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十五章 仗义搭救

不离东阳梦 杍墨 2449 2016-09-03 17:36:36

  花不离自从上次受伤回来之后,就被萧良郁盯得死死的,别说出去,就连走出花满园都要和萧良郁请示,着实憋坏了她。

这天她实在忍不住,就去找了萧良郁,萧良郁也正好刚刚忙完庄里的事,坐在前厅喝茶。

花不离见萧良郁坐在那里,悄悄的走到他的身边,蒙住了他的双眼,用怪音问“猜猜我是谁?”

“哈哈,我说不离啊,你从小就用这一招,我都不用猜就知道是你了。”萧良郁笑着放下了茶杯。

“哼,真没意思。”花不离撅着小嘴坐在了萧良郁旁边的椅子上。

“你怎么了不离,情绪看上去不怎么高涨啊。”萧良郁看着花不离撅着嘴的可爱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哼,我的情绪能高涨吗大师兄,天天待在家里,都快疯了,我想出去,可以吗?”花不离充满期望的看着萧良郁。

换来的却是萧良郁非常严厉的反问“难道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不够明白?”

“我知道大师兄你是关心我的安危,可是我真的快闷死了,你说我要是真的闷死了,你也不高兴不是。”花不离开始用激将法。

“呸呸呸,怎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你从哪里学的这么多歪门邪理。”萧良郁没好气的说。

“你就让我出去逛逛吧大师兄,我保证很快就回来,晌午我就回来可以吗?”花不离可怜兮兮的看着萧良郁。

萧良郁微笑着看着花不离,挑了挑眉,花不离觉得有希望,也冲萧良郁笑了起来,等待着那呼之欲出的肯定的答复,可就在这时,萧良郁却突然变脸说“不、可、以!”

“啊,怎么这样啊大师兄,我就出去这么一会也不行吗,那要不这样,让空月陪我一起出去,她武功好,可以保护我,可以吗?”花不离见大师兄语气强硬,便又改变了策略。

“让空月陪你?你怎么不说让我陪你去啊?”萧良郁好奇的问。

“我出去就是买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大师兄是个男人,你也替我长不了眼不是。”花不离害羞的说。

萧良郁有点失落“哦,是这样啊。”

“恩恩,行吗大师兄,大师兄你最好最疼我了,就让我出去一次吧大师兄。”花不离撒娇的拽着萧良郁的手臂轻轻摇晃。

“行了行了,你去把空月叫过来吧。”萧良郁没办法只能妥协了。

花不离嘿嘿的笑着,飞跑着出去,没一会就拉着空月来到了前厅,空月甩开了花不离的手说“花不离,你急急忙忙的拉我过来做什么啊。”

刚站定,空月才看到萧良郁也在,语气立马柔和了许多“你叫我过来什么事啊不离?”

“她想让你陪她出去逛逛。”萧良郁对着空月说。

“出去逛逛,有什么好逛的啊?”空月纳闷的问。

“就是陪我出去走走嘛,我在家里待了这么多天了,都快给我闷坏了。”花不离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空月。

“师兄你说呢?”空月没有理会花不离的小动作,看着萧良郁问。

“那你就陪她出去逛逛吧,不过要早点回来。”萧良郁叮嘱空月。

“好,既然大师兄发话了,我就陪你去吧。”空月看着花不离得意的说。

“哼,谢谢大师兄。”花不离对着空月吐了吐舌头。

“等等,空月你过来。”萧良郁像有什么事没有交待似的,把空月叫到身边。

空月走了过去,萧良郁俯身对着她小声的说“空月,看好不离,她的轻功和你不相上下,千万别让她溜了。”

空月听罢点了点头。

花不离使劲的伸着脖子,可还是没有听到他们说的什么。

“好了,我们走吧。”空月说着,拉着花不离走出了前厅。

花不离忍不住好奇的问“空月,大师兄跟你说的什么啊?”

“没什么。”空月边走边说。

“不可能啊,说了这么久,还是悄悄话,到底说的什么,你快告诉我啊。”花不离好奇的问。

“无可奉告。”空月不爱搭理花不离。

“哼,你每次都是这样,在你的眼里就只有大师兄,我要回我的房间换件衣服。”花不离生气的说。

“你要去换男装?”空月冷笑着问。

“是啊,我有两件呢,你要不要换?”花不离体贴的问。

“我才不换。”空月冷淡的说。

“哈哈,也是,你不需要换,你穿这个也没人看出你是女人。”花不离嘿嘿的讽刺空月。

空月狠狠地瞪了花不离一眼,花不离怕挨打,赶紧跑去了房间。

等花不离换好衣服之后,就和空月出门了。

几天没上街的花不离对集市上的一切都非常感兴趣,在卖梳子的铺子里看、在卖扇子的铺子里也看,就差穿着男装去看胭脂水粉了。

空月一脸不情愿的在后面跟着她,完全搞不懂她为什么出个门就如此兴奋,如果换成是她,可能永远不出门也不会想要出来。

从卖扇子的铺子出来以后,花不离就被前边的一群人吸引了,她看到前边不远的地方,有很多人围在那里,不知道在做什么,便兴致勃勃的走了过去,空月一直拉着她不让她惹事,可是她哪里会听。

花不离穿过人山人海中挤了进去,看到一个柔弱的白衣女子在卖身还债,有一个长相凶神恶煞的男人,在和她商量价钱,正在姑娘准备和他成交的时候,花不离却不愿意了,拉住女子的手说“你不能跟他走。”

那姑娘回头看了看花不离,哽咽着说“小公子,我卖身还债,他肯买下我,我就要跟他走,这是规矩。”

“什么规矩不规矩,你看他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你和他走了,岂不是会被他折磨死?”花不离说着就是不肯撒手。

那男人听着心里不爽,松开了那女子,挥拳来到花不离身边,抓住她的手说“你小子放的什么屁?信不信我揍你。”

说着,那满脸横肉的男人拳头就要落在花不离脸上,幸好被空月接住了,那男人鄙视的看着空月说“又来了个送死的。”

他伸手打向空月,却被空月赤手空拳的几下就给制服了。

花不离对着空月竖起了大拇指,空月却瞪着花不离,对她说“大小姐,玩够了吗?可以走了吗?”

花不离和空月商量说“空月,你看她无依无靠的,多可怜,我想带她回家。”

“你说什么?你要带她回家?”空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这怕什么,反正我们家里也不多她一个人吃饭。”花不离轻松的说。

“你没脑子吗不离,你忘了师父临走之前说的话了吗?”花不离的语气令空月极为不满。

“我爹说的是不能收留武林人士,但是这个姑娘既不会武功,又不是江湖人士,就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怕什么?”花不离继续用很轻松的语气说。

“那也不行,你不要在这强词夺理,难道师父他老人家没有教过你防人之心不可无吗?”空月严厉的说。

那白衣女子见花不离和空月争执不休,于是过去劝说“没事的小公子,我可以继续在这里卖身还债,但是希望公子别再这里打扰了,不然我今晚可能就要睡在大街上了。”

“我给你钱,你把债还了吧。”花不离说着递给那白衣女子一定银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