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桃运狂龙

第33章 沈彤被绑架了(3)

桃运狂龙 创造天地 2045 2016-09-08 08:04:02

  对于外面的五个绑匪,李唐是没有一点压力的,之所以小心翼翼,完全是担心绑匪在最后时刻狗急跳墙拿沈彤来威胁,如此就会束手束脚,只是现在这种情况貌似……悬了!

  避无可避,那就强攻,李唐掏出之前准备好的硬币捏在手中,运足功力的同时从隐蔽物窜出,暗器手法‘梅花三弄’瞬间使出,被灌注内力的硬币仿佛长了眼睛一样设向目标,只是李唐不敢停留查看战果,迅速闪到另一个承重柱脚后隐蔽。

  三枚硬币中的两枚命中绑匪额头,由于被灌注了内力,所以硬币的动能非常强劲,直接没入额头内部,表面根本就看不出是什么东西造成的!另外一枚偏了点,划开绑匪颈动脉并飞过,虽然没有立即死亡,但泉涌而下的鲜血证明他倒下不过时间问题。

  有人可能会问,李唐有家伙不用,反而整什么硬币,那不是本末倒置吗?其实不然,用家伙可能更趁手一些,但事后影响太大,所以在近距离下能不用最好不用。

  两死一伤,实在太突然了,剩余的两个完好绑匪差点吓尿,根本就不敢去救助受伤惨叫还没死的同伴!

  “是。。是那个小子吗?他怎么……怎么上来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完蛋了三个,龙哥不是在下面,难道……现在他藏在哪?”

  两个绑匪小心搜寻,李唐同样也在观察,那个受伤没死的绑匪已经嚎叫30秒以前,可是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是没有人了吗?

  绑匪用的都是短家伙,持续姓和火力密度都不强,在加上五去其三,所以李唐从柱脚后走出,手中紧扣硬币慢慢接近的同时,喊道:“放下武器投降,我可以保证既往不咎,如若死不悔改,地上的就是你们榜样。”

  由于两个绑匪藏在柱脚后面,而他暗器手法还没有练到可以拐弯的地方,所以施加心理压力诱使他们出来向自己设击是最好的选择。当然,李唐有信心面对突然飞来的弹雨!

  声音是从正前方传来的,而且还在接近中,两个绑匪对视一眼同时看向身后,只是里面毫无反应!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两个绑匪眼神闪过很辣厉色,相互点点头后非常同步的一起闪身出柱脚冲着正前方勾动扳机……

  砰砰一阵,然而正前方根本就没有人,两绑匪心中骇然,不过一切已经晚了,李唐在斜侧方出现并毫不犹豫甩出扣在指尖的硬币,硬币的飞行速度绝不亚于弹雨,两个绑匪眉心一点红并带这疑问倒下了……

  不是在正前方吗,怎么就突然到了斜侧方呢?很简单,李唐不是傻子,诱使完毕肯定要变换位置,不然等着挨打吗?

  没有理会那个受伤且出气多进气少的绑匪,李唐手中重新出现硬币,同时也掏出家伙,由于屋里情况不明,还是谨慎点为好。

  不敢有任何大意,在将要进屋子前一秒李唐突然发力,身子高高跃起如大鸟一样凌空飘了进去并横向移动,动作一气呵成绚丽到让人瞪目结舌!

  身体还在空中时,李唐就完成了对屋子内的扫描,落地时家伙已经对准了目标。只是和预想的有点出入,屋子里的确有人,但家伙瞄准的不是他,见此李唐心里咯噔一下,完了,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沈彤双手被绑,嘴巴贴着胶带,看起来除了惊恐和少许狼狈之外,没有遭到虐待和侵犯。而站在沈彤身侧用家伙指着她头的是一个二十三四的青年,可与年纪不相符的是,此人沉稳老练从容,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方仍旧面带笑容,看着凌空而来的李唐更是满满的玩味,“你能出现在这儿,证明我五个手下已经完蛋了,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当然,观你进来时的伸手也不难猜出,但是敢不敢赌一下,是你先打爆我的头,还是我先打爆她的头?”

  对面战斗力超强的李唐,青年没有惧意,而且极具沉稳,李唐非常奇怪,此人是傻大胆还是真不怕死?

  此时沈彤虽惊恐,但很安静,所以李唐丢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后,冲着青年反问:“自问你我之间从未见过,恩怨更是无从谈起,而今天你们却要置我于死地,我想知道什么原因或者说是受何人指使,再者你本身难道当真不怕死?”

  青年闻言耸耸肩,显然不准备给李唐解惑,“我没有义务告诉你什么,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设击要么放下家伙,我死和她死你选吧。”

  “我不相信你当真不怕死!”李唐同样所问非所答,让他放下家伙根本没可能,电视上演的都特吗骗人的,自己如若放下家伙,绑匪肯定会第一时间向自己设击,试问这么傻的事情李唐怎么可能会干!

  双方站位距离大约就十几米左右,这点距离李唐闭着眼睛都能将硬币嵌入青年的额头,只是他不敢保证青年在意识消亡的最后一刻会不会勾动扳机,所以他不敢冒险。不要怀疑,杀鸡将鸡首砍下,鸡一时半会仍死不了何况是生命力更强的人?拿飞刀丢敌人肩膀都立马死亡的画面只有抗战神剧中会出现,现实中不会,如果出现肯定被喷一脸……

  李唐不上套,青年显然有点意外,眼神闪过一丝不自然,语气同样有点暴躁起来:“出来混的第一天就准备好了面对生死,而且我烂命一条,只是可惜了这个美女,她貌似还是个雏,难道你真不在乎她的生死?”

  还是雏,沈彤?吗滴真狡猾,这个问题可不能回答,于是李唐避开了,“大家都是聪明人就别整那些有的没的,要不这样,你告诉我恩怨来由并放了她,我保证你可以安全离开。你的诚信我不相信,但我的诚信你绝对可以相信。”

  “这是何道理,难道你想表达的意思是你做人要比我成功?”青年不为所动,“我不会告诉你更不相信任何诚信,退开,不想这个女人香消玉殒的话就闪一边去,只要我安全了会放了她。”是的,能不死谁也不想死,青年有砝码再手想活命必须趁早,毕竟如果警查来了会不会像李唐一样很难说,所以还是早走为妙。

  青年此话一出口李唐就明白了,之前豪言自己烂命一条全是假的,不过是试探自己的手段而已!

  “没问题,我闪开,小心走火……”

  “少特吗啰嗦,别动,我让你别动听见没有?”青年架着沈彤一边倒退一边制止李唐的步步紧跟,只是李唐全当没听见。

  如此僵持青年架着沈彤下了楼,只是刚出楼道的下一秒,青年太阳穴位置立马飙起一道血花,脑浆神马的溅了沈彤一身,沈彤吓得尖叫的同时,李唐也呆住了,自己根本没有……

  没错,是韩铭干的,他没有李唐那般顾虑,而且只要李唐没事,沈彤死不死他完全不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