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十一章 相识离少

不离东阳梦 杍墨 1947 2016-08-25 18:27:23

  第二天天一亮,殷狐就出发了,出发之前他向客栈掌柜打听了不离山庄的具体位置。

在途经一个市集的时候,殷狐看到集上有一个长相磕碜的恶霸在调戏一个姑娘,气不过,刚要出手,不料却被别人捷足先登。

只见一少年身骑白马,青袍加身,眼纱掩面,快马加鞭的跑到那恶霸面前,飞身一跃,那少年用脚狠狠的踢到了恶霸的脸上,恶霸被踢倒在地,那恶霸的两个手下刚要挥棍欧打少年,又被少年的一个回旋飞跃,双脚踢在他们的脸上一人一下,待少年翩翩落下,单脚站立在马背上,那恶霸和两个跟班已经痛的满地找牙,殷狐站在一旁,看的那叫一个痛快。

被少年救下的姑娘哪里见过此等场面,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差点摔倒在地,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到姑娘身边,接住了她,把她抱在怀里,旋转了几圈,稳稳落地,可那姑娘却对他投来暧昧的目光,让他不免有些尴尬,赶紧抽离开了姑娘的身体。

少年转身看着恶霸,伸手一指,厉声说“胡恶霸,你这市井之徒作恶多端,无人惩戒,从今往后,如果再发生此等事件,休怪我砍下你的脑袋。”

胡恶霸听到少年这么说,赶紧和两个跟班跪在地上“少侠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还不快滚。”少年怒视恶霸,狠狠地说。

胡恶霸带着两个跟班很快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姑娘对少年道了感谢,少年微微一笑,纵身上了马背,匆匆而去。

殷狐看着少年的背影,想来少年就是客栈里那位大哥向他讲述的轻功了得的蒙眼少侠,既然这个少侠与不离山庄有关,那就要跟上前去一看究竟,也不枉费自己昨晚为了他一夜无眠。

殷狐飞在半空,跟住了少年。

没成想少年在路过树林的时候,突然遇到仇家寻仇。

“好你个臭小子,终于找到你了,前几天你打伤了我家兄弟,今天休想走。”一群歹徒堵住了少年去路,为首的一个站出来恶狠狠的说。

“哈,你家兄弟,又是哪个坏蛋,哪个废物?”少年端坐马上,冷笑一声,挑衅的问。

“前两天在西山被你打坏左腿的,就是我家兄弟。”那歹人挥舞着大刀对少年叫喊。

“原来是那匪类,你可知你的兄弟伤了西山那无依无靠的爷孙性命,我只是打断他的腿,惩罚于他,怎么只许你们杀人,不许我来替天行道?”少年说的慷慨激昂,面对这么多彪形大汉,竟然毫无畏惧。

“替天行道,哈哈,那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那匪类说完大笑开来,还没等少年有所防备,便拎起大刀一跃上了少年的白马,马儿一惊,差点把少年甩下马背,少年跳下马,与那匪类打斗起来,可是二人武功相差过于悬殊,少年手里又没有兵器,非常吃亏,只能飞上飞下的躲避那歹人追杀,无奈那歹人的轻功也和少年不相上下,少年不敌他的大刀,一会的时间便败下阵来,少年被那歹人踩在地上,大刀也架上少年的脖子,歹人哈哈大笑“什么江湖传言,蒙眼少侠,不过如此,也就是个会点皮毛功夫的奶娃娃,还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让你死在我的刀下,都侮辱了我的宝刀。”

大树后面的殷狐一直看着,他觉得此刻轮到自己上场了,于是便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你们几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孩儿,会不会有失公允。”

那歹人拿开了架在少侠脖子上的大刀,看了看殷狐,指着他说“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头上长了一团紫色的毛,难道你是这小兔崽子的同伙?紫毛怪?”歹人说完,他的那些手下都哈哈大笑开来。

殷狐没有理会他们的嘲笑,掏出紫星剑,都没用仙力,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几个歹人制服了,几个歹人被殷狐用锁骨功锁在一起,样子甚是搞笑。

殷狐走到少年身边,伸手扶他“这几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少侠看呆,拉住殷狐的手,站起身来,支支吾吾的说“只要他们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就放了他们吧。”

殷狐走上前去,挑了下眉,问那为首的歹人“你们还敢不敢这么横行霸道?”

“不敢了不敢了,大侠放过我们吧,小人知错了。”那歹人又磕头又叩首的求情。

殷狐又教训了他们几下,就放过了他们,几个歹人仓皇逃窜。

少年一跃上了马背,看着殷狐淡淡的说“今日谢谢你救我一命,今后江湖之上如若有缘相遇,我必报你救命之恩。”

“我不是救你,他们做的事也着实让我看不过去,可否留下你的姓名,他日若能相见,也算缘分一场。”殷狐想套出他的身份,可是少年却并不想说。

殷狐见少年迟迟没有回答,伸手摘下少年腰间悬挂着的牌子说“这个留下给我做个纪念吧。”

“这个不能给你。”少年不从,下马与殷狐抢夺腰牌。

可是他哪里是殷狐对手,殷狐见少年执着,便与他打个商量“好好好,这个我不要,但你要告诉我,你和不离山庄有什么关系?”

“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少年反问。

殷狐看着少年,不禁偷笑,他想这个孩子肯定是因为觉得在自己面前丢了面子而郁闷。“没关系,可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如果不告诉我,我就留下这个腰牌。”殷狐继续拿腰牌要挟少年。

少年伸出右手,对殷狐说“我是不离山庄的弟子,名叫离少,腰牌能还我了吗?”

“离少,好,我知道了,还你。”殷狐说着,把令牌扔到了少年手中。

少年再次上马,回头看了殷狐一眼,飞驰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