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桃运狂龙

第53章 衣服风波(4)

桃运狂龙 创造天地 2090 2016-09-18 17:14:02

    袁江显然没想到贺振华会不给面子,不过不要紧了,自己的人已经来了只需找个借口或者根本不需要借口,强行把人带走就行了。至于贺振华,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不着急反正不是现在!

  “袁局,兄弟们只来了十一个,不知?”一个三级警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警查都介入了,不过同样不要紧,老大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听招呼就是了。

  “够用了!”小小所长竟然不给自己面子,还是自己人靠谱啊,袁江瞬间有一股扬眉吐气的感觉,于是嘴脸立马就变了,言语很臭屁道:“姓贺的,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话说到这种程度,已经等同撕破脸了,贺振华一狠心绝对把事情闹大,因为此事是自己本职工作,而袁江是越权,闹大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最起码短时间内没有坏处!至于更久远的以后,吗蛋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直接对抗不明智,万一发生冲突或者更严重的械斗,届时上面肯定是各打五十大板,不可取!那要怎样才能……嗯,灵光一现贺振华瞬间有了注意并马上冲李唐道:“小伙子,如今海官要强行介入,程序上肯定不符合,作为片警的我们虽然是本职,但人家要用强我们也拦不住!不过你要是找什么律师之类的,我绝对可以帮忙的。”

  什么找律师,贺振华体制混惯了,说话总是比较隐晦,总之大致就一个意思:有什么关系赶紧说!

  然而李唐不是混体制的,显然不能领会其中奥义,不过他到是很领贺振华的情。因为不管怎样人家是好意,而且至始至终贺振华表现的都可圈可点,所以李唐很给面子冲他一笑:“谢谢,不过我没打算找律师,与这帮不讲理的野蛮人,律师显然没有用!”

  还挺明白,只是敢不敢来点实际的?

  当胡振华暗暗腹诽的时候,李唐找上了袁江,一脸冷然道:“谢了顶的家伙,你是不是以为吃定我了?暂且不说你一个公职人员哪来的钱带干闺女……嗯,带小蜜逛奢华品商店。单说你公器私用、滥用、无故和蓄意妨碍执法公正,仅此将你打回圆形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然而我就奇了怪了,即便你吃了大象胆也不至于如此嚣张,到底是什么原因或依仗支撑着你潇洒到今天?”

  什么原因袁江是不会告诉李唐,用他的话说就是:混体制就没有纯干净的,谁的屁股多多少少都带点屎星子!

  好吧,李唐一番话算是石沉大海,袁江根本没当回事,因为大家都这么玩,也心照不宣,而他只不过玩得大点而已……

  “说完了?”袁江满是嘲笑,“大道理难道只有你一个毛头小子才懂?算了,和你说不着,把他们统统带回局里严加看管,我要自己处理。”

  袁江显然不准备在浪费时间在无聊的问题上,带回去怎样谋划将美女弄到床上才是当务之急啊!当然,这点是不存在问题的,因为袁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手段多得是!

  老大命令,做小弟的当然不会犹豫,只是当他们刚要动手,专卖店外再次传来阵阵刹车声,而且数量还不少……

  “快快。。下车下车……”

  吆喝声不断传进店内,闻听之下李唐到是送了一口气,幸好及时,不然又要自己动手了!

  “去看看怎么回事。”袁江皱着眉头道。

  然而不用看了,因为一群荷枪实弹的军人已经冲了进来,还看个毛线?

  突然变动让袁江有点不妙之感,不过他好歹也是副厅级局长,还算淡定。

  这时候,一帮军人簇拥一个大校走了进来,而那名大校年纪不大,貌似只有三十出头而已。

  “哎呀这不是程毅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难道?”待看清楚来人,袁江不淡定了!虽说军地隶属不同,军队的手在长也伸不到海官,但无可否认的是人家根儿,如果是那个小子叫来的,事情恐怕麻烦了。。

  不错,袁江认识程毅,说来也巧,程毅是龙京卫戍军区快速反应旅旅长,在一次查处军车走私的行动中与袁江认识。当然,也是在那次行动过后,袁江经过多方打听才得知程毅的身份底细。

  得知程毅背景深厚,袁江本打算深度结交,然而程毅貌似对他不怎么感冒,一直都是避而不见,所以很可惜愿望落空了!

  “哈哈,这才一年多不见,我怎么感觉你又帅了呢?”

  程毅眼中没有别人,搂着李唐肩膀满脸笑意,看得出来他很高兴。但是李唐却不怎么友好,貌似很有怨言:“程毅哥,敢不敢在早到一点点?你这火候拿捏的未免也太晶准了一点!还有,不是说好了就你自己过来撑撑场面吗?怎么还带这么多兵,简直瞎胡闹嘛!”

  军队是立国之本,没有上级命令私自带兵出营可是大忌,何况是天子脚下,后果只会更加严重。

  “咳咳,”程毅老脸一红,有点尴尬道:“兄弟啊,哥哥所在地有点远,而且路况又不咋熟,耽搁点时间也算正常的哈?至于那帮小子,哥哥怎么说也是堂堂解放军大校,出门带俩人警卫警卫谁敢说三道四?放心吧,我有分寸。”

  

程毅说得轻松,但李唐却直翻白眼,是俩人吗?貌似至少两个排,一个连也说不定!不过程毅如此说,李唐也就放心了,因为他知道程毅看似粗狂,实则心细着呢,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做到了一旅之长的高位,纵然有家里面的照顾也不行。

  “兄弟,说说怎么个意思吧,大老远将我叫过来要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可不饶你哦。”

  “不饶能怎样,你又打不过我!”小小反击一下之后,李唐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嗯,程毅虎目晶光爆闪,看了看始作俑者袁江没做停留,直视瘫坐地上的那女人,嘴里啧啧道:“紫衣翠竹妹子真是越来越负懂艺术了,每每出手总是那么惊天地泣鬼神!”

  闻听程毅的夸赞,紫衣两女羞涩的低下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