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十四章 偶遇从幽

不离东阳梦 杍墨 2198 2016-09-03 10:03:49

  这次去了不离山庄之后,殷狐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和大家口口相传的不离山庄的样子好像不太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清楚。

被拒之门外的殷狐在大街上晃晃悠悠的走着,出师不利的他觉得愧对药仙的期望。

前几天他只一心忙着寻觅不离山庄的下落,所以忽略了心情,现在百无聊赖的他对凡间所有事物又充满了好奇。

殷狐不知怎的就晃到了一个小河边,河岸上是一大片草地,他见阳光很好,就顺势躺在草地上晒起了太阳,过了一会,他像想起什么似的,猛然起身盘腿坐下,试图找回自己当初的法力,他左手抱着右手,伸出右手手指往河中心一指,一团河水一涌而出,顺着殷狐手指的方向,流进他嘴里,待到这一团河水下肚之后,殷狐打了个饱嗝,然后他抬起双手,手心向下,抬起又放下,河水随着他手动的方向在上下晃动,然后殷狐反手过来,河水也似翻了过来一样,在河面上滚来滚去,殷狐已经能操控流水,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无比的开心。

就在水面刚刚恢复平静,殷狐还在洋洋得意的时候,有人突然从那刚平静的水面飞了过去,把他吓了一跳,他赶紧起身,看到四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子,在追一个白衣若仙的柔弱女子,那白衣女子飞在半空看不清容貌,殷狐见这阵仗可是动了怜香惜玉之心,他没有多想,径直跟着他们几个一起过去。

四个红衣女子把那白衣女子紧紧围住,只听那为首的红衣女子大喊一声“贱人,你是个什么鬼,我们宫里的事,哪轮得到你来插手,快拿命来。”那女子说着,脚一蹬地,提剑刺向那白衣女子,其他三位红衣女子也和她一样,举剑刺向白衣女子。

殷狐正要上前帮助那女子解围,可是却见那女子腾空而起,正巧躲过四柄冷剑,殷狐心里打了个寒颤,心想‘好险。’

可那四个红衣女子被她这么一躲恼羞成怒,举剑又刺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和四个红衣女子打了起来,为首的红衣女子剑剑致命,非常凶狠,逼得白衣女子只能使出杀手锏,回身一个飞旋踢踢在了四个红衣女子身上,那四个女子纷纷倒地,虽然摔了一下但并没有对她们造成什么影响,那四个红衣女子起身以后,依然对那白衣女子,穷追不舍,女子见摆脱不了,只能回头又与那四个红衣女子一顿较量,可是无奈白衣女子手上有伤,剑在手上没有抓住滑了下来。

这次终于轮到殷狐出手,就在白衣女子马上就要被制服的时候,殷狐上前而去,剑未出鞘,就三下五除二把那四个红衣女子打倒在地,几个女子见与殷狐实力太过悬殊,互相看了看,为首的那女子愤愤的看着殷狐,对后面的姐妹说了声“撤。”然后仓皇而去。

殷狐赶紧过去扶起那白衣女子,方才看清女子容貌,女子娇小玲珑,容颜可人,虽然看着柔弱武功到是真的不错“姑娘如若不是手上有伤,这几个人可不是姑娘的对手。”

那姑娘也很客气,对殷狐笑了笑说“谢谢大侠相救。”

“话说你一个姑娘,怎么就惹上了那么些人呢?她们妆容奇怪,红色眉心,面露煞气,一看就不像名门正派人士。”殷狐好奇的问。

“这些人是明月宫的人,眉心的红点是她们的标志,据说他们在追杀什么正义门人,我也是歪打正着,刚好救了一个他们正在追杀的墨天派弟子,所以被她们给盯上了,谁知道她们会这么执着,一直追我追到了这里,要不是遇到了你,我可能就被他们抓走了,真是谢谢大侠救命之恩啊。”白衣女子再次道了感谢。

“哎呀,客气客气,我也不是什么大侠,你老这么大侠大侠的叫我,我怪不好意思的,你叫我名字吧,我叫殷狐。”殷狐摸了摸自己的头,不好意思的说。

“哈哈,小女子从幽,殷狐大哥你真是个好人,只是希望不要给你惹上麻烦就好。”从幽善解人意的说。

“没关系,就她们几个还不是我的对手,对了,你说她们是明月宫的人?”殷狐借机打听明月宫的事。

“是的,殷狐大哥你对明月宫了解吗?”从幽睁大眼睛好奇询问。

殷狐摇了摇头说“不了解,只是听说过,明月宫是个什么样的门派?”

“邪门歪道。”从幽脱口而出。

“邪门歪道?”殷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萧良郁对他说花庄主去了明月宫,他一直以为明月宫应该是名门正派才对。

“是的,明月宫可是有名的邪教,明月宫的宫主楚思华,明明是个女人,却在自己的闺房养了五名女宠,夜夜笙歌,**却不自知,令人发指。”从幽说着面露恶心之相。

“额,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殷狐惊讶不已,忍不住咧嘴。

“我也不知道,江湖传闻很多,我听过最靠谱的两个版本一个是说在她还是少女的时候被一个男人伤了心,所以觉得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故而选择喜欢女人,另一个是说她是因为练阴阳神功练的走火入魔变成了男人,所以开始喜欢女人,具体情况大概只有她本人清楚了,不过我知道的是,单从外表来看,她还是个女人模样。”从幽娓娓道来。

“原来如此,可是我听说不离山庄的花冷花庄主去了明月宫了,你可知道此事。”殷狐继续向从幽打探消息。

“不离山庄是正派首领,而明月宫乃是邪派代表,据说她要联合所有邪教灭掉墨天派和梅冷宫这两大门派,花庄主是去和她谈判了吧。”从幽边想边说。

“哦哦,原来如此。”殷狐点了点头,联想萧良郁跟他说的话,正好对上了。

“殷狐大哥如果没有别的事,那从幽先告退了。”从幽对着殷狐微微一笑说。

“好的,路上小心。”殷狐也笑了笑说。

“恩,后会有期。”从幽又看了殷狐一眼然后跑开了。

“后会有期。”从幽恬淡又有点愤世嫉俗的性格让殷狐对她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殷狐告别了从幽,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明明看到了她的手腕受伤,却只顾着打听明月宫的事,都没有想着带她去药馆看上一看。

眼看天就要黑了,殷狐不得不赶回客栈,可是太早回去也没什么意思,所以在外面小铺子上喝了一碗热腾腾的馄饨面才又回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