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桃运狂龙

第68章 要见程老

桃运狂龙 创造天地 2057 2016-09-26 08:26:02

    马明实力虽然不行,但却不缺乏胆气,在查看严东并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拉开架势就待与李唐较量一番。

  严东忍着痛,咬着牙坚持拉了拉马明,冷汗直流的同时,说道:“咱们严重估计错误,他功力深不可测,我如今都这副样子了,你上去除了送死之外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马明也不是不明白,可是他急啊,“东哥,事到如今横竖都是个死,拼了吧?”

  “别急。。”严东示意马明拉自己起来,随之面无惧色直视李唐,“我承认事前对你的调查不尽人意,忽略了太多太多,更不曾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有内力修为,如果早知道……总之我们今天认栽了,你准备怎样了结我们?”

  嘿,这话问的,李唐都忍不住笑了:“你这人还挺有意思,你们来杀我没杀成,其结果还需要我直说吗?”

  从古到今有一句明言可以形容:杀人者人恒杀之!

  没错,他们来杀李唐报仇,虽然由于实力不足没有杀成,难道李唐就得感恩戴德?不会,没有那么好的事儿,大家谁也不是圣人,以德报怨那一套都是老黄历了,现在既定事实已成,李唐反杀同样在情理之中。

  然而严东不这样想,心里还存种种侥幸,他道:“我和吕龙不同,我是八极门三师兄,而吕龙在八极门中与我相比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我想只要你今天放过我们,我可以保证从此你与八极门的恩怨两清了,你看如何?”

  想法虽好,但李唐会屈服或者说同意吗?很显然,他冷笑连连:“你到打得一副好算盘,里外里都不吃亏,难道你以为你吃定我了?告诉你,就如同刚刚说得那样,劳资从来就没将八极门放在眼里!更何况如今的八极门已是风雨飘摇,自身都难保了,你觉得对我还算是个威胁吗?”

  严东心里明白,李唐言中虽然不够全面,但也大庭相径,如今八极门的状况确实不太好,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纵然政斧极力打压,八极门一时半会也玩不了,所以还是有依仗的,最起码短时内是这样。

  “李唐,你功力深厚可以不怕,可是你的你那些女人们呢?要知道她们一个个无一不是极品,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岂不是非常可惜?”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李唐听了暴怒,双眼更是弥漫杀机,“我不喜欢杀人,更不是杀人魔王,如果说之前还有可能放你们一条生路,但现在没可能了,要知道劳资最讨厌威胁,更特么讨厌拿我身边的人威胁,所以你俩必须死,至于怎么个死法到是可以研究一下!”

  弄巧成拙了吗?严东有点傻眼,却没有后悔,因为他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后悔没有卵用……

  “东哥,现在可以拼了吧?”

  “拼了!”

  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唯有最后一搏。当然,严东也明白机会渺茫,全盛时期尚且没有一成胜算,何况是现在!不过拼一拼总好过束手待擒,大不了一死而已,省着还要盘算死法,太伤神了……

  一残加一个还不如残。。两人能发挥多少战力?在说暴怒的李唐也没有留手,全力之下不出十秒钟战斗就结束了,严东马明两人不出意外的横死,同时也预示李唐手上再填两条人命!

  人死怒消,杀他俩,李唐虽然没有负担,但是别忘了,他正处在安拳局的监控中,也许此时此刻还没有被发现,不过也绝对瞒不住,所以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说话胡雪莹在车里目睹了李唐全部的杀人经过,什么原因虽然不知道,但她吓坏了,别特又看到李唐正在抛尸,更是吓得面无人se,手脚麻木浑身发抖的同时,脑子里不断想着李唐会不会杀她灭口!

  之前赛车时的确很刺激,也有惊吓,可是和现在一比完全两个概念,本质上不同的,胡雪莹吓成那样不足为奇。

  将两人尸体抛于山下,又快速把那辆别克开正位置,李唐这才匆匆跑到胡雪莹车前并敲敲车窗……

  本就吓坏了,如今李唐更是过来敲车窗,胡雪莹立马‘啊呀’一声死死抱住头,缩做一团!

  见到这种情况,李唐也是无奈啊,谁会想到这俩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那个啥的时候来,真特么操蛋,简直岂有此理。

  胡雪莹没有开窗的意思,而且嘴里还不断嘟囔着什么别杀我之类的,李唐虽然明白她是吓坏了,但没有办法,于是隔着玻璃说道:“那两个人是杀手,我不杀他们,他们就杀我们,明白吗?行了,详细我也不与你解释,现在我要去处理后续事宜,你自己就先回家吧,那个啥……等以后再说。”

  事有轻重缓急,如今胡雪莹吓成那个样,显然不是那个啥的好时机!再者说,李唐也不是晶虫上脑,刚杀了人后续麻烦一大推,哪还有心情那个啥!

  “我先走了,你自己开车小心点,但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以免惹上不必要麻烦。”丢下最后一句话,李唐返回自己车里,启动,悍马咆哮着飞驰起来。

  李唐走了,毫不拖泥带水。而他这一走,胡雪莹立马好了一点,最起码不像刚刚那样缩成一团。

  杀人现场没有什么好留恋的,虽然是大白天,但胡雪莹一个弱女人,害怕仍是免不了,于是也不停留,颤颤巍巍的将车开车,跑车就好像喝醉了一样,七扭八拐真心让人很担心!

  悍马车里,李唐一边开车,一边再次拨通程毅的电话,“程毅哥,事出有因不方便详说,而且不管你有没有时间,今天必须带我去见程爷爷。”

  “好,你到XXXX,我在那里等你。”程毅也没问什么原因。

  “半个小时左右到,挂了。”

  事情是有点急,但还不至于乱了方寸,要去拜见程定邦,空着手显然太不礼貌。虽然大家都是熟人,程定邦每隔一两年都要回圣山住一段,但必要的礼貌还得有,天朝文化就这样有,礼多人不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