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十六章 收留从幽

不离东阳梦 杍墨 2154 2016-09-05 15:27:42

  “小公子,谢谢你,可是我不能收你的钱,收了你的钱,我就是你的人了,可是你不能收留我,我以后还是居无定所。”白衣女子哭的是梨花带雨。

“我收留你。”善良的花不离动了恻隐之心,把空月的提醒当成了耳旁风。

“不可以!”空月斩钉截铁的说。

花不离见和她商量不通,灵机一动,对着人群的方向喊了一声“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空月顺着花不离眼神的方向看去,可是并没有看到萧良郁,她缓缓回头,看到花不离和白衣女子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了,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被骗了。

花不离拉着白衣女子说“扶好我,我带你飞。”

白衣女子抱着花不离的腰,和她飞起来,过了很久,花不离见已经摆脱了空月,这才停了下来。

她气喘吁吁的把白衣女子放在了大树下,嘟囔一声“好累啊,这死空月,追那么紧做什么。”

白衣女子站定便跪在花不离面前“小公子,谢谢你相救。”

“快起来快起来,别这么客气。”花不离赶紧扶起了白衣女子。

“与你同行的那位姑娘,并不同意我跟你一起回去,收留小女子让你为难了。”白衣女子言语之间透露出满满的愧疚感。

“没事,那是我家,我说了算,说说你吧,好好儿的姑娘家怎么会沦落到卖身还债呢?”花不离好奇的问。

“小公子,说来话长,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只留下了我和我那酒鬼父亲,他几乎天天都出去喝酒,喝完酒回到家就打我,好不容易我现在长大了,可是我那酒鬼父亲却又染上了赌的毛病,前段时间也因为生病去世了,他这一病不当紧,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还欠了一屁股债,他去世以后,那些债主纷纷来逼债,家里的东西都被他们抢光了,我也差点被卖到妓院,我想了,去富贵人家做丫鬟或者做小妾,也比去妓院要好上千倍,所以迫于无奈,我只能卖身还债。”白衣女子痛苦哭诉。

花不离听得咬牙切齿“这个世道真是不公平,你性格这么温顺的一个姑娘,如果能有一个好的家庭,肯定会有不一样的人生的。”

“是啊。”白衣女子说着哭的更厉害了。

“哎,别哭了,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以后,你跟着我,就不会再遇到那些不好的事,对了,都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花不离安慰白衣女子。

“谢谢公子仗义搭救,小女子从幽,公子呢?”从幽礼貌的回答。

“我啊,暂时保密,等回去我再告诉你。”花不离嘿嘿一笑。

“恩,好。”从幽也笑了笑。

“现在跟我回家吧。”花不离说着拉起了从幽的手。

“真的不会让你为难吗?”从幽体贴的问。

“不会的,放心吧。”花不离佯装轻松的说。

“恩。”从幽在后面跟着花不离。

到了不离山庄,花不离和从幽却被先回来的申屠空月挡在门外。

“我就知道,你早晚会回来,去追你还不如在这等你。”空月黑着脸说。

“你快让我进去空月。”花不离皱着眉头说。

“花不离,你真是没让我意外,还是把她带回来了?”空月冷冷的指着从幽说。

“空月,就把她留在不离山庄吧,端个茶倒个水的也可以啊。”花不离拽了拽空月的衣袖温柔的说。

空月却甩开了花不离的手,她看着从幽,单刀直入的说“你看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人,相由心生,不离你小心点吧。”

“空月,你是不是羡慕人家比你有女人味啊?”花不离捂嘴笑着说。

“我是说真的,我的直觉告诉我,她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再说你不觉得一切都太凑巧了吗?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空月焦急的说。

“你的直觉准过吗?我没觉得多巧,我到觉得她很好,身世很可怜,和我也很投缘,反正我们不离山庄这么多人,多她一个也不算多。”花不离执意要留下从幽。

“那也不行,只要我还在不离山庄,就不能让她进来!”空月见规劝没用,只能来硬的。

“空月,你这明明就是嫉妒,你怎么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花不离指责空月。

“不离,我是为了你好。”空月苦口婆心。

“为了我好,为了我好,你们都只是会说为了我好,可是你们都有想过我的感受吗?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今天从幽我留定了,不离山庄是我的家,谁也别想拦着。”花不离激动的喊叫。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空月定在了那里,她冷笑着说“对,不离山庄是你的家,我永远只是个外人,大小姐,我只是不离山庄的下人,的确没有资格拦你,你进去吧。”说着,空月退到了一边。

花不离自觉说错了话,充满歉意的看着空月摇了摇头,见空月没看她,她只能拉着从幽走了进去。

花不离边往里走边回头看空月落寞的身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一直跟在花不离身边的从幽突然开口说“那位叫空月的姑娘刚刚叫你,大小姐?”

“哈哈,是啊,我只是出去的时候扮了男装而已。”花不离笑着说。

从幽也笑了,不好意思的说“可是,我真的不该来这里,你们因为我弄成这个样子,我很过意不去。”

“没事的,她这个就是那样,很快就会好的。”花不离假装轻松的劝说从幽。

“可是…”从幽欲言又止。

“哎呀,别可是了,走,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花不离说着带着从幽来到‘花满园’旁边的一间空屋子,那屋子已经被收拾的很干净“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我也没有兄弟姐妹,只是有一个大师兄,还有你刚刚看到的那个爱穿黑衣服一脸严肃的姑娘,可是我们两个的个性是格格不入的,我和她也没什么共同语言,以后你在这里,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了。”

“真的吗?我可以和大小姐你,做好朋友?”从幽激动的问。

“什么大小姐不大小姐的,你和他们一样,叫我不离吧。”花不离开心的说。

“可以吗?”从幽小心翼翼的问。

“当然可以,我爹他出去处理事情了,等他回来看到你,肯定也会非常喜欢你的。”花不离自信的说着,瞬间把刚才和空月闹的不愉快抛在了脑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