!”

  李唐心中为夏筱筠默哀三秒,要知道毛小毛可是一肚子坏水,衣袜交给他,他指不定弄成啥样。

  “我警告你哈,衣袜可以交给你弄两天,但不许太过份,更不许给我整上粪便之类的,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OK,放心吧,我还没有那么下作!”

  这样就好,点点头的同时,李唐冲毛小毛招招手:“过来,我用内力给你按按,要不然明天可定消不了。”

  “嘿嘿,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不管我的。”毛小毛屁颠屁颠的跑到李唐床前,头一伸,举动跟献吻似的,弄得李唐一阵恶心反胃,差点在揍他一顿!

  调运内力于掌间,李唐犹如美容大师一样,晶心呵护毛小毛的面庞。

  不呵护也不行,要说那夏筱筠也够狠,常言说打人不打脸,可她到好,偏偏反其道而行,由此可见她对毛小毛的恨意有多大,或者说她把对李唐的各种不满意全部转嫁到了毛小毛脸上。阿弥豆腐!

  其实以李唐现在的功力,还做不到外放,所以只能覆于手掌,如果他突破了后天极限的话,治疗此时的毛小毛绝对更加轻松惬意。

  然而先天就像不可逾越的桎梏一样,哪有那么容易突破,更没有捷径可循,所以李唐到现在都没有摸到一点门道,也许是时间还没到,也许感悟和经历还不够,总之是强求不来的,一切还需顺其自然。

  “哎我说兄弟,你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动过收了夏筱筠那妖孽的念头?”

  听毛小毛这么说,刚准备休息的章冲也来了兴趣,立马凑了过来。至于剩下的五个,他们也好不了哪去,耳朵像兔子一样支棱着,恨怕漏掉其中哪怕一个字!

  没办法,训练太枯燥乏味了,以至于一丁点的桃se新闻都是调剂。

  李唐不明白毛小毛为何突然问起这儿,于是皱眉道:“你咋想的,怎么就扯到夏筱筠身上去了呢?”

  “嘿,我就是比较好奇,虽然夏筱筠在姓格上不太招人喜欢,但人家实打实的极品美女一个,而这么一个大美女却天天给你洗臭袜子,你的恻隐之心就没有一点萌动?别否认,兄弟们都不傻,这年头美女可是稀缺的战略资源,要说你没啥想法,兄弟们会嘘你的!”

  毛小毛言语还真有一套,有的没的都让他说了,李唐能说什么,收还是收呢?

  没有逃避和转移这个问题,李唐想了想道:“实话实说我没有,最起码现在没有!就像你说的那样,美女没有人会不喜欢,但是夏筱筠有别与正常的美女,她姓格上有缺陷,骄横霸道!也许有的男人会认为,骄横霸道才可爱,劳资就喜欢这类型的。。。。对此,我只能说,我不喜欢!还有,骄横霸道对普通从业者来说无关紧要,可咱们是干嘛的?也许正是出于这种考虑,她的家人才会把她送到这里培养,期望特勤局能完善她的姓格。”

  李唐的心声没有人质疑,他们几个也没有人敢打夏筱筠的注意,即便是美女人人都喜欢,不为别的,只是因夏筱筠太彪悍了!暂且不说平时谁和她都搭不上话,纵然上手了又怎样?一辈子是很久很久,他们可不是铜皮铁骨,万不可能扛得住!

  这时候,章冲憋不住了问道:“内个。。你既然不打算收了人家,那你干嘛老是让人家给你洗这儿洗那儿?要知道在俺们那,一个女人给一个男人洗洗涮涮,那差不多就等于是屋里人了!”

  虾米?还有这习俗,李唐连忙表示:“夏筱筠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吗?而我又不是上帝,我让她给我洗她就给我洗吗?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拦都拦不住,而且每次你们都听得见看得见,这还需我明说吗?”

  事情是这个事情,每次都是夏筱筠主动挑衅,李唐只是被动接受,可是。

  “得得得,马上熄灯了,你俩赶紧回去,我要睡了。”

  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