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十八章 离阳初见

不离东阳梦 杍墨 1987 2016-09-09 09:28:34

  第二天,花不离一早醒来,出来院子里晒太阳,正好看到了在院里练功的空月,她刚想厚着脸皮去和空月打个招呼,可是空月却走开了,花不离心想,她肯定还在为昨天的事生自己的气。

花不离站在那里,思索良久,还是决定不去找她了,然后去了从幽的房间。此时的从幽已经梳洗干净,也穿上了花不离的新衣服,非常美丽,惹得花不离不禁惊叹“你好漂亮啊从幽。”

“是吗,哈哈,其实是不离你的衣服美。”从幽害羞的说。

“不不,是你美,是你的美,衬托的我衣服也好美。”花不离由衷称赞。

“哈哈,谢谢你不离,对了,我今天要出去一趟。”从幽突然神情有点沉重。

“出去,做什么?”花不离好奇的问。

“我去把我爹欠的债还回去,我怕我不还钱,他们万一哪天知道我住在不离山庄,这样岂不是会影响不离山庄的声誉。”从幽善解人意的说。

“从幽你真好,那好吧,可是,我想要陪你一起去,你不会武功,万一被他们欺负了怎么办?”花不离担心的说。

“不会的不离,你放心吧,他们想要的就只有钱,对我根本不感兴趣,你今天不要去了,不然我的罪过更大,我还了钱很快就回来。”从幽轻松的说。

“那好吧,你一定要快点回来啊,我在家等着你。”花不离还是有些担心。

“好咧,放心哈不离。”从幽笑着说。

从幽走后,花不离就开始无聊起来,因为从幽,花不离把萧良郁和空月都得罪了,所以也没敢去找他们,只好回了自己的‘花满园’, 独自坐在院子里托着下巴无聊发呆,就在此时,突然听到背后一个陌生但是很好听的声音说“好美啊,鸢尾花。”

花不离回头一看,是一个帅气阳刚的男子,她上下打量了男子一番,发现他体型健硕,十分俊秀,花不离对他的好感油然心生,惊喜的问“你也喜欢鸢尾花吗?”

“是啊,我最喜欢的花就是鸢尾花。”男子笑容灿烂,明亮开朗的眼神,让花不离如沐春风。

花不离高兴掺杂着羞涩的问“你是?”

“这是你顾其行顾伯伯家的儿子。”声音由花不离后面传来,听到这个声音的花不离,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她回过头便奔向了那说话人“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们看看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想个小姑娘一样。”花庄主笑意盈盈的说。

“哼,爹,我哪里像小姑娘啊,我明明已经是大姑娘了。”花不离急于争辩。

“哈哈,我和你东阳哥哥一起回来的,刚刚到。”花冷回答了花不离刚才的问题。

“东阳哥哥,是你吗?”花不离钦慕的看着顾东阳,一脸明媚。

“哈哈,在下顾东阳,想来这位就是大小姐了吧?”顾东阳礼貌的问花不离。

还没等花不离说话,花冷就接过顾东阳的话说“哈哈,叫大小姐就显得太生疏了,我和你义父是至交,你们可以以兄妹相称,还有良郁和空月,他们是我的徒弟,你们以后都好好照顾东阳。”花冷说着看了看萧良郁和空月。

“是,师父。”萧良郁和空月同时回答。

“谢谢花叔叔,谢谢各位,我在不离山庄的这段时间,就麻烦各位照顾了。”顾东阳双手抱拳礼貌的说。

“不麻烦,不麻烦。”花不离花痴的看着顾东阳说。

“哈哈,那就好,良郁陪我先去处理些事情,不离你带着东阳去给他安排个房间,晚上的时候,东阳你来前厅,我和你说点事。”花冷交代完就离开了。

“好的花叔叔。”顾东阳礼貌的说。

可是此时的萧良郁却看出了一些端倪,就那一个眼神,他就看出来花不离心系顾东阳,所以他不想让花不离和顾东阳单独相处,可是师父安排的事他也没有办法。

“你的房间以后就在我旁边。”花不离想了想高兴的说。

“哈哈,那真是我的荣幸啊。”顾东阳笑着说。

花不离羞红了脸,没有说话,拉着顾东阳来到了她旁边的一间屋子“看,就这个,喜欢吗?”

“哇,窗台上都是鸢尾花和兰花,真的太棒了。”顾东阳一脸兴奋的说。

花不离为顾东阳准备的这间屋子在‘花满园’的里边,与花不离的屋子紧紧挨着,从幽住的屋子也和花不离的房间紧紧挨着,只是在‘花满园’之外的另一侧。

“嘿嘿,你喜欢就好,鸢尾花和兰花是我最喜欢的花,在这‘花满园’里,我种满了这两种花,而且这种兰花非常耐寒,花开四季不败。”花不离嘿嘿的傻笑。

顾东阳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示意花不离坐下,花不离却说“顾大哥,你舟车劳顿,晚上我爹还找你有事,你快先休息一下吧。”

“好。”顾东阳看着花不离笑了笑。

可是过了一会,花不离还是没有动身,只是盯着顾东阳一直看,顾东阳尴尬的说“不离妹妹不然你就坐一会吧。”

花不离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说“哈哈,你看我,都忘了出去了,我出去,嘿嘿,这就出去。”

花不离出去关上了门,摸着自己的胸口,尴尬的自言自语“花不离,你这个大笨蛋。”

“你才知道你是笨蛋啊。”听到这话,花不离晃过神来。

“是空月啊,你不生我气了吗?”花不离兴奋的走到空月身边。

“您是大小姐,小的怎么敢生您的气?”空月说话间夹枪带棒。

“空月,我知道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花不离可怜的看着空月说。

“您是大小姐,您怎么可能有错,错的是小的,是小的不应该喧宾夺主,是小的不懂事,惹怒了您。”空月依旧夹枪带棒。

“哎呀,我那只是一时情急,你别放在心上了空月,对不起了。”花不离低着头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