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十二章 少年身份

不离东阳梦 杍墨 2181 2016-08-29 10:41:01

  少年策马来到不离山庄,他摘下眼纱,把马停在门外,自己却绕到侧门,他站在门口环顾左右,见周围没人看见,便走了进去,他顺着走廊的墙壁蹑手蹑脚的往里走,就在他刚要走进挂着‘花满园’牌匾的屋子时,突然被人从后面叫住。

“站住。”说话的是一个黑衣女子,她面庞清秀、表情冷酷,背靠着墙,冷冷说道。

少年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尴尬极了,她捂着胸口,缓缓回头,尴尬一笑,还没等他开口,那黑衣女子接着说“你又女扮男装,出去惹事生非了花不离?”

原来少年就是不离山庄的大小姐花不离所扮“哈哈,是空月啊,可吓死我了,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再说了,我哪里是去惹是生非啊,我这可是去行侠仗义的。”花不离尴尬的说。

“平安回来?那这是什么?”这个叫空月的姑娘眼疾手快,毫不留情的抓过花不离的手臂问。

花不离看到自己的手臂流了血,这才意识到痛,原来是刚刚与那歹人打斗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手臂,她赶紧从空月的手里把自己的手臂抽了回来,解释道“没事没事,就只是小伤而已嘛。”

“你每次都偷跑出去,不知道大家有多担心你吗?幸亏这次是小伤,如果不是你还有命回来吗?”从空月身后走来一个身材高大,长相俊俏但有点阴柔的美男子,他严厉的训斥花不离。

“大师兄、空月,你们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以后不会出去了,再说了,我在你们眼里就这么差劲么,总不能每次出去都是我有事吧,我把它们打的落花流水的时候,你们都没看到,哼。”花不离得意的看着大师兄萧良郁。

“不离,‘你不会出去了’这句话你说了得快100遍了吧,你自己的功夫什么样你心里不清楚吗?万一遇到了强敌,你就废了好吗?”萧良郁针对花不离的显摆严厉训斥,完全没有理会她前半句的求饶。

“空月,你帮我劝劝大师兄,让他别再说我了嘛。”花不离见从萧良郁这里下手没什么用,转势撒娇的走过去准备拉空月的手。

可是她的手还没碰到空月,空月就敏捷的躲开了她,然后走到萧良郁身旁“这件事我可是站在大师兄这一边的。”

“空月,你…”花不离怒视空月,手指着她表示强烈不满。

“别你、我的了,你看你都流血了,跟我走,我去给你擦点药,包扎一下。”萧良郁说着拉上花不离去了自己的房间。

被萧良郁拉走的花不离频频回头看向空月,留下的空月也一直盯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一丝醋意在她脸上一闪而过。

来到萧良郁的房间,他拿出了药箱子,心疼的看着花不离,边为她上药,边宠溺的问“疼吗?”

“恩。”花不离撅着嘴点了点头。

萧良郁拿过花不离的手臂,对着伤口吹了吹 “那我轻点上。”

上完药,包扎好之后,萧良郁又继续教化花不离“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你可是不离山庄的大小姐,怎么总喜欢到处乱跑呢,还女扮男装,安安静静的做个大小姐不好吗?”

“可是天天待在家里也太没意思了,我爹总让我背诵诗词,练习书画,可我对那些完全没有兴趣啊,你和空月也都有正事要做,只有我一个人整天闲着,你们都没时间陪我,我也太没意思了。”花不离埋怨道。

“那也不能乱跑,现在师父出门在外,我会担心你的。”萧良郁脱口而出。

“啊。”花不离诧异的看着萧良郁。

“哦,我的意思是,我和空月都很担心你。”萧良郁慌忙解释。

“哎呀,我知道了师兄,你就别唠叨我了。”花不离不耐烦的说。

“如果你以后实在觉得无聊,就跟着我,我去哪里,你跟着去哪里怎么样?”萧良郁提议道。

“跟着你?我功夫又不好,跟着你就不怕我给你添乱吗?”花不离小嘴撅的都能挂起一个葫芦。

“看了吧,终于承认自己功夫不好了吧,跟着我也总比你到处乱跑要好啊,你跟着我,我还能保护你。”萧良郁继续提议让花不离跟在他的身边。

“哦。”花不离调皮的把小嘴摆成了‘O’形。

萧良郁被她这个可爱样子逗笑了,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问“你哦什么哦啊?”

“哦的意思呢就是:好吧,那我看看吧。”花不离古灵精怪的解释。

“哈哈,你还讨价还价呢。”花不离的话让萧良郁忍不住笑出声来。

“哎呀,你别笑话我了大师兄,没事了吧,那我要先回去喽。”花不离迫切想要赶紧离开。

“我再说一遍,在师父回来之前,你就老实的待在‘花满园’不要再出去了,如果想要出去,就跟着我。”萧良郁怕花不离没记住,又强调了一遍。

“哼,好好好,我知道了。”花不离做了个鬼脸跑开了。

从萧良郁的房间出来,花不离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小花园,坐在花园的石凳上咧着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看来是很疼的。

“大师兄给你上好药了?”只听其声,放眼四周却不见其人。

花不离捂着自己的胸口,想来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的够呛,前后左右也都没有看到人,她意见颇大“哎呀,我说空月啊,我这要不是认得你的声音,肯定被你吓死了,咱下次能出来以后再说话吗?”

空月从大树上跳了下来,冷冷说道“怎么样了,好点了吗你的手臂?”

“好多了,好多了,小事一桩。”花不离故作轻松的说。

“是吗?我刚刚好像还看到你咧嘴了呢,难道我看错了?”空月连开玩笑也是冷冷的。

“哈哈,你肯定看错了,看错了。”花不离挥手苦笑。

“那好吧,可能是我看错了。”空月看着花不离‘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样子,顺势说道。

花不离没有说话,撅着嘴摆弄起了石凳。

空月见场面有点尴尬,继续问“那,你是被谁给救了?”

花不离猛抬头,奇怪的看着空月,急忙解释“我哪有被人救啊,我是自己智斗那歹人然后脱身的好不好,虽然我是受了一点小伤啦,但是你没看那歹人,他被我打的屁滚尿流的呢。”

申屠空月抿嘴笑了一下,她知道花不离说的是假话,但是却没忍心拆穿她。

申屠空月平时是不笑的,这个世上能把她逗笑的人恐怕只有花不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