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御少的专属爱妻

第四十章:订婚宴(4)

御少的专属爱妻 木戏子 1999 2016-08-21 10:43:05

  第四十章:订婚宴(4)

宴会开始了,奢华的酒店大厅里,头顶璀璨的琉璃吊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宾客们已经陆续的到了,因为安氏和柳氏毕竟是龙城有名的名门望族,况且这两大家族联姻地位那更是上了一层楼,所以大家自然是给足了面子,酒店门口的豪车也是排的满满当当的!

柳氏集团的千金小姐柳未央身穿白色的抹胸婚纱挽着安子轩的手臂缓缓的向众人走来,画的格外精致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但与柳未央相比,安子轩脸上的表情显得冷淡了多,表情格外的平静。

也许是身穿白色的西装的缘故,本来长相柔和俊美的脸上,不但没有疏远的气息,反而有一种儒雅之感。

台下的惊呼、赞扬声起……

“柳小姐和安少爷两人郎才女貌,真是让人羡慕呀!”

“对呀!安少爷这一订婚,不知道龙城有多少少女要心碎了!”

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如同一对壁人,吸引着所有宾客的眼光,所有人都上前祝贺,恭维的话和赞扬声让柳未央笑的更甜了!

“各位说的哪里的话,也十分的感谢格外能来参加我和轩的订婚宴!”

“柳小姐说笑了,你们的订婚宴我们当然要参加呀…………”

宴会热闹非凡,但此刻被御莫辰揽在怀里的宋依依,表情在看见台上的那人时,就已经停滞了!

站在台上的两个人,男的风度翩翩,女的倾国倾城,两人郎才女貌,简直就是一对壁人……

宋依依脸色顿时惨白一片,看着安子轩身边的女人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天在车窗里看见的场景,她就是当时坐在安大哥副驾驶座位上的那个女人吧!

原来如此,柳氏集团的千金想必和安大哥门当户对吧!

而她呢?

她还在奢求什么?她已经不干净了!又有什么资格奢望,或许…………

安大哥早就把她忘记了!

宋依依突然的感觉喉咙发紧,胸口闷的慌,想要出去透透气。

扯了扯身旁男人的袖子,低声道“御莫辰,我想上厕所!”

正在和朋友交谈的御莫辰低下头,问道“需不需要我陪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她骗了他,她不是想去上厕所,而是想去透透气而已!

“嗯,早点回来!”御莫辰拍了拍她的腰,放开了圈在她腰间的手臂,最后还不忘轻啄了她的红唇!

宋依依又羞又怒的看了他一眼,这个混蛋总是————

算了,她不想在说些什么!

御莫辰看着宋依依离开的背影,撇唇邪笑,将手中的红酒啜饮了一口,真是越来越有趣了!不是吗?

“御,怎么不说话了?”

“嗯,没事了,继续……”

………………

正在和客人交谈的安子轩俊眸里突然闪过一抹蓝色纤细的身影,只见那抹身影向门口走去,然后消失不见!

那种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宋依依刚走到门口不远处的时候,就被一个男人拦了下来“依依小姐,老爷有事早你!”

宋依依看了他一眼,她认识他,他是她的父亲江长东身边的人!

宋依依突然感觉十分的搞笑,那个男人没事会找她吗?他貌似巴不得把她踢的远远的!

“我没时间!”宋依依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废话,转身想走,可男人将手中的照片递到了她的眼前!

“老爷说如果依依小姐不愿意,看到这种照片自然会和属下走的!”

话毕,宋依依睁大眼睛的看着照片上的女人,只见一个瘦骨如柴的中年女人,脸色蜡黄的毫无生气的躺着一张病床上!给人的感觉就像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样!

但是那张脸宋依依是不会忘记的!

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时候,她每晚都会抱着这个女人的照片入睡,因为她是她的——母亲!

江长东给她这张照片是什么意思!

“带我去见他!”

“依依小姐这边请!”

在男人的带领下,宋依依上了阳台,夜晚,冷风微凉,吹的宋依依头发微乱。

一到阳台就看见了江长东站在栏杆旁,岁月悠悠,他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傲气,反而多了几分沧桑!

宋依依的心突然的有了一丝的抽动,但随即想到当初就是这个男人为了财富和地位背叛了她和她的母亲,娶了一个豪门千金,她对他的怜悯早就没有了!

“那张照片到底是什么意思?”宋依依也不想和他说什么废话,直奔主题!

江长东转头看着她,脸色表情有一些严厉“这就是你见到你的父亲该说的话!”

父亲?呵!

宋依依冷笑的看着他“父亲?你吗?”轻藐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冷声道“你配吗?”

是父亲的话,会在母亲病危在床的时候,领着小三和私生女登堂入室?

是父亲的话,母亲为了他和家族决裂,可最后得到了什么?

是父亲的话,会把年仅8岁的她送进孤儿院!都不愿意花钱抚养?

“你——”听了宋依依的话,江长东的表情有些难看,但却没有发作!

将一份合同递给了她,冷冷的开口“最近江氏遇上了一丝的危机,你是御少的情人,所以不管用什么方法让他在合同上签字!”

情人?

宋依依脸色惨白的看着他,这算什么?他到底是怎么样才能说出这些话的!

她是人,不是棋子!

要是换做是别的父亲,女儿要是做了别人的情人,肯定会生气、发火、会骂吧!

但他呢!这些话就像对一个陌生人说的一样,呵!也是已经对他失望过无数次了,所以心早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你既然有本事趴上御少的床,那么你一定有本身能够弄到他的签名!”

“凭什么?”他以为他是谁呀!

但接下来江长东的一句话瞬间将她打入了地狱“你母亲还没有死!”

“什么?”

“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只好断了她的一切医药来源!”

话毕,宋依依的身体就像被人淋了冷水,从头顶一直凉到了脚底,冷的彻骨,冰的彻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